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被嚇得梨花帶雨,厲氏少主守護在側的景象,被偷拍了下來。但整個事件,與其說是偷拍,更像是一部賞心悅目的偶像劇。唯美彆墅,美人垂淚,厲慎輕攬著倩影,190 的身材高大挺拔,得體的襯衫把他完美身材勾勒地完美矜貴,側臉像是刀斧鑿刻一般淩厲冷硬,長眸裡卻都是溫柔,夢幻地讓人尖叫!純黑的邁巴赫車前,厲慎半護著白凝星,緊繃地下頜線顯示他有多擔心,眼神專注地落在眼前愁眉微攏的美人身上,像是任何風暴都不能傷害他要守...宮連赫激動轉身,對著藍芽耳機裡的人說:“把軟喵喵的電話給我,我親自和她說,以表誠意!”

拿到電話號碼的宮連赫不管三七二十一,徑自按下了號碼播出,走之前他還回頭看了眼厲慎:“慎哥哥,不好意思啦~我的偶像來了,神佛來了都得讓她讓路。”

厲慎起身,大掌拍下桌麵,一巴掌覆蓋上已經簽訂好的合約上。

辦公室的氣氛瞬間如冷庫般陰冷,驟然降到零下二十幾度讓人不寒而栗,徐毅站在門口都被波及到,強大的軀體忍不住哆嗦。

可罪魁禍首宮連赫卻好像感知不到,自顧自地撥打著電話,那英俊絕美的臉頰神采奕奕,就連開口時,他都清了一次又一次的嗓子,生怕粗糙的嗓音磨壞了偶像的耳朵。

“咳~咳咳!”宮連赫清嗓子時,電話被接通了,他壓下興奮的情緒,溫柔大方開口:“你好,軟喵喵,我是‘嚮往的養老院’節目投資人,感謝您能加入我們的節目,有您的加入我們節目一定會熠熠生輝!”

宮連赫奴顏婢膝,聲音溫柔得可以滴水:“喵喵女士,您今天有空來公司簽合同嗎?如果沒空,我可以親自給您送去!您告訴我地址,三十分鐘內必達。”

厲慎見宮連赫當真要有跑路的痕跡,伸手拽住他的衣領,一把扯掉他一隻藍芽耳機戴上。

電話那頭傳來客氣疏離的溫婉聲:“多謝,我剛好有空,一會兒公司見。”

厲慎剛要開口說宮連赫和他簽約了,聽到這女聲卻覺得有點兒熟悉,好似在哪裡聽過,卻讓他聽不真切。

宮連赫像炸毛的貓咪將電話結束通話,瞪圓了眼睛:“厲慎!你不能那麼不厚道啊,我同意賠償違約金,說起來還是你賺到了,前後10分鐘不到就入賬1億!慎哥哥,你彆得寸進尺昂。”

雖然沒有了一個小目標讓他心痛痛,但是能見到偶像,和偶像朝夕相處工作,這一個小目標沒了就沒了吧!

徐毅的腦門飛過一群烏鴉,這獅子大開口的是宮二少,要毀約的也是宮二少,果不其然,男人中的花孔雀就是如此反複無常。

“這世上敢和厲氏毀約的人還沒有出生。”厲慎擋住宮連赫要離去的腳步,高了宮連赫一截的厲慎,居高臨下的睥睨著他。

辦公室裡的氣壓一降再降,空氣稀薄得讓人出氣多進氣少。

對上厲慎肅刹如利刃般的雙眸,宮連赫的臉色忽然一變,下一刻,身高180 的宮連赫倚姣作媚地依靠在厲慎肩膀上,嬌嗔滿麵地挽住他結實有力的手臂:“好嘛好嘛~慎哥哥,人家知道錯啦!違約金給你,人家也以身相許還不行嘛?”

那一聲聲嬌滴滴羞答答的話讓厲慎的臉色黑得如鍋底一般,身體僵硬的推開他。

“老公!”

宮連赫衝著厲慎暗送秋波,聲音百轉千回的蕩漾著:“人家知錯啦!原諒人家一次好不好?”

“嘔。”

厲慎抽開手,連著後退好幾步,拉開了兩人的距離:“你想違約也可以,但必須讓我和你一起見一下這什麼軟喵喵。”

是什麼樣的人光是聽聲音讓他覺得熟悉,讓一個堂堂滬城太子爺為她如此奴顏婢膝?

宮連赫為難地打量了他一眼,勉為其難點頭:“那......好吧!不過約法三章在先,你不能對我偶像不恭敬,不能口不擇言!”

