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重生醫院 一

他一回來就直接來醫院了,報告什麽的都還沒有寫。隻是,離開前,他想起盛風華才吃了幾口飯,於是問道:“對了,你吃飽了嗎?要不要再吃點東西,我去幫你買。”“不用了,我不餓,你有事就先去忙吧。”看出司戰北有要走的意思,盛風華搖了搖頭。她真的不餓,隻是有些困了。“那行,你休息吧,我回部隊一趟。”司戰北也沒有多什麽,拿起一旁的帽子戴在頭上,準備離開。這時,病房的門被敲響,司戰北和盛風華對視了一眼,猜測著來的會...看著到風情的動作,盛風華冷笑了起來,她能避過一槍,就能避過另一槍。然而,就在她作勢要閃避的時候,臉色一僵。

她竟然動不了!

該死的,她中毒了。

這個認知讓盛風華的臉色劇變,轉頭看向那被她捏斷了脖子的林峻,滿臉的不敢置信。

她怎麽也沒有想到,林峻會在匕首上抹上毒藥,而且還是那種不動就不會發作,動了才會發作的毒藥。

而這種藥,竟然還是出自她的手,是她最新研究出來的產品。至於解藥,她還沒有研製出來。

正在盛風華震驚的時候,風情的槍響了,在她的胸口開了一朵鮮豔而璀璨的梅花。

伴隨著風情那如地獄般的惡毒的聲音,“盛風華,去死吧。”

……………………

痛,身上一陣陣痛意襲來,讓盛風華猛得睜開了眼。

她沒死?

她明明記得風情的子彈打中了自己的心髒,怎麽會沒死呢?難不成是有人救了她?

正想著,身上又一陣痛意襲來,這才讓她感覺到了不對。痛的地方不對,她傷的是心髒,怎麽痛的卻反而是手和腳,還有腰上呢?

這到底是什麽情況?

盛風華一邊想著,一邊低頭去看自己心髒的位置。不看不知道,一看卻是嚇了一跳。

心髒那裏好好的,哪有什麽槍傷?

這個發現讓盛風華大吃了一驚,猛得從床上坐了起來。這麽一動,身上再次一痛,她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和腳都纏著紗布,看樣子是傷得不輕。

身為大夫,而且還是國際上被稱為國手丹醫的大夫,盛風華很快就判斷出了自己的傷勢,摔傷。

怎麽會這樣?

盛風華更加的不解了,對於自己的記憶她一向非常自信,不要剛發生不久的事情,就是發生了一個月,甚至更久的事情,她都能記得一清二楚。過哪此話,做過哪些事,遇過哪些人,她都能記得。

可現在,她卻偏偏想不起來,自己身上的摔傷是怎麽來的?

不行,她要再想想。

而就在這時,腦中一陣眩暈,盛風華一個承受不住,再次倒回了病床之上。

倒在床上的盛風華這時腦子裏亂極了,有無數的影象閃過,如一部電影把她從到大的經曆娓娓道來。

直到這時,盛風華這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

原來,她確實死了,死在了風情的槍口之下。而現在的她,也叫盛風華,是一名隨軍而來的軍嫂。

現在,她之所以會來醫院,那是因為她與人吵架,被人推下了樓梯,摔成了重傷了。

理清了自己的身份,盛風華再次睜開了眼,打量起這病房來。這是一間單人房,除她自己以外,再沒有別人。

起來,她能住在這單人房裏,還得多虧了她的丈夫司戰北。

司戰北是一名少校營長,也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對了。明明可以娶那些名門閨秀的,卻偏偏娶了她這麽一個從鄉下來的村姑。

以至於,她一來到部隊的家屬院,就遭到了眾人的排擠。原因無他,無非是那些人覺得她配不上司戰北。

再加上,部隊裏的那些女孩子,十個當中就有八個喜歡司戰北的,更是讓她在家屬院的日子雪上加霜。己身上綁著的那些東西。好吧,她的身體其實已經沒什麽事了,可現在這副樣子也確實讓人不放心。原本她是打算好好的收拾一下白飛飛的,可現在看著司戰北那擔心自己的樣子,又不忍他再擔心了。罷了,罷了,收拾白飛飛以後有的是時間,她現在還是好好養傷,免得眼前的男人擔心。於是,盛風華不再話了,而是直接閉上眼睛睡覺。白飛飛一看,臉色一黑。剛剛她還打算等司戰北走了好好的教訓一下盛風華這個不知高地厚的鄉下丫頭呢?現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