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 章 信國公夫人是同妻

便宜爹可不是。貝婧初已經能預想到他們要遭殃了。“大膽,陛下正當壯年,何須考慮儲君?你是詛咒陛下短命早死嗎?”“當然不是!隻是一直沒有皇子,國祚不穩,朝堂難安呐!”大臣反駁道,朝龍椅的方向鞠了一躬。“請陛下盡快過繼嗣子。”【看看看看,我這帥爹的後槽牙都要咬碎了。】聽見貝婧初醒了,皇帝低頭看見她咬著手指,愜意至極的小模樣。突然覺得很礙眼。看不得她這麽快樂的樣子,好想送她去上學。貝婧初不知道,自己下半輩...信國公訕訕放下手,討好一笑,不敢說話。

國公夫人看著這一幕,遲疑問道:“這是......”

太後轉過頭:“弟妹,哀家從未嫌棄過你的出身,皇帝母族,已經是無上榮光,烈火烹油。”

“如果娶一個大族女子,隻會引得皇帝忌憚。是本宮敲打的他,讓他擇一出身一般,但溫良賢惠的女子為妻。”

周夫人猛地看向信國公,滿眼不可置信。

“夫君,你說,這是真的嗎?”

在太後麵前,信國公哪裏敢繼續說太後的壞話,隻能以沉默妄圖逃過去。

但逃避是逃避不了的。

周夫人明白了過來,發出一聲慘笑,無力的軟倒在椅子上。

仁壽宮很安靜,隻聽得的貝婧初看戲的嘲笑聲:【哈哈哈哈,翻車了吧,讓你pua人家。】

貝婧初很理解她,一直被pua所以隻信任丈夫,突然被告知真相接受不了。

不過好在現在周夫人被精神控製的程度還不深,還能救。

其實在真假千金的事情裏,信國公夫人對周歡酒還是很有感情的,畢竟是自己生的,還養到了五歲。

但是信國公一直喜歡pua她,讓國公夫人和周圍的所有關係疏遠。

最後隻能依賴他一個。

還不停的貶低她。

諸如什麽:“你身份低微,所有人都覺得我們不配,是本國公看上了你,你纔有資格成為國公府主母。”

“你的身份,嫁進國公府隻能當妾的,是因為我愛你,才讓你成為正妻。”

“太後也瞧不起你,隻有我才愛你,你隻能依靠我,隻有我才願意接受你。”

“你的孃家也不想你好,不然為什麽想勸我們分開。”

在長久的精神控製洗腦下,他成功了。

所以國公夫人雖然覺得自己應該對親生女兒好,但信國公卻對她洗腦:“酒兒是我們養了多年的孩子。”

“但是靛兒確是剛剛才找回來的,根本養不熟,你沒看她恨我們的樣子嗎?”

因為身份調換,假千金占了真千金的名字,成了周歡酒。

而真千金卻改名為周歡靛。

國公夫人雖然有一腔母愛,但還是被帶偏了。

即使真千金最後報仇了,她也不知道其實母親是愛著她的,隻是被pua了。

貝婧初用小拳頭捶了一下床沿,太氣了。

【信國公之所以寵愛假千金,不是因為養了十年養出了感情。】

【而是假千金是他心愛之人,真正的白月光生的女兒。】

【是他喜歡的小廝的遺腹女。】

【對,信國公喜歡自己的小廝。】

【但因為要傳宗接代沒有在一起,被周老爺子棒打鴛鴦。】

所以,周夫人是同妻......

【信國公為了讓自己老攻的女兒成為周家大小姐,先是找人拐走自己的女兒。】

【不然周歡靛那一身一看就知道是富貴人家的打扮,誰家人販子敢直接下手。】

【越朝買賣同罪,被抓到是死刑的。】

【真千金被拐後,那腦殘就在一年後給了假千金信物,並且告訴她關於國公府的事。】

【小孩子長相變化大,一天一個樣,再加上那些對的上的信物和記憶,眾人還以為真的找回了人。】

【這個腦殘還生怕自己的女兒回來搶走了白月光女兒的一點點母愛,洗腦周夫人不要對自己的女兒好。真他奶奶的絕。】

【要不是有腦子摔了的爹,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女孩,怎麽能天衣無縫冒充公侯小姐十年還不被發現。】

看完這裏,貝婧初都被幹沉默了。

瑪德,貴圈真亂。

貝婧初真的要罵人了,可惜現在還小,不具有語言攻擊性,她隻能忍。

唉~為什麽要在還沒法罵人的時候聽到這些氣人的東西,本寶寶真是太慘了。

太後被自家的八卦砸懵了,她從來不知道弟弟還喜歡男人,這對於她來說是無法想象的。

而再如何愛,再如何念念不忘,也不能把人家的女兒接過來頂替親女兒。

真是......糊塗透頂。

太後對這個弟弟已經滿是失望。

本來就沒什麽感情。

她父母是老來得子,她進宮的時候,信國公還沒出生。

隻是當上太後以後,按慣例蔭封母家,給了他一個國公爵位。

現在發現是個糊塗蛋,就更不想理他了。

周夫人沒失魂落魄多久,就強行撐起身子。

“謝太後提醒妾身,但現在小女還未找回。”

既然太後並不厭惡妾,望太後殿下念在血脈親緣相助,妾身感激不盡。”

周夫人直接提裙跪下叩頭。

信國公見狀也隻能附和著求一求。

但他胸有成竹。

那小妮子現在早就被運出城好幾百裏了,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她被送到了哪裏去。

現在找肯定是找不到了。

太後和身邊的宮人耳語了幾句,讓周小姐先不要出來。

她本來不想讓兩人擔心,讓她洗漱完直接出來。

但現在她改變了主意要讓弟媳知道弟弟的真麵目,不然侄女回去之後還會走丟第二次。

朝廷最後還是會把一個小廝的女兒認作郡君。

“哀家自會相助,可哀家一後宮之人,實在是你能力有限。”

國公夫人神色哀慼,“是了,那妾身告退了,妾還要去找女兒。”

信國公也做出斂眉哀愁的樣子,想要告退。

結果太後話鋒一轉:“不忙,哀家能力有限,但可以找皇帝,出動禦林軍。”

國公夫人眼睛一亮,信國公也同時瞪大雙眼,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說是驚喜的作態也說得過去,但太後卻知道這個蠢弟弟是在想什麽。

“阿蕙,傳哀家懿旨,讓皇帝全力搜救。”

信國公卻上前拱手,阻攔道:“阿姊,小女怎當如此殊榮,出動禦林軍,陣仗太大了。”西看著香。】同樣能聽到心聲的魚嬤嬤忍不住露出慈愛的笑。但是沒過一會兒,就聽到公主yue~了一聲,然後吐了一大口奶。魚嬤嬤掏出帕子來把她擦幹淨。連脖子裏的小肉縫都擦得幹幹淨淨的。細心程度完全滿足了貝婧初的潔癖,很快又變回了一個幹淨寶寶。但是接下來她們又聽到了貝婧初的心聲:【感覺頭好暈啊~睡了睡了。】然後倒頭就睡。小嬰兒睡眠多說睡就睡也是正常的,一般沒有人在意。但他們二人剛才都聽見了貝婧初說頭暈。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