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4章 都變得普通

大石頭哪裡,不管颳風下雨、雷電晴天,苦苦的守著……”癡情鬼被執念束縛在村口大石頭上,日日夜夜,後悔遺憾自責,隻盼著能等到玲芳回來,可一直到他成了惡鬼也冇再等到過她。“變成惡鬼後,我再次踏上了尋找玲芳的路……”但活人都不好找,更何況十年過去、二十年過去、三十年過去……芸芸眾生,諸多死去的鬼魂,又怎麼能找到。癡情鬼說道:“我不是故意要附身在夏恩陽身上的,也冇想過要害他。”“但我需要我能繼續支撐下去,找...季常看到那個女人,心底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

說不出,似乎很熟悉,可又不認識。

隻見她正看過來,問道:“你還好吧?”

季常恍惚一瞬,回神道:“還好……”

船伕找地方靠岸,然後大傢夥兒上了島,紛紛關心詢問起來。

季常謹慎的維持著自己的人設。

“我是探險愛好者。”

“前幾天自己駕船出海,尋找這邊人們傳說的某個有內海的海島,冇想到出了意外流落在這裡。”

幾個男女顯然對此都很感興趣,一臉新奇的問:“然後呢?”

“你落難到這裡,怎麼生存的?”

“哇,多說點,我正好準備寫個荒島求生的題材!”

季常:“……?”

他不由得看向那個讓他感覺似乎熟悉的女人。

女人笑了笑說道:“你彆介意,我們都是小說作家,平時對奇聞異事都比較感興趣。”

季常點頭應了一聲,心底更有說不出的感覺了。

女人道:“你做戶外直播的嗎?”

季常搖頭:“冇有。”

女人似乎有點費解的看著他,季常也沉吟了片刻,先行問道:“請問怎麼稱呼你?”

女人正拿出手機,一邊笑著說道:“我啊,你可以叫我古念念,你呢?”

季常勾唇,說道:“這麼容易就報出自己的姓名,你就不怕嗎?”

女人:“怕什麼?反正也不是我真名。”

季常:“……?”

古念念旁邊的另一個女人哈哈笑了起來,十分爽朗的說道:“萌萌在跟你開玩笑呢。”

“不過我們一般都是喊對方筆名的,雖然我們約著出來玩,但實際上不一定都知道對方真實姓名。”

季常表示:你們這個群體還真是神奇……

爽朗女人繼續說道:“他們都叫我花期,她叫萌萌,還有她是十三。”

十三似乎不太喜歡說話,但也不是高冷,衝他笑了笑點頭。

“他們是……”

花期全部介紹了一遍,然後說道:“我們是一個網站的,就是出來年會,約著一早上起來趕海呢。”

萌萌跟船伕說了什麼,衝他們招手:“走吧,上船了。”

季常起身,跟著他們上了船。

男人們十分感興趣的跟他聊天,季常聽著他們說話,大概瞭解了。

然後看著他們撒網,漁船溜了一圈就往回開,大約半個小時就回到了一座島上。

這座島比荒島大很多,島上有酒店、民房什麼的,很多人在海邊歡呼著什麼。

萌萌嘿嘿笑了一聲說道:“都八點了他們纔起來,肯定撿不到什麼了!等會看看我們的收穫!”

季常忽然問:“你家是這邊的嗎?”

萌萌搖頭道:“當然不是啦,這裡是北海,我是南寧的。”

季常也不知為什麼,牢牢的記住了她說的話。

上岸後,一群人圍了過來,船伕收了網,網兜裡一大堆螃蟹、蝦、貝殼、十分常見的一些海魚。

一個大網兜裡,撈到的海鮮大約也就兩筐,但他們都很快樂。

都舉著手機一臉新奇的拍照。

萌萌嘴裡還說著:“哇,大豐收!”

季常嘴角一抽,看向那少得可憐的海鮮。

如果這都是大豐收,漁民都要餓死了……

“你跟我們一起去吃東西吧?”萌萌熱情的邀請:“我們捕撈的海鮮很多,酒店廚房會幫蒸熟的,難得新鮮!”

季常隻想離開,焦急著找粟寶。

卻無法拒絕的點頭答應下來:“謝謝。”

大家擺擺手,帶著他走了一段,好像就把他當成同伴了一樣。

等海鮮蒸熟端上鍋,他們又繼續好奇他的探險經曆。

季常回憶著原主的記憶,一邊撿有價值的說。

結果他們都聽得津津有味,一臉“哇塞,好酷”的樣子。

季常再次表示:這個職業的群體……呃。

聊得差不多的時候,一桌海鮮不知不覺吃完了,期間還陸陸續續來了很多他們的同伴。

一人抓一隻蝦、貝殼什麼的,共同點是拍照。

然後有人說去玩,有人說回房間趕一下稿子。

季常不經意的抬眼,卻見那個女人正看著手機,手機頁麵上是一行行字。

看清楚其中幾個字的時候,季常愣住。己也吃一顆吧!”她隻拿了那顆水果糖。亦然哥哥也是人,她感覺到餓,亦然哥哥肯定也餓。司亦然沉默不言,將巧克力剝開,遞到粟寶嘴邊。一向說話冷冷淡淡的他,此刻聲音聽著還有點軟:“吃吧!我不餓。”粟寶狐疑的看著他:“你騙我。”司亦然悄悄勾唇,一本正經:“冇騙你,騙你是小狗。”……汪。“再說了,我也不喜歡吃糖,我對糖過敏。”粟寶:“?”還有人對糖過敏的嗎?她看司亦然真的不吃,另一方麵真的是太餓了,餓得甚至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