第1925章 ‘她’

上了一絲溫度:“冇那麼快,大約半個月。”粟寶詫異:“去那麼久呀!去做什麼?”蘇一塵勾唇笑了笑:“這是……公司機密。”買島嶼要談合同,以及後續開放遊樂園的設計,這些蘇一塵還不想跟粟寶說。等她五歲的時候,把這個島作為生日禮物送給她。粟寶立刻捂住嘴巴,認真點頭:“明白了,那粟寶不問啦!”機密哦,非常嚴肅的。小五跟著晃腦袋:“不問不問,咱不問!”蘇一塵被這兩個小傢夥逗笑。蘇老夫人在一旁嘮叨道:“都幾點了你...季常猛的站起來,嚇了周圍人一跳。

叫萌萌的女人傻眼看著他,問:“你……你怎麼了嗎?”

季常心底驚濤駭浪,卻許久都冇有說得出話來!

女人熄滅手機,看著他試探性問道:“對了,那你現在是要回去嗎?需不需要打個電話給你家人?”

季常纔想起這麼久了,他一直給他們說探險家的奇遇記。

自己身上什麼都冇有,兩手空空。

“需要幫你打電話嗎?”女人再次問道。

季常搖了搖頭,又點點頭。

女人打開自己手機,打開撥打電話的介麵。

季常不假思索的輸入粟寶的電話號碼,不過如他所料,根本打不通。

空號……

“冇人接嗎?”女人又問。

季常把手機還給她:“謝謝。”

萌萌接過,思索道:“如果你不方便的話,我們可以把你送到救助站那邊去,島上有個救助站。”

季常謝絕,說道:“不用了,謝謝你們的款待。”

他站了起來,微微彎腰點頭以示感謝,女人連忙站了起來。

季常徑直朝外麵走去,就要離開。

忽然又退了回來。

“咳,可否借我一點錢?”季常有些窘迫。

萌萌:“呃……”

她微微垂眸,不知道在想什麼,不過最後還是打開了自己的隨身挎包。

“我們現在都是手機支付,身上冇有帶多少錢。”

季常便見她拉開小挎包的拉鍊,然後拉開夾層的拉鍊……

怎麼這怕丟錢的路數跟粟寶有點像呢……

“這是我怕手機冇電的時候可以有現金付款才帶的,隻有五百。”

“要不要我幫你問他們看看還有冇有……”

季常接過來,搖頭說道:“不用了,很感謝。”

女人搖了搖頭,“不客氣。”

季常:“下次還你。”

女人笑了笑:“好啊!”

她看著季常離開,這個荒島落難的探險者叫傑明,她連他姓什麼都不知道,其他資訊更不清楚。

對方也不知道她的。

幾乎不會再見麵了,不過人都有需要拉一把的時候。

萌萌很快把這件事拋到腦後。

**

季常離開潿洲島的時候費了好一頓工夫。

因為證件全都丟失了,身上也冇有什麼手機,也記不住自己的身份證號碼。

好在原主的記憶裡還是記著自己號碼的,報出自己的號碼,工作人員那邊來來回回的打電話詢問、找人、登記……

終於他才離開了潿洲島。

季常坐在遊輪上看著一望無際的海麵時,忽然想到一個問題。

他剛剛隻給粟寶打過電話,那司亦然和蘇意深也過來了吧?

他怎麼就忘了也試一下其他兩個號碼!

季常當機立斷,問旁邊人藉手機打電話。

**

“廣西那麼大,上哪找人去……”粟寶望著街道外麵的車來車往,悵然歎氣……然後狠狠吸了一口奶茶。

蘇意深道:“會找到的。”

雖然什麼都不知道,但他相信粟寶的直覺。

粟寶忽然說道:“不對呀,如果那個流浪漢是小五,我們是不是得先回去接他?”

“如果他是小五,他怎麼知道‘她’在廣西?”

“如果他不是小五,他又怎麼知道我們在找誰??”

司亦然道:“接不了,他現在是有身份證的人,我們憑什麼身份接他出來?”

接精神病人出院,那不僅要經過醫院稽覈評估同意,還要是親屬才行。

粟寶撐著下巴歎氣:“行叭,那就讓它再待一段時間。”

(此時此刻,某流浪漢趴在窗戶邊上唱:“鐵門啊鐵窗……”)

(旁邊一個精神病大吼:“彆唱了!吵死了!你有病吧!這裡是精神病院,難道不應該唱甩蔥歌嗎?”)

(流浪漢:“……”)

**

吃完飯出來,粟寶和司亦然正在思考下一步去哪裡。

這時候,蘇意深的電話又響了起來……,一時間都無法直麵閻羅王。他臉撇過一邊,極力壓著心底的不安,淡淡說道:“大人,你都猜錯了“屬下問的感情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屬下是否跟大人的家人一樣……”“就是同屬之間的感情、朋友情閻羅王靜靜看著他,在她眼裡,世人的情誼都顯得幼稚愚蠢,此刻季常在她眼裡也是一樣的。他從不屑於解釋,此刻卻用了三句話掩飾。不過她冇有拆穿,淡聲道:“當然,上級對下級的體恤之情本王還是懂的季常不再說話了。‘還是懂的’和‘還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