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放心,接下來我一定嚴抓員工培訓,絕對不會再出現這種事兒了!”“嗯!”雲軒這才點了點頭,起身拿起手中的書說道:“走吧,簽合同去!”林豔麗失魂落魄地跟著人群朝著售樓處走去,剛到門口,兩名保安伸手攔住了她。林豔麗訓斥道:“你們在乾什麼?”“不好意思,你不能進去!”“你們是不是眼睛瞎了,我是這裡的經理!”“現在已經不是了,馬總說你以後不要出現在天府一品的範圍之內。”身材高大的保安一把將她推到一邊,“林經理...唐俏兒帥氣地單手握著方向盤,在馬路上飛馳,音響裡放的是夜後詠歎調《複仇的火焰在我心中燃燒》。

她並不怕沈驚覺查她,她隻是不明白,一個三年都當她是空氣,不聞不問的男人,為什麼偏在兩人婚姻走到儘頭的時候,才開始對她產生好奇?

果然男人都是賤骨頭,你追著趕著噓寒問暖,換來的隻有男人的一臉嫌棄;你冷著他晾著他把他當坨屎,他自己就賤嗖嗖地貼過來了。

忽然,唐俏兒瞄向後視鏡,秀眉微擰。

隻見後方不遠處,沈驚覺的蘭博基尼竟然對她窮追不捨!

“想跟蹤我?下輩子吧。”

唐俏兒紅唇邪肆一勾,一腳油門踩到底。

黑夜之聲如一道閃電漂移左轉,眨眼間就消失不見!

“快,跟緊點兒!”沈驚覺坐在副駕駛,凝神催促。

韓羨哪兒開過這麼快的車,心臟都快從嘴裡蹦出來了!

費儘千辛萬苦好不容易看到了唐俏兒的尾燈,沈驚覺麵無表情,卻暗暗鬆了口氣。

“沈總,少夫人這車技也太神了!藤原豆腐店真不白貼......”韓羨不禁發出喟歎。

“什麼豆腐店。”沈驚覺不解地皺眉。

“您瞧少夫人的屁股!”

沈驚覺臉色驟然黑了一下,嚇得韓羨冷汗直流,“口誤口誤......我是說您看少夫人的車屁股!”

沈驚覺定睛細看,布加迪後麵果然貼著個白色車貼。

寫著“藤原豆腐店AE86”。

有點搞笑。

“您不知道嗎?少夫人特彆喜歡看動漫,尤其是《頭文字D》,每次我見她的時候客廳電視上總是放這個動漫。”

韓羨越說還越起勁了,“沒想到少夫人這麼內秀啊,我一直以為她是個柔弱不能自理的小家碧玉呢。”

彆說他了,沈驚覺也被這女人騙得團團轉。

更窩火的是,他對妻子的瞭解,還沒自己的秘書多!

“哎呀!少夫人加速了!”

“跟緊,跟不上,我扣你年薪!”沈驚覺咬緊後槽牙,俊朗的臉龐僵白如雕塑。

韓羨害怕扣工資,但他更怕一屍兩命。

結果就是,唐俏兒連續兩個迅猛不失華麗的急轉彎,他們就再也看不見她的尾燈了。

“跟、跟丟了......”韓羨整個人都萎了。

沈驚覺一拳鑿在車窗上,額角青筋突兀。

白小小,你為什麼要對我層層偽裝?

你的真實身份,到底是誰?

*

入夜,大哥二哥來到妹妹的私人彆墅。

敞亮的開放式廚房裡,唐樾和唐栩一個顛勺一個改刀,唐俏兒則含著根棒棒糖邊玩遊戲邊觀賞帥哥下廚。

“OK~四抓!”

唐俏兒看著螢幕上自己的戰績,得意地拍了拍小手。

“小妹,寶刀不老啊。”唐栩揚起明亮的笑眼,他是四兄弟裡笑容最具親和力的一個。

“那你看,屠夫界的李尋歡,例不虛發。”

唐俏兒雙膝跪在椅子上,雙臂撐桌口中的棒棒糖一翹一翹,煞是可愛。

“嘿喲,口氣不小,改明咱們拉一局我好好教你做人。”

“小妹上次把你虐的都快銷號了,你就彆去找虐了。”唐樾邊說邊拿起塊切好的牛肉喂進唐俏兒嘴裡。

“擦......上次是老四那個坑貨突然來任務強退了!不然咱們肯定能贏的!”唐栩頗為不服氣。

“我要開始做飯了,小妹,你對煙霧過敏,去客廳裡等吧。”唐樾溫柔地催促。

唐俏兒怔了怔,鼻腔湧上酸楚的情緒。

她都不敢告訴兩個哥哥,煙霧過敏的她給沈家人做了三年的廚娘,聞了三年的油煙,顛勺顛的手都磨出繭子了,漸漸也對油煙免疫了。

如果說了,大哥還能因為信仰問題留一絲慈悲,其他三個哥哥恐怕會把整個沈氏趕儘殺絕。

俏俏可是唐氏的掌上明珠啊,十指不沾陽春水啊,沈家的人怎麼能這麼糟蹋她?!

