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口,兩名保安伸手攔住了她。林豔麗訓斥道:“你們在乾什麼?”“不好意思,你不能進去!”“你們是不是眼睛瞎了,我是這裡的經理!”“現在已經不是了,馬總說你以後不要出現在天府一品的範圍之內。”身材高大的保安一把將她推到一邊,“林經理,你也知道馬總的意思,不要讓我們難做!”“我......”林豔麗算是打落了牙齒,隻能往肚子裡咽。“我的東西還在裡麵呢!”“不需要了,東西早就有人幫你收拾出來了!”一旁的保安抱...“沒有我的房款,不可能啊,我剛給你們林經理把錢打過去!”

崔胖子著急地從懷中掏出合同怒斥道:“這是你們天府一品的收據啊,看清楚了,我剛才已經把房款打過去了。”

馬三江接過合同看了一下,冷笑道:“你們的錢是打給了個人賬戶,你自己不清楚嗎?收據上麵是林豔麗自己的簽名,根本沒有我們售樓處的蓋章。”

崔胖子一驚。

剛才林豔麗說要給他們的房款打折,但是需要操作一下,才能拿到購房合同,所以讓他先把房款打到了自己的賬戶上。

他也沒多考慮,畢竟林豔麗是天府一品售樓處的經理,錢又是在VIP室打進去的,拿到了收據就沒有過問。

“什麼,林經理呢,我要找林豔麗,讓她給我一個說法。”

“不好意思,林豔麗已經被我們公司開除了,你跟她資金上的事兒與我們小區無關,既然不是我們小區的業主,不好意思請離開吧!”

說著,馬三江招呼了一聲保安。

幾個人高馬大的保安,把崔胖子和他身邊大呼小叫的女人一起趕了出去。

“出什麼事兒了?”

雲軒簽好合同後走了過來。

“沒什麼,就是剛才一對暴發戶想要買我們小區的房子,後來被人騙了,演了一出鬨劇罷了!”

“這要多虧雲先生讓我們看到了林豔麗的真麵目,及時地把她開除了出去,否則的話,少不了又要打官司了。”

馬三江一臉感激地說道。

雲軒搖了搖頭,“這是你的事兒,與我無關,這帽子不用戴在我的頭上。”

“雲先生,眼下天色已經晚了,要不我送您到一號彆墅休息?”

林勇在一旁說道。

“也好吧!”

雲軒看了天色暗了下來,便也沒有拒絕。

馬三江和一眾售樓處的小頭頭們,一直站在售樓處的門口目送雲軒的車離開後才轉身回去。

從售樓處離開,車拐進了一處彆墅專用道路。

道路兩側裝飾著鬱鬱蔥蔥的樹木和花草。

很快,一棟豪華的三層彆墅出現在他們麵前,彆墅依水而建,整體十分雅緻,旁邊便是風景極好的世紀公園。

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有這麼一處幽靜雅緻的場所,當真是極其難得。

“雲先生,這棟彆墅以後就是您的了,用不用我帶你進去參觀一下!”

林勇緩緩地把車停下,剛要開口說什麼,突然身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對對,我跟老爺子在外麵,好的,我馬上就回去!”

結束通話電話後,雲軒直接開口說道:“你去忙自己的事兒吧,我這裡不用你操心了。”

“那好,雲先生,林老爺子的治療您看需要不需要......”

“我明天去尋一下需要的藥材,常見的藥材我會安排白家的仁和堂準備好,一些不怎麼常見的,我自己去收集,等找齊藥材後就可以開始治療了。”

“你讓林老爺子最近注意訊息,稍微運動一下就好,不要太興奮了反而傷了腿,這段時間的注意事項我已經寫在這張紙上了,你收好吧!”

說著,雲軒從後麵的檔案袋中撕下一張紙遞了過去。

林勇小心翼翼地接過了這頁紙,把它疊好後放在了懷中。出合同怒斥道:“這是你們天府一品的收據啊,看清楚了,我剛才已經把房款打過去了。”馬三江接過合同看了一下,冷笑道:“你們的錢是打給了個人賬戶,你自己不清楚嗎?收據上麵是林豔麗自己的簽名,根本沒有我們售樓處的蓋章。”崔胖子一驚。剛才林豔麗說要給他們的房款打折,但是需要操作一下,才能拿到購房合同,所以讓他先把房款打到了自己的賬戶上。他也沒多考慮,畢竟林豔麗是天府一品售樓處的經理,錢又是在VIP室打進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