“嗯。”

厲慎敷衍點頭,拿起車鑰匙先一步往外走去。

宮氏大廈。

偌大的大堂裡圍堵著不少員工,清一色黑白職業短裙的女性踩著高跟鞋,睥睨的圍成了一個圈,彷彿是在開批.鬥大會。

人群中央一道懇求的女聲響起:“周經理,我有什麼錯?喜歡二少的人滿大街都是,憑什麼辭退我?你敢問問她們,難道她們就不喜歡二少嗎?”

“嘶!”

女員工們吸了口冷氣後退了一圈,彷彿被她指摘上“喜歡宮二少”這個罪名都是對她們的侮辱。

周經理冷笑抱胸:“你看清楚了沒有?她們哪一個臉上寫著對二少有其他想法?又有哪一個想要企圖利用工作關係,來一個辦公室戀情好上位?”

被辭退的女員工滿是淚痕的小臉上很震驚,囁喏道:“怎、怎麼可能?她們怎麼可能會不喜歡二少?”

“為什麼要喜歡那花孔雀啊?動物園裡的孔雀開屏不比宮二少撅著個大腚好看?”最外圍的一個長著娃娃臉,卻擁有魔鬼身材的女員工嫌棄開口。

她身旁另外一個清秀可人的女員工更是嫌棄:“大姐,你來宮氏看中的不是福利待遇而是那種.馬?六險一金、年終獎三倍工資、每月額外三天月經假期、逢年過節一個月工資紅包......”

女員工如數家珍,嫌棄的臉終於緩和許多:“這些不比一個臭男人強?”

“嗬。”

安靜的大堂忽然傳來一陣冷笑,眾人順著聲音來源看過去。

一看到宮連赫,周經理立馬蹙眉:“你快走吧,彆在這裡耗著了,你想追二少,麻煩立刻大廈後再追!”

隨即數十個身材火辣長相漂亮的小姐姐們齊刷刷轉身,看都不看宮連赫一眼,徑自討論道:“聽說咱們‘嚮往的養老院’常駐嘉賓邀請的是最近剛回國炙手可熱的醫學天才白凝星醫生耶!”

“哇~天啊!那我們不得幸福死?據說她在國外一手中醫針灸震驚了國際名醫,不愧是我華國的醫學驕傲!”

“是啊,不過那個什麼軟喵喵真是惡心死了,為了出名居然在白凝星發表的醫學論文上指責出現了錯誤,天才怎麼可能會出錯?她就是想要博人眼球!”

......

宮連赫本不想理會她們,但一聽她們侮辱自己偶像,當即想上前掰扯。

結果他卻被厲慎推搡著進了總裁專用電梯裡,連給他開口的機會都沒有,電梯門就緩緩的關上了!

沒能為偶像說話,好氣!

專用電梯門剛關上,阮沉瑾一身潔白素淨的連衣裙,妝容簡單,踩著平底鞋走進來:“你好,請問‘嚮往養老院’簽約地點在幾樓?”

“軟喵喵算什麼......誒!”前台小姐還在討論著,乍一聽阮沉瑾的聲音回頭,震驚的望著麵前白如雪的女人。

她她她就是軟喵喵?

白.皙到發光發亮的阮沉瑾儘管戴著口罩,但那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卻透露著波光粼粼,溫柔可人的她居然和傳聞中完全不一樣!

“七樓704會議室......”前台小姐呢喃道。

阮沉瑾道謝:“好的謝謝。”

剛才她們討論的聲音阮沉瑾聽到了,不過她並不在意外界對她的看法,她不忘初心即可。

坐上電梯來到七樓,阮沉瑾敲了敲704的會議室門,隨即推開進去:“你好......”

話還沒落下,阮沉瑾就看到了會議室裡坐著的兩個男人。

其中一個......正是厲慎。經不是三年前的白凝星。白凝星還是醫學界的第一美女,提起認識白凝星,她臉上都有光,哪像這個阮沉瑾?郭弼嫻還沒說完,老爺子重重地敲了柺杖:“問你了嗎?”“爺爺。”厲慎挺直脊背:“不關凝星的事。”厲老爺子還要發火,阮沉瑾突然說道:“我懷孕了。”一瞬間整個大廳都安靜下來,厲慎的長眸重重一閃,一把把阮沉瑾拉到了眼前:“你懷孕了?”阮沉瑾被厲慎扯地向前一步。“開個價。”厲慎壓低聲音說道。阮沉瑾閉了眼睛,但是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