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又是背叛 二

口中知道了,白飛飛與司戰北纔是大家看好的一對。而她,就是那個拆散他們的三。對於三,盛風華是痛恨的。哪怕她從生長在農村,也知道破壞別人的感情是不對的。為此,她一直覺得愧對白飛飛。再加上,她又是軟綿的性子,還自卑。連自己的丈夫司戰北都不敢正眼瞧一下,何況在麵對別人的時候。如此一來,別人就更看不上她了。何況,欺軟怕硬是人們的常態,她這麽一個來自農村,又搶了大家心目中的男神,還有一個白飛飛在旁邊扇風點火,...手上一個用力,正要捏碎林峻的脖子之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她的耳邊想起:“風華,阿峻也是奉命行事,你又何必與他計較。”

聽到聲音,盛風華猛得一怔,抬目望去。這才發現,自己的好友正站在她的麵前,笑意盈盈的看著她。

“風情,怎麽是你?”盛風華滿臉的不可置信。

“怎麽不能是我?”風情笑了起來,滿臉的妖嬈。她等這個機會可是等了整整十年,今可算是如願了。

“為什麽?”盛風華滿臉痛苦的看著風情,如果被林峻背叛,被組織放棄,她還沒什麽。可眼前的這個女人卻是她的好友,是她的閨蜜。

她們在一起整整十五年,她早已把對方當成了自己的姐妹,最親的姐妹。

可現在,她竟然代表組織來殺她,讓她如何不心痛?不難過?

“為什麽?”

風情聽到盛風華問的三個字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笑罷她滿臉嘲諷的看著對方,聲音狠戾,如厲鬼一般,道:“為什麽?當然是因為你不僅擋了我的路,還搶走了我心愛的男人。”

“什麽?”盛風華一臉不解的看著風情,她今年二十八歲了,卻連男朋友都沒有一個,什麽時候搶了風情的男人,她怎麽不知道?

看著盛風華那一臉無辜的樣子,風情大恨,咬牙切齒的吐出兩個字:“風眠!”

‘風眠’兩字一出,盛風華終於明白為何風情的恨意為何而來。風眠,那個基地裏唯一向她表白過的男人。

原來風情喜歡的人是風眠!

“你明知道我不喜歡風眠。”

“是啊,基地裏誰不知道你不喜歡風眠,可是他卻隻喜歡你。隻要有你在,他的眼中永遠看不到我。所以,為了我的愛情,你隻能死。何況,上麵的人早就看你不順眼了。”

盛風華慢慢的冷靜了下來,看著風情問道:“告訴我,誰要殺我?”

“嗬嗬,要殺你的人可多了,誰讓你平時那麽高調得罪的人那麽多呢?”風情冷笑了起來,繼續道:“你不知道吧,今來的可不止我和林峻。上麵可是發話了,今你必須死。”

看著風情不願意出上麵的人的名字,盛風華倒也沒有再追問。反正等她回去了,自有辦法知道。

隻不過,現在必須先解決了眼前的人再。

於是,她一臉冷凝的看著風情,冷聲道:“風情,想要殺我,也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她盛風華可不僅僅是一個醫生這麽簡單,她還曾經是整個傭兵界的傭兵之王,是整個組織裏王者般的存在。

如果不是她對權勢不感興趣,現在組織裏的頭又怎麽會是別人?

“我一個人是沒有這個本事,可如果十個人,二十個人呢?”風情勾唇,得意的笑了起來。組織上為了除掉盛風華可是下了血本,除了那些出任務的,其他的人幾乎都到了。

“嗬,組織還真看得起我。”盛風華冷笑了起來,心中卻無一點懼意,手上一個用力,捏斷了林峻的脖子,然後朝著風情撲去。

看到盛風華的動作,風情身形一閃避開的同時,再次開了槍。事’。發生了什麽事盛風華不知道,不過應該與司戰北娶她有關就對了。“沒笑什麽,我這是高興。”司戰北看出盛風華的臉色不對,生怕起什麽誤會,於是解釋了起來。“高興?”這下輪到盛風華不解了,司戰北在高興什麽?不會是因為她的那句擔心他的話吧?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是不是……想到一半,盛風華沒有再想下去。她怕自己空歡喜一場,怕自己誤解了司戰北的意思。雖然,她早就不是那個鄉下來的丫頭,可她卻是點據了對方的身體。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