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要親你了

突然舒服極了,壓根不知道司戰北的還沒有睡著,也不知道他內心的煎熬。她閉上了眼睛,漸漸的進入了夢香。司戰北一直關注著身邊的動靜,直到耳邊傳來了盛風華均勻的呼吸聲,這纔敢輕輕的側過身來,看著她。看著盛風華安靜的睡顏,司戰北的眼中滿是柔光。他伸出手,想要輕輕的描繪她的容顏,卻又怕弄醒她。他拚命的控製著自己內心湧起來的情潮,控製自己想要碰觸她的衝動,可最終還是沒能控製住,伸出了手朝著盛風華那嬌美而安寧的麵...盛風華一驚,失聲問道。這司戰北離她太近了,近得她想要逃。

“媳婦兒,你呢?”司戰北抬了抬眼,一臉曖昧的看著她道:“下午的時候,誰要把床分我一半的?”

“你,你胡什麽?”盛風華結結巴巴的反駁。司戰北靠得太近,近得她整個人都發慌。

她心中戀慕司戰北是真,她也想兩人如別的夫妻一樣恩恩愛愛,可是她沒辦法確定司戰北的心意,她不知道他對她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情。

雖然他們結婚了,成了夫妻。可這婚姻如何來的,盛風華到現在也沒弄明白。隻知道,原主稀裏糊塗就嫁給了司戰北。

何況原主一直都是懼害司戰北的,盛風華怕自己表現太過了,嚇著對方。畢竟,一個人的改變並不是一朝一夕的。

再加上,前世她雖活了二十多歲,卻也沒談過戀愛,更別結婚了,她其實並不知道夫妻之間該如何相處的。

一個男人靠自己這麽近,而且的話還是這麽的曖昧,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反應。

此時的她,除了害羞,就是忐忑,她不知道該怎麽去麵對司戰北,麵對這種曖昧。

“胡嗎?”司戰北的目光灼灼的看著盛風華,看著她一臉害羞的樣子,微微勾了勾唇。

以前,他的妻子膽子,他近一步她就退兩步,所以他隻能刻意的保持距離。卻不想,她這一摔,膽子反而變大了。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整裝出一本正經的樣子。自己的媳婦,當然是能撩就撩了。

此時的他,可真的愛死了妻子這副害羞的樣子,那紅撲撲的臉蛋,如水蜜桃一般,讓人很想咬一口。

還有那嬌豔欲滴的菱唇,也讓人很想要親一口。

隻不過,司戰北擔心嚇著自己的妻子,所以哪怕心中很想很想,他也隻能暫時忍耐。

“你,你離我遠一點。”盛風華移了移身子,伸手推了司戰北一下。他靠自己實在是太近了,近得她整個人都被他男性的氣息包圍著,讓她的心控製不住的砰砰直跳。

隻是,盛風華的力氣,根本推不動司戰北。而且她這麽一推,司戰北不僅沒有離她遠一些,反而越發靠近了她的身邊,用低沉而暗啞地聲音問道:“為何?”

“你?”盛風華被問得啞口無言,總不能告訴他,他靠得太近,自己會忍不住想要撲倒他吧。

看著盛風華一臉氣惱,卻不出話來的模樣,司戰北低聲笑了起來。

那笑聲傳進盛風華的耳中,讓她越發的氣惱了,抬頭狠狠的瞪著司戰北。

可她卻不知道,自己這副嬌俏氣惱的樣子,落在司戰北的眼中,是那樣的可愛,那樣的讓他心癢難耐。

“別瞪了,再瞪下去,我就忍不住的要親你了。”司戰北似真似假的了一句,讓盛風華一怔,瞪大了雙眼。

她沒聽錯話,司戰北要親她?

這怎麽感覺像在做夢呢?

難不成,他也是喜歡自己的?

這個念頭在腦中快速的閃過,卻也很快被盛風華給否決了。

不,不可能的。雞和魚,你去把菜給洗了。”“好!”司戰北沒有多,端起菜筐就去洗菜了。盛風華進了廚房,把魚給剖了,把魚頭和身子分開,魚身切成了塊,用料酒澱粉淹製了起來。她不僅喜歡吃魚頭,也喜歡吃炸的魚塊。所以,今買魚的時候,她特意買了一整條,而不是光買的魚頭。弄完了魚,盛風華又準備把雞切成了塊。司戰北洗好菜端出來,就看到盛風華揮刀砍雞的模樣。不由自主的,他走了進去,拿過她手上的刀,道:“你歇一會,我來切吧。”盛風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