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3章 季常,荒島,魯冰遜…

近飄,就是想把我的手拿回去。”季常翻看著一個本子,淡淡問道:“你不知道那包‘鹽’不是鹽麼?”女鬼默然。季常冷笑一聲:“知道是不好的東西,為了錢卻昧著良心。人間善惡終有報。”他不知道女鬼的手是怎麼被放進雕塑的。不過現在警方找到了那隻手,隻要能在包錢的油紙上麵提取到韋婉的指紋,那韋婉就完了。一旁,粟寶正在專心致誌的吃蘋果。她咬出來一口,遞給小五。小五高興的叼起來,哢哢的吃。粟寶也咬著蘋果,哢哢的吃。一...蘇意深掛了電話,毫不在意。

如果有身份、有家族,可能還會顧忌會不會影響自己的家人。

現在?

他在這個世界什麼身份都冇有,原主也死了,破產的公司原主捨不得放棄,他都給處理了。

這世界還有什麼他在乎的?

曝光隻能威脅那些有身份、有地位、有人際關係的人。

完全威脅不到他的。

夜深了,大家都睡著了。

司亦然卻悄悄起來,自己到了離床很遠的書桌那邊。

一是他不習慣跟長輩睡。

二是他還要繼續賺錢才行。

即便開直升機出現,最後大家依舊成了最普通的人。

司亦然盯著手機,沉吟著。

七萬加上之前剩下的兩萬多,勉強也才九萬多不到十萬。

而他們還不知道會在這個世界待多久……

粟寶做了一個夢。

夢到師父父變成了魯冰遜……

嚇得她一睜眼就起來了,發現天已經亮了。

門口有腳步聲,粟寶打開門發現司亦然正在輕手輕腳的擰開礦泉水準備喝。

“亦然哥哥?”粟寶喊了一聲。

司亦然比了個噓的手勢。

粟寶看到旁邊床上,小舅舅睡得正香。

她立刻閉嘴,看著司亦然走了過來……關上房門。

看到他眼底的疲憊,粟寶明白了什麼,心疼問道:“你又一晚上冇有睡?”

司亦然點頭:“冇事,我在你這裡眯一會兒就好。”

他喝了幾口水,抓了抓頭髮,又說道:“跟長輩睡,不習慣。”

粟寶道:“那你趕緊去睡吧!我也起來了。”

她看了看床頭的時鐘,才五點多,天邊矇矇亮。

司亦然點頭,躺在床上後發現床上還有她淡淡的氣息。

他側臉,好看的雙眸就這樣看著粟寶。

粟寶走過去趴在床邊,頭歪在手臂上,一邊有一搭冇一搭的抓他頭髮,問道:

“怎麼啦?”

司亦然道:“可能是熬過頭了,睡不著。”

粟寶撇嘴:“信你個鬼哦,你睡眠最好了。”

倒頭就睡那種,絕對不會‘失眠’超過三秒。

司亦然笑:“那是因為有你在身邊。”

粟寶側身躺到床上說道:“那現在你可以睡了。”

司亦然閉上眼睛,卻抓著她的手放在胸口前。

他勾著唇十分不要臉的說道:“還是睡不著。”

粟寶知道他什麼意思,無奈的親了親他臉頰:“這樣好了吧?”

司亦然:“嗯……有點困了。”

粟寶瞬間伸出雙手捏住他兩邊臉頰,低聲笑著:“夠了啊,司亦然先生。”

司亦然將她摟進懷裡,嗓音低低沉沉的說道:“纔不夠呢。”

他臉貼在她頭頂上,感覺著她的呼吸頻率和他同步,心跳與他一起,氣息、溫度……

隻有這樣,才讓他滿足,抱著她就好像擁有了全世界。

司亦然漸漸的困了,很快睡著。

粟寶抬頭看了一眼,低聲嘟噥:“跟外公一樣。”

唯一不一樣的就是外公晚上睡著後雷打不動,司亦然是一旦感覺到危險就立刻跳了起來。

有她在身邊,他似乎真的很安心,這麼信任她的嗎?

粟寶想到了什麼,憋著笑道:“改天在你臉上畫個大烏龜!”

辜負他的信任!嗯!

粟寶自己把自己想樂了,自己吭哧吭哧偷笑之後,輕手輕腳的爬起來出房間去了。

萬一小舅舅醒來發現亦然哥哥跑到她房間去了,兩人還在一塊,那不得炸毛。

所以粟寶就坐在窗戶邊的沙發上,拿著手機繼續在畫圈逛著。

她忽然想起自己做的夢,不由得看向窗外。

師父父現在在哪裡呢?

她想他了,想家人,想回去。

有時候,人生的答案真的那麼重要嗎?

粟寶不禁陷入迷茫。

**

很遠的另一邊。

荒島。

季常麵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半邊鋁鍋,以及鍋裡的半條魚。

某個喜歡冒險的人在海上出現意外,死在這裡了。

他穿越來了。

季常看了看自己的手,不知道多少年了,再一次感覺到血液在身體裡奔騰的感覺。

而他現在隻想去找粟寶。

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有冇有地方住,有冇有吃飽飯?

季常不知道怎麼就想到她小時候的樣子,一想到她會無助茫然,他就壓不下心底的焦急。

這時候遠處的海麵出現一艘船!

似乎是漁船,但似乎又帶著遊客?

不管怎麼樣,季常開始瘋狂尋找可燃物,把篝火燒得越來越旺!

清晨的大海,一切都是灰濛濛的,他的篝火會無比明顯。

果然,他聽到了船那邊傳來的呼喊聲。

季常擺手大喊:“我在這裡!”

船往這邊行駛了!

不多時船很近了,船上有三男三女,像是約著一起出來玩的朋友。

他們不知道是什麼職業,看著有點傻,冇有檢查四處有冇有危險就急著要救人了。

季常想:萬一他是海盜呢?

把他們吸引過來然後嘎了他們……

忽然季常看到了船上的一個女子,猛的頓住了。話間,黑貓已經吃了半條小魚乾。粟寶見它吃得開心,終於暗暗鬆了一口氣。可得討好它呀,剛剛它不理她的樣子她還好擔心,還好還好,它也喜歡小魚乾。“小黑……我跟你打聽個事哦,你知道聽鬼深淵在哪裡嗎?”黑貓一聽,立刻把嘴裡的半截小魚乾吐出來!一條小魚乾就想跟它打聽陰界的事。冇可能!然而粟寶眼疾手快,伸手捂住了它的嘴巴!小魚乾就這樣卡在了黑貓嘴皮和牙縫之間……“……”粟寶神神叨叨:“吃吧吃吧,我不問了。”黑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