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 章 真千金要被換成假千金了

貴妃穩穩的抱著貝婧初,笑答:“公主很喜歡臣妾呢,所以給公主找母妃的話,陛下要先考慮臣妾,孩子喜歡纔是最難得的。”【我就說你怎麽突然送我東西,原來是想當我媽,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聽到心聲的皇帝破案了,原來是拿東西去賄賂小家夥了。“朕暫時不打算給公主找養母,愛妃不必再求了。”要找也不會是她,皇帝還記得貝婧初說的叔嫂文學呢。他的貴妃可能和他的某個弟弟有私,隻是皇帝想先處理魯王的事,還沒來得及料理她。貴...芳妃目光一厲,直直逼視他:“父親當年有想過,本宮也是女孩子,正在長身體受不得罰嗎?”

張父氣勢直接被壓了下去,聲音小了許多,底氣不足:“就是因為你被傷了身體,所以我才知道不能隨便對孩子動家法的。”

“你都知道那玩意兒你受不住,就不要讓小七再步你的後塵。”

芳妃冷笑一聲:“本宮這是在救你們的命,要是再不知收斂,全家人都得一起玩兒完。”

“打!”

張七被壓住,下人拿出一根實木的,深褐色的,帶著尖利倒刺的棍子。

一棍下去,皮肉被勾連著掛在倒刺上。

血把棍子浸染得更深了。

貝婧初腦補:【那玩意兒的顏色不像木頭啊。】

【不會是張家人一代代受刑人的鮮血給它染成這樣的吧?】

確實是,但是芳妃不想嚇小孩子,當做沒聽到。

那東西曾經打在芳妃的身上,而她現在卻成了使用者。

木棍沒有思想,它象征著封建家族的權利。

打完之後,堵住張七嘴巴的布團被拿了出來,但她此時已經沒有呼痛的力氣了。

“疼嗎?”芳妃坐著問她。

但是不可一世的七小姐連抬頭的動作都做不了。

“當時被你杖斃的婢女也是這樣疼,念在骨肉親情,本宮還沒把你打死呢。”

“你做事要是真不露痕跡,我也不怪你。”

“偏你如此囂張,本宮不能放任你給本宮惹禍。”

“抬下去吧。”

周圍的其他人噤若寒蟬。

他們沒犯事的,都在戰戰兢兢的回想自從姐姐進宮後,到底有沒有惹禍。

而那些知道自己犯事了的,就更是兩股戰戰。

很快,芳妃就叫了下一個。

她的笑容溫和,被叫的張老三卻覺得怎麽看怎麽陰森。

因為芳妃說的是:“強搶民女,逼良為妾是吧?”

張老三直接跪下磕頭:“阿姊,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您饒了弟弟吧。”

芳妃點頭:“認錯態度良好,懲罰減半,動手吧。”

“不……”

一下子他也被塞上了嘴,按在長凳上打了。

等一個一個把人收拾完之後,芳妃換了一下因為抱孩子太久而酸軟的手臂。

庭院中一片血水,下人正在清理。

張家二老臉色鐵青,張夫人被雷厲風行的陣仗嚇了一頓,也不敢一開始那樣擺架子了。

但還是小聲抱怨:“芳妃,您這也太不給你父親麵子了。”

“他畢竟是你父親。”

【他~畢~竟~是~你~父~親~】

就這一句話唸叨一天了,貝婧初都會背了。

張夫人的抱怨和貝婧初陰陽怪氣的心聲同時出來,芳妃差點又沒繃住。

貝婧初對戀愛腦無語得心累,埋在芳妃的胸口自閉去了。

芳妃不理自己戀愛腦母親的抱怨,他們以為僅僅是下麵子這麽簡單的嗎?