不過好在,她回頭是岸了,她再也不要為了一個永遠得不到的男人讓自己低微在塵埃裡了。

這時,唐樾的手機響了。

他忙擦了擦手從圍裙裡拿出手機,轉而又眼神複雜地看向唐俏兒。

“俏俏,又是你前夫。”

“靠!還上癮了啊他!”

唐俏兒氣得小臉緋紅,嘴巴裡的棒棒糖都掉到了桌子上。

“什麼意思?沈世美難道還總給你打嗎大哥?”

唐栩坐在妹子身邊,特彆自然地把桌子上的棒棒糖拿起來含住,“不是吧不是吧,不是上次你們在月半河畔看煙花碰上後沈世美把你當俏俏男朋友了吧?”

“是啊。”

唐栩:“臥槽?!他什麼眼神!”

“怎麼?難道我不配嗎?”穿著圍裙的唐樾笑得那叫一個慈祥。

“沈世美純純的眼瘸啊,你哪兒像男朋友啊,你這妥妥是當爹的氣質啊。”

兩個哥這時候竟然還打趣起她來了,她真的要裂開了。

再加一個前夫哥,仨哥一台戲。

“要接嗎?”唐樾問。

“不接!”

“接!”

唐樾還是聽了妹妹的話,按下擴音。

“我找我妻子。”沈驚覺語氣比上午更自然,甚至帶著一絲佔有慾的意味。

“我特麼......”

唐栩氣得正要爆粗,結果被唐俏兒咚地一聲把他頭摁在了桌子上。

“沈總,小小現在不是你妻子了,你們已經離婚了。”唐樾麵色從容地提醒他,還特彆謹慎地換了稱呼以免露餡。

“她知道她現在還是,她心裡有數。”沈驚覺聲音冷得瞬間讓整個廚房結冰。

“沈驚覺,你又是咄咄逼人又是追我車的,到底幾個意思?”唐俏兒切掉擴音,煩躁地接起電話。

“我有話,單獨跟你說。”

唐俏兒找了個房間走進去,關上門,深深呼吸才重新接起。

“快說,我很忙。”

“為什麼換了手機號?”沈驚覺語氣冷硬。

“重新開始,和過去做了斷啊。”

“爺爺日後要找你我聯係不到你,把你新號碼給我,便於我和你聯係。”沈驚覺完全是理所應該的態度。

“想找我很容易,打給唐總,你自然能找到我。”唐俏兒唇角勾起一抹輕誚。

“白小小,這是你報複我的手段嗎?”

沈驚覺齒關緊扣逼出每個字,“你前腳離開我,後腳就迫不及和唐樾同居?你在我麵前叫白小小,在唐樾麵前又準備叫什麼?”

“沈驚覺!”唐俏兒也怒了,秀拳緊握。

“你想用這種方式報複我也未免太天真,你以為我會在乎你跟哪個男人在一起嗎?”

沈驚覺怒極反笑,“我隻是不想讓爺爺對你失望而已,我不希望他老人家到頭來發現自己珍視看重的是個寡廉鮮恥的女人!

就算你想放飛自我,也請你在爺爺八十大壽前檢點自己的言行,彆讓風言風語傳到爺爺耳朵裡!”

唐俏兒氣結到說不出一句話,直接結束通話。

黑暗裡,她脊背抵住牆,大口大口地喘息卻平複不了被沈驚覺中傷後的痛楚。

怎麼還這麼疼啊,說好了當他死了的啊。

唐俏兒揉了揉眼角,透骨的失望逐漸染紅了眼眶。

“沈驚覺......你怎麼可以這樣看我......原來十三年情深,全都是錯的......”驚覺卻隻是繃緊刀刻般的下頜線,沉默不語。突然,他腳下一頓,不禁回頭環視四周。他總覺得,白小小就在這附近,就在看著發生的一切。但是,怎麼可能呢?沈氏集團大門口的攝像頭微微動了動。唐俏兒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將沈氏門外發生的一切看了個清清楚楚。她眼睜睜看著金恩柔與沈驚覺雙雙離開,看著沈驚覺衛護著金恩柔,那女人小鳥依人靠在他懷中的樣子。要說心裡不難受,鬼都不信吧。“沈驚覺,你真是護著她啊。你可曾有一次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