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冷水降火

為了我的愛情,你隻能死。何況,上麵的人早就看你不順眼了。”盛風華慢慢的冷靜了下來,看著風情問道:“告訴我,誰要殺我?”“嗬嗬,要殺你的人可多了,誰讓你平時那麽高調得罪的人那麽多呢?”風情冷笑了起來,繼續道:“你不知道吧,今來的可不止我和林峻。上麵可是發話了,今你必須死。”看著風情不願意出上麵的人的名字,盛風華倒也沒有再追問。反正等她回去了,自有辦法知道。隻不過,現在必須先解決了眼前的人再。於是,她...司戰北最後實在是受不了了,冒著吵醒盛風華的危險,好不容易把她推開,然後逃出了房間,衝進了浴室衝冷水澡去了。

他一連衝了兩遍,內心的欲-火這才慢慢了降了下來。

換好衣服出來,司戰北再也不敢進盛風華的房間了,坐在沙發上看起書來。

沒有了人形抱枕,盛風華不適的翻了一個身,嘴中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麽,又沉沉睡去。

待到她睡醒,已經是半下午了。

盛風華從床上爬了起來,出了房間,看了一眼仍舊坐在沙發上看書的司戰北,進了浴室刷了個牙,洗了把臉。

“你沒去上班?”盛風華在司戰北的對麵坐了下來,問了一句。上午的時候,她沒問是以為司戰北請了半假接她出院。

可下午他仍舊還在家裏,這倒讓她有些意外了。從前身的記憶裏來看,司戰北可是個大忙人,就算是雙體日也是常常見不到人影的。

所以,今他竟然一整都在家裏,倒是讓她覺得有些反常了。

“上麵放了我一的假。”司戰北抬頭看了盛風華一眼,解釋道。

“哦。”盛風華點了點頭,沒有再話。而是開始打量起整個客廳來,現在她是主人了,這家裏得好好的佈置一下。屋子裏缺的東西,她打算第二去買回來。

為了怕自己忘記,盛風華決定記下來。於是,她抬頭看了司戰北一眼,問道:“家裏有紙筆嗎?”

“有,我去給你拿來。”司戰北也沒問盛風華要做什麽,把手上的書下放,直接進了房間把紙和筆拿了出來,遞給了她。

接著東西,盛風華彎下腰,在茶幾上寫了起來。

寫了整整半張低,才把要買的東西寫完。

“你寫的什麽?”司戰北一直坐在旁邊,看著盛風華寫完了,這才問道。

“家裏要添置的東西。”盛風華一邊著,一邊把寫好的紙遞給了他道:“你看看,還缺什麽,我明一起去買回來。”

司戰北接過紙張,沒有話,而是認真的看了起來。還真別,盛風華寫得字很漂亮,根本看不出來她是一個沒有讀過書的人。

等等,沒有讀過書,她怎麽會寫字?而且還寫得如此的好看。那一手行楷,如行雲流水一般,好看極了。

想到盛風華沒有讀過書,司戰北看著這手漂亮行楷,又覺得有些怪異,抬頭看了她一眼,想問什麽,最終還是什麽都沒有問。

罷了,盛風華身上肯定有秘密,隻是她不,他也不問。

看完盛風華寫的清單,司戰北又加了幾個字。

盛風華靠近一看,寫的是衣服。有些不解的抬頭看了司戰北一眼,就聽他道:“你得添置幾套衣服。之前一直陪你去買,都沒時間。正好明有空,我陪你一起去把東西買回來。”

“你要陪我去?”盛風華整個人都呆住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司戰北,道:“你不用上班?”

“休假!”司戰北淡淡的吐出兩個字,然後把紙張還給了盛風華後,起身又進屋去了。身後的盛風華卻突然舒服極了,壓根不知道司戰北的還沒有睡著,也不知道他內心的煎熬。她閉上了眼睛,漸漸的進入了夢香。司戰北一直關注著身邊的動靜,直到耳邊傳來了盛風華均勻的呼吸聲,這纔敢輕輕的側過身來,看著她。看著盛風華安靜的睡顏,司戰北的眼中滿是柔光。他伸出手,想要輕輕的描繪她的容顏,卻又怕弄醒她。他拚命的控製著自己內心湧起來的情潮,控製自己想要碰觸她的衝動,可最終還是沒能控製住,伸出了手朝著盛風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