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地?”沈驚覺扯著肺發出冷笑,“死心塌地得剛離開我就對彆的男人投懷送抱?”“少夫人怎麼會......”吳媽驚愕。“都說沒有個三年看不透一個人,這話,真是不錯。”沈驚覺狠狠咬碎了對白小小那若有若無的念想,全身血液都衝上了頭,“既然根本沒真心為什麼裝出一副非我不可的樣子,她以為這樣我就能和她日久生情嗎?以為我沈驚覺很好騙由著她拿捏是嗎?!”“少爺,我覺得這裡麵一定有誤會。少夫人對您感情有多深我都看得清清...海門唐家,閱棠苑。

古色古香的深宅大院門前,勞斯萊斯穩穩停在紅毯中央,唐家二少唐栩親自迎接,為妹妹開車門。

“恭迎公主殿下回歸!”

唐俏兒一張嬌花照水般的容顏在華燈照耀下明豔至極,她在車上便脫下球鞋換上尖銳的超高跟,舉止投足矜貴高傲如女王。

“二哥,你們都還好嗎?”

“好,但都沒有你回來好。煙火好看嗎?我這生日禮物引起全城關注,都上熱搜了!”唐栩一張清雋的帥臉神采飛揚。

“是啊我看到了,都說是土大款下血本追妻呢,還說你是鑲鑽土狗。恭喜二哥解鎖人生新成就~”唐俏兒笑容明媚地鼓了鼓掌。

唐栩不理會她的調侃,抽了抽鼻子,激動地把妹子摟在懷裡。

“俏俏,這把不會再走了吧?”

“不走了,我都被休了還走什麼。”

唐俏兒釋懷地拍了拍二哥的脊背,“唉,讓大家跌麵兒了,想我三年孤注一擲,挖心掏肺,最後還是連個男人都搞不定,真是失敗他媽給我開門,失敗到家了。”

可天知道,她此刻心情就像吃了雙黃連,苦得幾度欲淚,卻生生忍了。

她發誓,出了沈家大門,她再不為沈驚覺流一滴眼淚,因為不值得!

“姓沈的狗東西!敢負我妹妹!我明天就著手徹查沈氏集團,再讓你四哥抽空把他給暗殺了吧!”

唐樾一聽,低眉說了句:“阿門。”

“二哥你彆鬨!你可是人民檢察官。”

唐俏兒苦笑了一下,“你能不能學學大哥,peaceandlove一點?”

“屁!你大哥那是放下屠刀才立地成佛的。”

唐栩氣咻咻地扯了扯領帶,“總之,我絕不會這麼算了!欺負我可以,欺負我妹子那他們沈氏以後永遠都在我射程範圍內!”

唐俏兒左手挽著唐樾,右手摟著唐栩,兄妹三人有說有笑地走進久違的家門。

這邊,KS集團董事長唐萬霆聽說女兒回來了,威儀嚴肅的臉龐喜色難掩,激動地在書房裡走來走去。

“老萬,我回來了!”

唐俏兒和兩位哥哥走進書房,一改在沈家時那副溫婉賢惠的樣子,直接大咧咧地打橫躺在沙發上,玉足一翹,高跟鞋直接踹飛。

唐樾也坐了下來,自然而然把妹妹一雙纖美白皙的小腳放在膝上揉捏著。

“坐沒坐相站沒站樣!你是跑哪兒當無國界醫生去了?土匪窩啊?!”

唐萬霆故意板著臉孔,跟這女兒真是冤家,不見吧,想,見了吧,就隻想讓她爬。

“您這不會是阿茲海默前兆吧?我以前就是這個樣子頭一天當我爹嗎?”

唐俏兒眼皮往牆上一挑,不禁心口一顫。

隻見牆上掛著她十多年前親筆寫的對聯,這老家夥不知抽什麼風竟然翻了出來,還給裱上了。

上聯:三妻四妾真當自己是皇帝大清早就亡了

下聯:七老八十不知道保養身體小心死於心梗

橫批:要點臉吧我謝謝您

這是當年,唐萬霆第三次結婚的時候唐俏兒送親爹的新婚賀禮。

現在唐家因為這老頭子有四方太太,屢屢成為國民茶餘飯後的談資。

唐俏兒因不滿這種家庭環境,便早早地遠赴異國他鄉,當起了無國界醫生,濟世救人。

“野了三年回來就咒你親爹得大病,真貼心啊我的乖女兒!”唐萬霆氣得吹鼻子瞪眼。

“多謝誇獎爹地~”唐俏兒紅唇皓齒,巧笑嫣然。

“爸,俏俏如今回來了,有些事就該提上日程了。”

