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初展廚藝

此刻,她才明白,自己的之前的感覺沒有錯。隻是,為什麽?她待林峻一腔赤誠,毫無藏私的手把手的教他,還有意讓他繼續自己的衣缽。“師父,對不住了,上麵想要你的命,給我了一大筆錢,所以……”林峻後麵的話沒有完,可盛風華已經知道了他的意思。因為上麵的命令,因為一筆錢,所以他要殺了她。嗬嗬……盛風華突然笑了起來,一臉嘲諷的看著林峻,目光變得淩厲了起來。身上戾氣一展,玉手一揚。也沒看到她是如何動手的,林峻的脖子...直到此刻,他們纔有些相信別人的盛風華讓李春梅吃憋的事情。

別人如何想,盛風華可沒心思管。這兩在醫院,她可是一點都沒有吃好。所以回到家後,一邊坐下來歇息,一邊開始做飯摘菜。

司戰北看著,也伸出過來幫忙。

看到他如此的主動,盛風華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有眼色。雖司戰北不幫忙,她也能搞定。可對於女人來,一個會主動幫著做家的男人,還是難能可貴的。

兩人一起動手,菜很快就摘完了。

於是,盛風華把摘好的菜交給司戰北,道:“我去處理一下那雞和魚,你去把菜給洗了。”

“好!”司戰北沒有多,端起菜筐就去洗菜了。

盛風華進了廚房,把魚給剖了,把魚頭和身子分開,魚身切成了塊,用料酒澱粉淹製了起來。她不僅喜歡吃魚頭,也喜歡吃炸的魚塊。

所以,今買魚的時候,她特意買了一整條,而不是光買的魚頭。

弄完了魚,盛風華又準備把雞切成了塊。司戰北洗好菜端出來,就看到盛風華揮刀砍雞的模樣。

不由自主的,他走了進去,拿過她手上的刀,道:“你歇一會,我來切吧。”

盛風華聽言一愣,轉頭看了司戰北一會,把刀遞給了他,轉身去剝蒜去了。還真別,司戰北雖然不會做飯,可這力氣卻比盛風華大,幾下的功夫就把雞給剁成了塊。

弄完後,他又問了盛風華一聲,“還有要切的菜嗎?我都一起切了。”

“不用了,你去外麵歇著吧,剩下的我自己來就好。”完,盛風華把司戰北推出了廚房,然後開始炒菜。

司戰北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廚房,坐在客廳裏拿著一本書看著。可看了半,他卻是一個字都沒有看進去,他的目光不時的掃向廚房的方向,聞著裏麵傳來的香味,有好幾次都想起身去看一看。

想去看,又怕盛風華會不高興。抱著這種心情,半個時過去了,盛風華的菜也做得差不多了,於是喊道:“戰北,拿碗筷,可以吃飯了。”

聽到盛風華的喊聲,司戰北把書一扔,飛快的站起身來,往廚房而去。

當他走進廚房,看著那擺著幾道已經炒好的菜時,目光中滿是驚喜。不之前聞到的香味,就這菜色看起來也是美味無比。

看著這些菜,司戰北的腦中又閃過一道疑惑。之前他也偶爾有看過盛風華做的菜,可卻從來沒有如此好看過。

難不成,這人一變,連做菜的手藝都跟著變嗎?

正想著,就聽盛風華道:“還發什麽呆啊,快拿碗筷啊,要吃飯了。”

盛風華著,還推了司戰北一把。

司戰北被這麽一推,回過神來,在碗櫃裏拿了碗筷,清洗了一下,出了廚房。

爾後,他又進來把盛風華炒好的菜給端了出去。

待到他把菜擺好,盛風華端著最後一個湯也出來。司戰北看著那冒頭熱氣的湯,擔心盛風華被湯倒,趕快上前接了過來。

他把湯放在了桌上後,轉身看著盛風華,道:“以後這種事情,我來就好。你怎麽樣,有沒有被燙到?”風華的目光再次驚訝了起來。他發現盛風華好像不怕他了,竟然會主動詢問關於他的事情,這讓他很意外。不過意外歸意外,他也沒想多問。不管怎麽,她的這種改變,他是樂於見到的。如此幹脆的兩個字,讓盛風華無語之極。早就知道對方是個少言寡語的人,可真正見識,還是讓她有種磨牙的衝動。之前,她還想著,盡量不要被對方發現自己的改變。可現在看來,被他發現是遲早的事情。畢竟,兩個人在一起,總不可能永遠不話吧。既然司戰北不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