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回到大院

須先解決了眼前的人再。於是,她一臉冷凝的看著風情,冷聲道:“風情,想要殺我,也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她盛風華可不僅僅是一個醫生這麽簡單,她還曾經是整個傭兵界的傭兵之王,是整個組織裏王者般的存在。如果不是她對權勢不感興趣,現在組織裏的頭又怎麽會是別人?“我一個人是沒有這個本事,可如果十個人,二十個人呢?”風情勾唇,得意的笑了起來。組織上為了除掉盛風華可是下了血本,除了那些出任務的,其他的人幾乎都...“你再不吃,早餐就要涼了。”司戰北看著盛風華隻顧看著自己發呆,不由提醒了一句。

雖然,他很享受盛風華對他的癡迷,卻是不忍她餓肚子。何況,他是她的丈夫,想看隨時都可以。

盛風華聽到這話,這纔回過神來,對上司戰北那含笑的眸子,不由老臉一紅,然後迅速的低下了頭,吃著早餐。

司戰北看著盛風華這樣子,臉上的笑意濃了幾分,眼中也溢滿了柔情。隻不過,盛風華正低頭吃東西,根本沒有看到。反倒是一旁吃早餐的人,不由看呆了去。

隻不過,被司戰北發覺了,然後利眸一掃,對方飛快的移開了目光。

盛風華很快吃完了早餐,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與司戰北一起回了病房。

“你在這等著,我去辦手續。”司戰北交待了一聲,這才找醫生辦出院續去了。

因著昨下午的時候,已經過了要出院,手續也辦得很快,半個時,司戰北就返回了病房,對盛風華道:“走吧,我們可以回家了。”

一聽可以走了,盛風華二話不,把剛收拾好的東西拎在了手上,就準備離開。

“我來吧。”司戰北看著她拎著東西,伸手接了過去。

盛風華倒也不客氣,任由司戰北拎著東西,跟在他的身後,出了醫院。

一出醫院,盛風華覺得空氣都清新了很多。雖然,她前世是一名醫生,可對於醫院的氛圍卻並不怎麽喜歡,太陰沉了些。

醫院門口有直接到部隊的公交車,兩人坐了上去後,不到半個就回到了部隊,回到了兩人的家。

“司營長,回來了。”

“司營長好。”

“司營長,你回來了。”

“司營長,今沒去上班啊。”

看到司戰北,家屬院的人都親切的打著招呼,至於走在她身後的盛風華卻是沒有人問一句。

看到這種情況,司戰北有些不悅的皺起了眉頭,轉頭看了盛風華一眼,眼中閃過一道擔心之色。

他知道盛風華在家屬院的人緣不好,卻沒有想到竟然會差到這樣。

“沒事!”盛風華知道司戰北在擔心自己,不由笑著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這是前身留下來的問題,她會慢慢解決。

司戰北也沒有多什麽,上三樓,拿出鑰匙開啟了自己家的門。

家裏還是和盛風華離開時一樣,沒有收拾,東西有些亂。昨司戰北隻是回來換了一身衣服,就去了醫院。

這會,他的髒衣服,仍舊還在盆裏放著。

盛風華把自己的這個新家打量一遍,然後對司戰北道:“我想洗個澡。”

她是一個有潔僻的人,這兩在醫院沒洗澡,早就難受得不行了。所以,回家的第一件事,她就是想好好的洗個澡。

“好,我去幫你燒水。”司戰北應了一聲,然後進了廚房,燒起水來。

盛風華看著司戰北進了廚房,這纔回了房間,準備把換洗的衣服拿出來。

房間裏是一米五寬的雙人床,卻隻有前身一個人睡。起來,曾經司戰北也想過兩人睡一張床的,可不知道為什麽前身怎麽都不願意,而且一看到司戰北進屋,就嚇得渾身發抖。是不是拿錯了,這纔是零頭呢?”“什麽,隻有零頭嗎?”李春梅老臉一紅,裝出一副不知道的樣子,伸後把盛風華手中的錢拿了回去,道:“我再數一數。”然後,她胡亂數了一下後,就轉身飛快的又回屋去了。這時,那些看熱鬧的人,總算是看出了一點明堂,心中暗自思量著,那看向盛風華的目光也變得異樣了起來。以前,因為李春梅和白飛飛的原因,她們都看不起盛風華,覺得她嫁給司營長,這是走了****運。再加上盛風華又是一副膽如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