“自今日起,您二位就在府中靜養吧。”

兩人不可置信,“不用了,我們身體都好,不需要靜養的。”

他們不願意相信芳妃是要把他們禁足在家裏。

“身體好不好的不重要,主要是不想讓你們出去。”

“你們兩個造的孽也不少,隻是為人子女不好對你們動刑,那就禁足思過吧。”

然後抱著貝婧初,頭也不回的走了。

張家二老想上前拉她,卻被帶來的侍衛擋住去路,連一片裙角都挨不到。

她現在和他們已經是雲泥之別。

回宮後,芳妃把貝婧初還給皇上,但是他卻不在宣室殿,而是去了太後的仁壽殿。

芳妃為人謹慎,不敢把貝婧初丟給宣室殿的下人,一定要親手交到皇上的手上。

所以就把她帶著去了仁壽殿。

一進去,就聽到太後的聲音,一聽就知道太後心情好。

意外的是,皇上也嘴角含笑,一派如沐春風的樣子。

貝婧初小小的腦袋,大大的疑惑。

【不是,你們倆怎麽就和好了?】

【不是說皇帝和太後因為心結,到死之前都沒有好臉色的嗎?】

貝婧初摸了摸自己的小腦袋瓜,想不明白。

遭了,頭好癢,要長腦子了。

太後把貝婧初接過去,對皇帝提了個要求道:“恒兒,初兒先留在哀家身邊養著吧。”

皇帝也沒拒絕,但是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太後,試圖喚醒母愛。

太後無語扶額:“那就先在哀家這裏玩幾天,等初兒玩膩了就給你送回去行了吧?”

皇帝心想,也不知道是初兒玩膩了,還是您玩初兒玩膩了。

但是好不容易和太後和好,現在的他不敢說。

芳妃說完張家的事,太後讚她處理得很好。

然後就讓她退下了。

不過芳妃臨走時一步三回頭,依依不捨的。

太後奇怪打趣她:“怎麽出去一趟回來,就捨不得哀家了?”

芳妃靦腆一笑:“妾身能請小公主去妾身的熏風殿做客嗎?”

原來是捨不得初兒。

太後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孫女。

嗯,不愧是你,纔出去幾個時辰,就連芳妃也俘獲了。

貝婧初得意的扭扭屁股:【嘿嘿嘿,我就知道本寶寶是最可愛的。】

太後對她的臭屁表示讚同,他們家初兒就是最可愛的。

不過嘛……

太後抱緊貝婧初,對著芳妃狀似嫌棄道:“滾滾滾,你這小妮子怎麽什麽都想要?讓哀家先稀罕夠了再輪著你。”

這就是答應了。

芳妃謝恩,心滿意足的回去了。

見狀,太後給皇帝商量著:“要是給初兒找個養母,其實芳妃就不錯。”

“要不然別人一提起初兒的母親,就是冷宮裏的祁氏,多少還是拖累了初兒。”

皇帝有自己的思考:“朕想等立後以後,將初兒過繼到皇後名下。”

太後歎了一口氣:“你是說之前說的,皇長子之母為後的旨意嗎?”

皇帝點頭。

太後勸他:“還是撤了吧。”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妃嬪本就會為了自己的將來努力坐胎。”

“你許給她們更大的利益,就是逼著她們去為了鳳位冒險。”

“初兒的事,是一件,麗妃的事是一件。”

”如果不是後位的許諾,淑妃也不至於走火入魔毒殺公主。”

皇帝聽後沉吟片刻:“阿孃說的是,兒回去就辦。”

皇帝走了。

貝婧初和太後玩卻有得無聊,一點也沒有八卦來得刺激,就開啟了自己的【情報】頁麵看八卦。

【看看最近有什麽樂子~】

隨後小家夥心聲就是一陣安靜,太後雖然逗著她,但是語速都緩慢了。

隻是貝婧初沉浸在八卦裏,沒有注意。

隨後小家夥爆發出一陣尖銳的爆鳴聲:【啊啊啊啊啊啊啊夭壽啦!】

【大母啊,你的侄女兒要被拐走啦!】

【什麽破劇情,國公府千金小時候被拐走,家人千辛萬苦找回來,養到了及笄。】

【結果接回來的是個假的!真千金在外邊被磋磨了十年!】現在的小吃總沒有新增劑了吧?】【可惜我隻是個寶寶,我隻能看著吃不了,嘶哈嘶哈。】【好吃的,你們都等著吧!等本公主長大了再來寵幸你們!】芳妃:?什麽東西?誰的聲音?何方妖孽?【啊~糖葫蘆,那個扁扁的糖葫蘆一看就很有食慾。】【我就喜歡吃這種熟山楂做的,但是商家基本上都用的生山楂。】【現在終於看到了,口水都要流下來了。】伴隨著小孩子激動的聲音,和她嘴角滴到口水兜上的晶瑩液體。芳妃終於確定了,那個聲音是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