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無聲陪伴

的很好,沒有誰看出來而已。這輩子還能遇見他,還是以這樣的一種方式。真好!盛風華想著,唇角微勾,進入了夢鄉。盛風華這一覺睡得很不錯,當她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床前有道黑影,不由一驚,猛得清醒了過來。待她看清楚黑影是誰時,這才放下心來。原來是司戰北,他不知道什麽時候再次回來了。此時的司戰北坐在椅子上,背挺得筆直,可卻發出了輕微的呼吸聲。他已經睡著了。看著坐著睡著了的男人,盛風華的心中劃過一道心疼。他...房門再次關上,盛風華摸了摸自己那些發燙的臉,輕輕的撥出了一口氣。

麵對一個自己藏在心中許久的人,不緊張是假的。

隻是她偽裝的很好,沒有誰看出來而已。

這輩子還能遇見他,還是以這樣的一種方式。真好!

盛風華想著,唇角微勾,進入了夢鄉。

盛風華這一覺睡得很不錯,當她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床前有道黑影,不由一驚,猛得清醒了過來。

待她看清楚黑影是誰時,這才放下心來。原來是司戰北,他不知道什麽時候再次回來了。

此時的司戰北坐在椅子上,背挺得筆直,可卻發出了輕微的呼吸聲。他已經睡著了。

看著坐著睡著了的男人,盛風華的心中劃過一道心疼。他一定很疲憊,不然也不會坐著就睡著了。

也是,他一結束任務就來看她了,根本沒有休息,就算是鐵打的人,也會累。

盛風華靜靜的看著司戰北,沒有打擾他。此時的司戰北微閉著眼睛,臉上的神情不再那麽嚴肅,可那張風華絕代的臉卻越發的讓人癡迷了。

清淺的眉眼,高挺的鼻子,微薄的嘴唇,讓人忍不住的就要描繪一二。

怪不得部隊裏那麽多的女孩子喜歡他,都是這張臉惹得禍啊。

盛風華癡迷的看著司戰北,傷得不太重的左手有些蠢蠢欲動,想要去碰觸司戰北的麵容。

雖然,他現在就在自己的眼前,可盛風華根本覺得像是做夢一般不真實。這是她上輩子藏在心裏的那個人,那個她深深的愛戀著,卻不敢出口的人。

可現在,他卻成了她的丈夫,可以與她白頭偕老的那個人。一想到這個,她的整顆心都要跳出來了。

盛風華伸出手,顫抖著朝司戰北的臉上而去,一點一點的接近著。盛風華的內心緊張不已,心砰砰直跳。

可就在她的手將要碰上司戰北的臉時,他猛得睜開了眼。那是一雙獵豹一般的眸子,閃著寒芒,銳利如刀。

盛風華嚇了一跳,差點失聲叫出來。被抓包了,她有些尷尬,臉上攏上了一抹不太自在的笑容,道:“你醒了?”

“嗯!”司戰北淡淡的應了一聲,目光漸漸變得溫和了下來。他是個警覺的人,他睡著並不沉。盛風華一醒來,他就知道了。隻不過他太累了,所以就沒有馬上睜開眼睛。

卻不想,以前連正眼都不敢看他,話都不敢大聲的妻子,竟然想摸他臉,這讓他意外的同時,又有種不出來的感覺。

不過,他最終還是沒有讓她如願。他看得出來,他的妻子有所改變,隻是這種改變是好是壞,他還看不出來。

再者,他心中也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這個妻子好像徹底的變了一個人。

“對不起,把你吵醒了,你要不要再睡不一會?”盛風華看著司戰北麵無表情的樣子,有些心虛,看了一椅他坐的椅子,又看了看自己睡的床,道:“坐著睡不舒服,要不我把床讓給你睡一會?”

聽到盛風華的話,司戰北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然後目光落在了病床上。床睡兩個人的話,有些,不過擠一擠也能得下。

他是睡,還是不睡??不,不行,司戰北是她的,隻能是她的。她一定要把盛風華踢走,把司戰北給搶回來。白飛飛恨恨的想,臉色有些扭曲。醫院,盛風華一覺好眠,醒來的時候,已經亮了。她動了動身子,打算鬆個懶腰,可一動就發現了異樣,不由一驚,猛得就坐起了身子。她的動作有些大,把快亮才睡著的司戰北的給弄醒了。“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司戰北睜開眼,看著一臉震驚的盛風華,皺眉問道。盛風華呆呆的看著司戰北,半沒有反應過來。剛剛她之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