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在擔心我?

出了手術台,換下了手術服。最近基地裏受傷的人多,一連做了好幾台手術,就算是鐵打的人,早也累了。所以,在換下衣服洗過澡之後,盛風華直接靠在換衣間的牆壁上睡了過去。然而,就在她剛睡過去的時候,一個高大的男子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那睡著了的盛風華,臉上閃過一道狠戾的殺意。殺意突來,讓那原本睡著了的盛風華猛得睜開了眼。當她看清麵前的男子是誰時,那緊繃的心瞬間鬆馳了下來,笑著打起了招呼:“林峻,是你啊。”林峻...“嗯?”司戰北沒想到盛風華會向自己道歉,有些意外,也有些愣神。

盛風華以為司戰北還在生氣,於是飛快的解釋道:“對不起,我,我並不是真的煩你,而是,而是這裏怕你休息不好。”

一口氣把話完,盛風華的頭也垂到了胸口,臉上的表情除了懊惱還是懊惱。她在暗中罵自己是個豬腦子,怎麽能出那樣傷人的話呢。

這下好了,司戰北生氣了。唉……

盛風華正自責中,根本沒有發現司戰北已經站在了自己的跟前。

“你在擔心我?”

直到耳邊傳來了他那低沉,卻略帶欣喜的聲音,這纔回過神來。猛得抬頭,就對上了司戰北那微微含笑的眸子,不由一怔。

聽到司戰北的話,盛風華反射性的就要搖頭,可搖了一下立馬反應過來,有些炸毛的道:“你是我老公,我擔心怎麽了?”

完後,她怕司戰北會嘲諷她,怕看到司戰北不屑的目光,飛快的扭過了頭不敢看他。

“沒,沒什麽?”不想司戰北卻是輕笑了起來,看著盛風華目光也隨即變得溫柔了起來。

她的妻子,這是真的開竅了嗎?竟然會關心他。他怎麽覺得有些不真實呢?

不過,對於自己的聽力,他還是有信心的,他確信自己真的沒有聽錯。他的妻子,真的了擔心他。

這讓他欣喜萬分,卻又有一種身處夢中的感覺。這一,他的妻子給他的衝擊有些大。先是不怕她了,敢大聲話了,現在竟然還會擔心他,這真的是他剛娶回來的妻子嗎?

“你笑什麽?”盛風華聽到司戰北的笑聲,整個人都不好了,抬頭瞪著她,一臉的氣憤。

她在想,司戰北一定是在嘲笑她吧。也是,她一個鄉下來的丫頭,哪配得上他這位之驕子。

當初兩人會成親,估計也是因為司戰北的什麽苦衷吧。她可記得,那李春香了一句什麽,‘如果不是發生了那件事’。發生了什麽事盛風華不知道,不過應該與司戰北娶她有關就對了。

“沒笑什麽,我這是高興。”司戰北看出盛風華的臉色不對,生怕起什麽誤會,於是解釋了起來。

“高興?”這下輪到盛風華不解了,司戰北在高興什麽?

不會是因為她的那句擔心他的話吧?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是不是……

想到一半,盛風華沒有再想下去。她怕自己空歡喜一場,怕自己誤解了司戰北的意思。

雖然,她早就不是那個鄉下來的丫頭,可她卻是點據了對方的身體。所以,哪怕她的芯子換了,哪怕憑著她的能力,與司戰北比肩而立並不是什麽難事,可在外人的眼中,她始終是那個鄉下丫頭。

“對,高興。”司戰北一邊著,一邊再次坐在了盛風華的床上,目光晶亮的看著她,道:“你會擔心我了,我很高興。”

“……”

盛風華無語了,她不覺得這有什麽可高興的。卻不知道,在司戰北看來,她的擔心就是已經承認了他丈夫的身份,如何能不高興?她一邊著,那目光一邊落在了白飛飛的耳朵中,好像真的懷疑她的耳朵有問題一樣。聽著盛風華的話,感覺到她的目光,白飛飛氣得不行,剛要發火。可一想到司戰北還在這裏,又生生的忍了那下怒火。隻不過那憋屈的樣子卻落在了盛風華的眼中,讓她心中暢快得不行。她現在還是傷員,做不到手撕白蓮花,可語言上的刺激還是可以做到的。她不是想在司戰北的麵前裝好人,裝白蓮麽,她就讓她裝個夠。那副想發作,卻又不敢發作的樣子,看得真是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