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出言相懟

離開。然而,到了要離開了,她才發現一個問題。自己是稀裏糊塗的進來的,要怎麽出去?她嚐試著對自己‘出去’,可她仍舊還在原地站著,沒有動一分一毫。這下,盛風華慌了,臉上著急了起來。如果在這空間裏出不去了,怎麽辦?雖然這裏很不錯,自己也很喜歡,可卻什麽吃的都沒有,除了梅樹就是藥草,她不餓死纔怪。所以,她還是得想辦法出去,不能總呆在這裏。著急歸著急,盛風華還是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她仔細的回憶著自己是如何進來...“春梅嫂子來了?”盛風華很快揚起了笑臉,道:“你先坐,我去把衣服曬一曬。”

李春梅看到盛風華的笑臉,頓時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再聽到她那聲‘春梅嫂子’更是吃驚不已。

她沒看錯吧,這人真的是盛風華?她怎麽有種太陽打西邊出來的感覺呢?

“嗯,來看看你。”

被司戰北的利目一掃,李春梅很快收回了吃驚的目光,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盛風華端著衣服去了走廊了曬了起來,司戰北則倒了一杯水給李春梅。

在等盛風華曬好衣服的時候,李春梅有些無聊,又不太敢與司戰北話。畢竟她剛剛在門口的那些話,被抓包了,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於是,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後,四下打量起整個客廳來。

起來,她並不是第一次進司家的客廳。盛風華剛來的時候,她跟著其他的軍嫂來過一次。不過那一次,她就覺得盛風華是個比較懶的人,因為客廳比較髒亂。

可現在看來,這客廳收拾得很是利索,東西歸置得很好,擺設也整齊,一眼看去一目瞭然,要拿什麽東西都很方便。

這讓她很是意外,以為是司戰北收拾的,於是問道:“司營長,你倒是挺會收拾的,看把這客廳收拾得多幹淨。要是我家那口子,能像你一樣,我做夢都會笑醒。”

李春梅的丈夫宋城可是從來都不愛做家務的,家裏的油瓶哪怕倒了,他都不會扶一下的。

可想知,在李春梅懷疑這客廳是司戰北收拾的後,心中的羨莫嫉妒恨了。

隻是司戰北卻是搖了搖頭,道:“嫂子誤會了,這家裏都是風華在收拾。”

“什麽,不會吧?”李春梅一臉的吃驚,聲音也尖了幾分。

正在這時,盛風華曬好了衣服進來,問道:“什麽不會?”

“沒,沒什麽?”李春梅飛快的回道,想把這事揭了過來。可惜司戰北也不會讓她如願。

之前,盛風華摔下樓梯的事情,他都還沒有找她算賬了。剛剛在門口,又抓到她罵盛風華是聾子。

兩筆賬加起來,可沒那麽容易了。

於是,她看著盛風華,笑著道:“春梅嫂子不相信這家裏都是你收拾的。”

“這有什麽,收拾東西,做個家務什麽的,我還是做的。春梅嫂子不會是以為,我是個吃閑飯的,什麽都不會吧?”

盛風華在李春梅的對麵坐了下來,出言懟上了她。哼,前身是個軟包,她可不是。前身凡事忍一忍的性子,她也不會。

“瞧你的,怎麽會呢?”李春梅的臉燒了起來,就算她心裏是這樣想的,可當著人家夫妻的麵,也不敢承認。

盛風華笑了笑,彷彿沒有看到李春梅的尷尬一樣,問道:“對了,春梅嫂子,你來我家是有什麽事嗎?”

“聽你出院了,我來看看你。”李春梅把自己的來意了出來,其實她最主要的是想探探盛風華的口風,看看她會不會讓自己負責。

一聽李春梅是來看自己的,盛風華臉上露出了感激之色,道:“多謝嫂子了,心裏這麽惦記著我。”

“應該的,應該的。”李春梅一臉笑意,可聽到盛風華後麵的話時,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跑著回到了病床前。沒能抱到盛風華,司戰北微微愣了愣。抬頭就看到那原本受了傷的妻子跑得飛快,那動作壓根看不出來受過傷。這是怎麽回事?盛風華從樓梯上摔下來,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受傷也是千真萬確的。而且醫生告訴他,傷得還不輕。按理,她的傷應該沒有那麽快好纔是。可剛剛她的反應,她的動作卻無一不是告訴他,她身上的傷沒事了。司戰北想不明白,微微皺起了眉頭,往盛風華走去。走到她的身邊,目光落在了她腿上,然後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