唐樾為妹妹穿好鞋,神色嚴肅地說:“我決定讓出KS集團總裁的位置,給俏俏做。”

唐俏兒明眸一縮,緊緊盯著大哥毅然決絕的英俊側臉。

“你!”唐萬霆氣得一時語塞。

“我隻答應替您管三年,如今三年之期已滿,我要回到教會了。您知道,我誌不在此,做牧師纔是我的畢生誌願。”此刻的唐樾全身散發著聖潔的光輝,並且態度不容置喙。

“你不做那就老二來做!”唐萬霆被逼無奈,隻能退而求其次。

“彆彆彆彆......我是公職人員,絕對不能跟大財團有瓜葛,要被停職檢查的!”唐栩避之不及,臉都嚇白了。

唐萬霆鬱悶得要吐血了,生這麼多兒子頂個什麼用?一個個在外麵發光發熱到他這兒都打蔫兒了。

而他本人,身體一年不如一年,早就有了退居二線的打算了,可放眼整個家族,竟然無人能夠繼承他的商業帝國。

倒也不是不寵女兒,他隻是老頑固地認為繼承人應該是兒子。

“鴛鴦袖裡握兵符,誰說女子不如男。這總裁,我當了!”唐俏兒紅唇一勾,驕傲地微揚下頜。

“你說當就當?你當KS集團是過家家啊?你個小丫頭片子能服眾嗎?你懂經商嗎?”

唐萬霆滄桑的臉上難掩氣憤與心酸,“而且你心性不定,動不動就玩消失,一言不合就跑到爪哇國三年不回。

你知不知道老子有多擔心你?你幾個媽媽有多擔心你?!我還以為你在邊境被炸彈炸成肉片了呢!”

唐俏兒心臟悶悶作痛,眼圈微泛輕紅。

就算她覺得父親虧欠母親太多,就算她對父親有怨,但瞞著他嫁給沈驚覺三年不露麵,這一件事上,是她欠父親的。

“爸,俏俏懂的並不比我少。”

唐樾拿起茶盞優雅地呷了一口,“還記得四年前咱們唐氏經曆的金融海嘯嗎?幾項有效的集團管控措施都是俏俏提議的。

還有兩年前的吳氏集團收購計劃書,也是俏俏熬了幾個通宵做出來的。”

唐萬霆一聽,麵露驚異。

“爸,其實您不瞭解小妹,小妹恰恰是咱們家最沉得住氣,最足智多謀的人。

您在外一向有知人善用,廣納賢才的美名,現在賢才就在眼皮底下,您怎麼就不用呢?”唐栩也在旁極力勸說。

唐萬霆沉吟半響,才語氣威嚴地道:“好,丫頭,你想管家,那我就試煉你一下。就當是你爹我送你的生日禮物了!”

唐俏兒不禁端正了坐姿,杏眸亮如星辰。

“你休整幾天,下週,去盛京的KSWORLD酒店報道。隻要你能在半年內讓那裡有一個全新麵貌,並且扭虧為盈,我會考慮讓你做KS的總裁!”

......

從書房出來,大哥二哥的手不約而同落在唐俏兒的肩上。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唐樾說。

“必先給你一個爛攤子讓你收拾。”唐栩歎了口氣。

“我知道,老家夥這是想方設法讓我打退堂鼓呢,隻可惜他這招用在我身上不好使。我天生就是根彈簧,壓力來了我就強。”唐俏兒攥了攥手指,沉睡了三年的野心蠢蠢欲動。

兩兄弟相視一笑。

“好妹妹,哥哥們的終身自由就交給了你。”多,我有點後悔跟你來了二哥。”唐俏兒搖晃酒杯,鬱悶地撇了撇嘴,“你說我這剛離婚,你跟在我身邊不是擋我桃花嘛!”“擦,妹子,咱們離婚不等於掉價,能不能彆來這地方選男人惡心自己?”唐栩緊緊貼著她坐下,就這麼鎮都鎮不住那些往唐俏兒身上飄的貪婪眼神。而就在此刻,二樓相對安靜的豪華卡包內。霍如熙與沈驚覺兩個大帥爺走了進來。今晚沈總仍是纖塵不染的西裝筆挺,霍如熙打量他一眼嘖嘖搖頭,“你這西裝是不是焊身上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