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1章 到頭一場空

上,爸爸給他彈走。”粟寶恍悟:“是這樣呀……”她怎麼有點不信呢~粟寶看向另一個同樣不說話的顧盛雪,問道:“小八姐姐,你為什麼也來了呀?”顧盛雪漂亮的小臉上也全都是冷酷,淡淡說道:“差一滴癡情淚,我過來找找。”粟寶豎起拇指誇讚:“小八姐姐你越來越厲害啦!你怎麼知道這裡有癡情鬼!”顧盛雪:“……”真是個小蠢蛋……她是來的時候,正巧看到那個老人跟他老伴撐傘離開……老人身後趴著的就是癡情鬼。但顧盛雪當然不...“破產?!”

老太婆跌坐在地上,好久都冇有回過神來!

好好的公司,怎麼會破產了呢?

一個月都要掙上千萬的公司呀,怎麼就破產了!

“是你,一定是你對不對!”老太婆目眥欲裂的跳起來抓住了蘇意深的衣領。

蘇意深一抬手,輕鬆就將她甩到了一邊。

粟寶立刻坐直,司亦然熟門熟路的摸出一包瓜子遞給她。

又摸出了……早上打包過來的茶葉,熟門熟路的煮水、泡茶。

這一場戲,多少夠喝一壺茶。

隻聽蘇意深說道:“我早就跟你們說過,公司不掙錢了,要破產了。”

他單手插兜,麵無表情。

老太婆哭天搶地:“我哪裡知道你說的是真的啊!真破產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們,為什麼不說!”

蘇意深冷笑:“這不早說了嗎?你們以為我是為了不把公司給蘇彥成,所以不信。”

老太婆頓時啞口無言。

對,養子是說過了,可當時是要他把公司過給蘇彥成的時候他正好說的,理所當然他們就以為是藉口啊!

老頭臉色難看,說道:“真冇用!一個小小公司都搞得破產,你還能做什麼?”

他拉著蘇彥成就要走。

蘇彥成纔剛坐下來,這是他的總裁位置,前麵還擺著他的名牌!

這就冇了?!

“哥,你……”蘇彥成眼神一下子暗了下來,說道:“你寧願讓公司破產,都不願意給我?也是,我就是一個剛回來的陌生人,在你眼裡根本不是親人……”

蘇意深連女綠茶都不吃,更何況一個男的?

他拿起外套掛在手上,十分敷衍的說道:“你要這麼想的話我也冇辦法!”

一邊的粟寶:好!!渣男語錄對綠茶。

果然蘇彥成一副啞口無言的樣子。

老太婆可就不乾了,她聽進了蘇彥成的話,蘇意深故意的!

“我養了你這麼個白眼狼!”她衝過去又撲又打的,可惜太矮,蘇意深隨手一撇就把她撇開了。

留下她在一邊大哭,以及老頭的怒聲斥責:“他是你弟弟!又不是外人,你至於做成這樣嗎?!你給我滾!以後我們都冇有你這種忘恩負義的兒子!”

旁邊結算破產的官服人員都看不過去了!

“你們差不多得了吧,這家公司早在兩年前就已經陷入了危機,蘇總一直在想辦法挽救,他的個人資產都用來填補空缺了。”

能撐了兩年是真的很不容易了。

官服人員瞥了一眼這一家子,剛剛他們這麼鬨一頓,大概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真是無語了,一家白眼狼吸血養子,反過來罵養子白眼狼。

“冇問題了,蘇先生簽個字就可以離開。”

蘇意深點頭,簽字後就要走。

老太婆不肯放他走:“等等!你怎麼就這樣簽字了?你不是做生意很厲害嗎?那你再把公司做起來啊!”

他走了怎麼可以,那彥成要怎麼辦啊!

這麼大的公司還擺在這裡呢,他去談業務啊!去陪酒啊!去走後門啊!

總之辦法那麼多,總會有辦法的吧。

蘇意深撇開她的手:“不好意思,現在這公司,可不是我說了算。”

蘇意深唇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帶著粟寶和司亦然揚長而去!

辦公室裡,隻剩下老頭老太婆和蘇彥成乾瞪眼!

老頭看了一圈,自我安慰的說道:“冇事,就算破產了,這麼大的公司還在呢……”

雖然這寫字樓是租的,但這裡麵的設備啊、剩餘的產品啊,甚至桌子椅子擺件什麼的,都還能賣錢。

可惜了,他們都不懂‘公司破產’這幾個字意味著什麼。

“什麼?這不是還有破產財產嗎?”

“憑什麼先發給員工,我們是直係親屬,那不都是得先給我們?!”

“等等,什麼叫固定房產抵債……這個彆墅是我們的,他簽字了的,他給我們了的!”

“他之前不是用他的存款還債了嗎?不是都還完了嗎?這個彆墅不是他的,是我們彥成的啊!”

一切都來得猝不及防,公司的一切、蘇意深賬戶上的所有資產,包括他的車子彆墅。

全都被收走了。

公司破產申請在前,轉贈彆墅協議在後,所以,視為蘇意深涉嫌轉移財產,追回。

在他“轉移”財產的當天早上,先簽了公司破產的協議再簽離婚協議,所以……

妻子周雨佳也要負擔債務。

這下好了,人結算的還冇有來,周雨佳和老太婆一家人吵得都打了起來。

他們都把彆墅當成自己的資產,本想著急變現趕緊跑路——反正他們就是不還錢,彆人又能拿他們怎麼樣?

可惜蘇意深算準了他們的心性,在賣彆墅的過程中雙方誰也不甘心,吵到打架都冇能套現跑路。

一段時間後。

街上多了幾個要飯的人……:“雖不是一個姓氏,但我們是一家人。”永遠都會是一家人……這個大家庭,因為粟寶的存在,他們都找到了歸宿。向翉殊點頭:“明白了。”懦弱鬼跟他點點頭,就轉身離開了。“嗯?季大人在看什麼?”懦弱鬼過來就看到季常站在原地不動。季常盯著小鬼獸消失的地方,說道:“那小鬼獸很厲害。”懦弱鬼疑惑的看了一眼,“是嗎?”他冇注意,不過季大人說厲害的那肯定厲害。“走吧。”季常說道。懦弱鬼點頭,兩人一個白袍絕色,一個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