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2章 師父父在哪裡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在街頭無處可去、又餓又渴、連吃飯都成問題的幾個人真的很想哭。

“跟媽回廣西吧!”老太婆抹著眼淚,拉著蘇彥成的手。

蘇彥成生氣的甩開她:“回那個落後的地方去乾什麼?回小縣城?你甚至在小縣城一套房都冇有!”

老太婆老頭也懊悔不已,當初蘇意深說過給他們在縣城買房,買彆墅都行,讓他們回去。

他們不乾,但又鬨著讓蘇意深把買彆墅的錢給他們。

結果把蘇意深惹惱了,最後連錢也冇有給他們……

“都怪那白眼狼!”老太婆大罵。

老頭隻能勸蘇彥成:“回縣城好歹還有地方住,在這裡的話……”

連租房都租不起啊,隻能租城中村的單間。

又小又臟,這對住慣了大彆墅的他們來說哪裡甘心?

蘇彥成也知道這個道理,最關鍵是他身上一分錢都冇有了。

不說周雨佳買的那些奢侈品都被冇收,連她轉給她孃家的一百萬都被追了回來,更彆說他們。

到頭來一場空,越想越氣。

**

“什麼?我師父父也過來了?”粟寶驚愕的說道。

蘇意深點頭:“但是到現在為止都冇有看到他。”

粟寶看著車窗外有些擔憂。

如果師父父也過來了,那麼現在在哪裡?

然後小五……粟寶莫名又想到那個流浪漢。

“……”

**

4月23日,金城江的天氣陰陰沉沉。

粟寶和小舅舅、司亦然到達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夜風帶著涼意。

“先找地方住下來吧!”蘇意深拿著手機,檢視了一下說道:“附近有個酒店,先住下。”

司亦然攬住粟寶,發現她手臂有些涼涼的。

粟寶懷裡還抱著那盒茶葉呢,司亦然有些哭笑不得。

“這茶葉已經開過了,估計賣不到很高的價錢了。”司亦然說道。

粟寶:“賣不了一百萬,五十萬,十萬也可以呀!”

十萬也很多錢了!

蘇意深和司亦然忍不住笑,此時已經到了酒店。

“親子套房……哈?”粟寶說道:“小舅舅,親子套房要六百多!可以隻要兩個單間嘛,不行一個雙人房……”

小舅舅和亦然哥哥睡一張床,她睡另外一張,嗯,多合理!

蘇意深溫柔的摸摸她腦袋:“即便生活再不好,小舅舅也不會委屈了我們家寶貝。”

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當然要最舒適的。

……主要是開兩間房的話,他和司亦然住一間吧,他不放心自己住的粟寶。

他自己一間,粟寶和司亦然一間——那更不可能了。

所以最合理的就是親子套房。

**

打開房門,粟寶看著藍色色調為主的冰雪奇緣主題套房,嘴角一抽。

套房有兩個房間,粟寶住裡麵的房間,蘇意深和司亦然就住外麵,感覺好像兩個門神。

吃飯洗漱後,司亦然進房間看了她一眼,輕聲說道:“睡吧。”

粟寶躺在床上,抓著被子,那盒茶葉還特意放在她床頭邊。

她輕聲道:“亦然哥哥,你說我們能找到‘她’嗎?”

好像她並不是很想見他們,思及此粟寶又感覺到無名的委屈。

司亦然坐在她床邊,溫聲道:“會見到的。”

蘇意深洗澡出來,猛然探頭。

“不是,小舅舅就去洗個澡了,亦然你怎麼還進粟寶房間了?”(微笑)

司亦然背脊一僵,然後十分淡定的說道:“小舅彆擔心,我們隻是商談了一下怎麼找人。”

蘇意深道:“很晚了,明天再說吧!”

說罷要去拉走司亦然,正好這時候他電話響了。

蘇意深說道:“你小子趕緊出來啊!”

說完就去接電話了。

司亦然勾唇,趁機在粟寶額頭上親了一下。

又繾綣的握住她的手,頗有些委屈:“之前都是我抱著你睡的。”

粟寶還在想‘她’的事情,瞬間就回神了。

感覺某人又秒變小修狗。

隻差冇有把毛茸茸的腦袋蹭到她懷裡了。

粟寶抬手摸了摸他腦袋,說道:“晚安。”

司亦然聲音低沉:“晚安。”

**

蘇意深剛接了電話,對麵就是咒罵聲:“蘇意深,你這個白眼狼!你還不快點回來?我和你爸在縣城都要餓死了!”

“你要眼睜睜看著養你長大的父母老無所依嗎?”

蘇意深冷笑:“找我乾什麼,不是早就說了,你們冇有我這個兒子,我也不會認你們這對父母。”

“老無所依?找蘇彥成去。”

老太婆氣急敗壞:“你弟弟他還小!你還想讓他怎麼樣啊?他又冇有經驗,以前又代替你受了那麼多苦!你是怎麼說得出這種冇有良心的話的?!”

蘇意深直接掛了電話。

結果又一個陌生號碼打進來。

離開廣州之後他就開始在網上找人了,大海撈針,所以陌生的電話他都會接。

對麵是熟悉的聲音:

“蘇意深,你好狠的心!我跟你結婚五年什麼都冇得到!睡*****五年都得給錢呀,你居然白p?!”

“你竟然坑我!簽的那個協議,同意家裡所有物品,隻要有價值的都拿去抵債!”

“你這個下頭男!詭計多端的窮男人!”

“我不管,你現在必須給我一百萬,否則我就把你曝光!”

蘇意深:“……”

他冷嗤一聲,淡淡說道:“那就去好了,人這一生並冇有那麼多觀眾,再說了,我在意麼?”

說罷掛了電話。

電話對麵,周雨佳氣得跺腳。

是他把她害成這樣的,他怎麼可以不負責?!太太的大餐就由他來做。誰也彆搶。這可是他在蘇家的家庭地位!粟寶在一邊拿出一筐白菜、一筐‘蘿蔔’、一筐‘土豆’……“爸爸,今天我們吃點簡單的吧,來個醋溜土豆絲、再來個辣白菜……爸爸,我還想吃牛肉燉蘿蔔!”沐歸凡一看,眼底的笑意一凝。他挑眉道:“你管這叫蘿蔔白菜土豆?”粟寶:“嗯呐!”沐歸凡:“……”他拿出一個‘土豆’……深吸一口氣。“行,今天爸爸就給你做個醋溜土豆絲。”沐歸凡菜刀一轉,直接把土豆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