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繫結治國係統

養的價值。剛感歎自己女兒心性穩重,多思善謀,就聽到:【而且男主奪帥啊!**上寫了是讓京城女子擲果盈車的帥唉!要不是他武功好溜了,得是下一個被困殺的衛階。美人是世界的寶藏!少了一個都是重大損失!】皇帝:……他覺得自己的遺傳出現了問題,他明明不是好色之徒啊。不過既然他女兒喜歡,做爹的當然是滿足她啦。他來到女兒的搖籃前。“初初,你是喜歡小弟弟嗎?”貝婧初艱難的小幅度扭了扭脖子,算是點頭。“那把小弟弟給你...還沒等貝婧初吐槽,皇帝就冷笑一聲:“那和你私通的侍衛呢?”

宮裏沒閹割的侍衛都是他的禦林軍。

皇帝禁衛,前途無量,家裏嬌妻美妾多得很,誰會冒著殺頭大罪去私通小宮女。

英妃也慌了,侍衛是天子近臣,她確實收買不了。

但小宮女機靈,立即頭磕的邦邦響,聲音洪亮道:“奴婢愛他入骨,不會供出他的,要殺要剮,都憑陛下和主子處罰。”

窩在皇帝懷裏的貝婧初都感覺到了氣氛的凝滯。

“收買你的人,答應了保下你的家人吧?”皇帝聲音如常,氣息平淡,但是人都聽得出其中的威脅。

小宮女被嚇得冷汗直冒。

“可惜保不住了,宮女穢亂宮闈不至於滿門抄斬,但從朕這裏,就開始了。”

貝婧初伸出小手,豎起大拇指拇指點了個讚,【不愧是**裏人人害怕的暴君,就是殘暴。】

被拆台吐槽,皇帝無語的看了她一眼,一頭黑線。

小沒良心的,他這是為了誰?

小宮女被嚇住了,她知道陛下這是來真的。

小宮女沒麵過聖,聽說陛下殘暴,但沒直麵過,這次體會到了暴君的可怕之處。

頂罪前她早就做好了死的準備,但條件是英妃答應了她要保家人平安富貴。

還給了她一筆錢給老母親治病。

如果全家被滿門抄斬,她還圖什麽。

這時候她終於意識到了,幫著英妃欺騙皇帝,調換公主要付出什麽代價。

她哆哆嗦嗦的問:“如果奴婢說了,是不是能保家裏人不死。”

皇帝難得開恩:“就死你一個。”

但是敢換他的孩子,就隻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無盡的痛苦中死去。

英妃慌亂的聲音傳來:“住嘴!皇上,這宮女前後兩套證詞,她說的話根本不可信。”

“信不信的,由朕判斷,你讓她先說完。”

小宮女為證清白,說道:“奴婢從沒懷過身孕,這個嬰兒是主子生的。陛下不信可以找太醫來為奴婢作證。”

貝婧初聽著這一出大戲,忍不住吐槽:【英妃真的好蠢,想要兒子,說是龍鳳胎不就好了。又保險,又吉利。唉~看這鬧的。】

皇帝:……朕是不是該誇你聰明?

皇帝已經開始頭疼了,這孩子機靈得過了頭,欺君罔上的主意想得可順溜。

要不是能聽見她的心聲,以後一定一騙他一個準。

很快貝婧初聽到太醫的聲音:“這位姑娘確實未曾有妊。”

“英妃,你還有何話狡辯。”

她期期艾艾的求饒:“都是妾身一時迷了心竅,求您看在妾身誕下公主,且尚未釀成大禍的份上,饒妾身一次。”

【笑死了,什麽叫沒大禍?本公主可是被賣到青樓去了,這還不大禍?……唉?暴君他查出來了?那我是怎麽被賣的?】

皇帝人氣得在發抖。

既然小公主能讓人聽到心聲,那麽會一點預知未來也不奇怪了。

他的女兒,他的女兒!

應該是全天下最尊貴的女孩子,竟然因為這個毒婦的私心遭受這些。

“來人,把英妃廢為庶人,打入冷宮。”

“皇上,皇上,你不能這麽狠心,小公主纔出生,她需要親娘啊皇上。”

聽他拿貝婧初擋箭,皇帝更生氣了。

“就是念在你生育有功,才留你一條性命,否則朕直接蒸了你。”

英妃不敢再求饒了,她知道皇帝不是嚇她的。

再不知好歹,輪到她的就是刑訊而死。

“帶下去。”

英妃被帶走了,還有那些下人。

“查,同謀者,一律杖斃。”

突然,另一道屬於嬰兒的哭聲響起。

皇帝才注意到今天的另一個主角,差點被換成他皇長子的男嬰。

雖然他殘暴,但並不想殺嬰兒。

正思考如何處理,就又聽到小公主的心聲:【啊啊啊啊啊就是這個家夥,在**裏看上了本公主,然後覺得一個青樓女子配不上他,就各種虐身虐心。等人死了才後悔,結果才知道了是自己占了人家身份。】

皇帝眉頭一皺,虐待他女兒?

“讓朕想想,怎麽處理那個孩子。”皇帝故作自言自語的思考,實際上是在問貝婧初。

貝婧初果然被引導了,在心裏默默呐喊:【父皇,把他閹了給我做太監!】

“噗——”皇帝被手裏的茶嗆了一下。

不愧是他生的,好猛。

但是父皇是什麽東西?

是做皇帝的父親嗎?父親就父親,皇上就皇上,還有合起來稱呼的呢?

他糾正貝婧初:“乖寶寶,叫阿耶。”

蔣公公欲言又止。

貝婧初也無語:【我纔出生沒一天呢,就想讓我開口說話,你的腦子是被刺激傻了嗎?】

皇帝:……

這時貝婧初腦子裏響起一道聲音:

[滴,治國係統繫結成功,收集積分,可兌換商城物品哦~]

貝婧初腦子裏響起一道電子音。

治國係統?

為什麽要繫結她?

她隻是個想當米蟲的小公主啊。

你這個東西繫結暴君不是作用更大嗎?

吐槽歸吐槽,貝婧初還是開啟了商城。

結果隻有空蕩蕩的兩樣東西:武力符和智力符。

[係統,這個是幹嘛的?]

係統:[就是字麵意思哈親。]

看著現在隻有零的積分,貝婧初決心一定要找機會試一試。

她翻看著係統的操作頁麵,看到個【選單】按鈕點進去。

畫麵出現一頁資料:

貝恒

身份:越朝皇帝。

年齡:22

好感度:50

[盯~新手任務:揭穿男主身世,阻止越朝江山流落外人手中。時限:六個月。積分:100]

男主,也就是麗妃懷著的孩子,比她晚了幾個小時出生。

戲劇的是,他也不是暴君的孩子,是麗妃和別私通生的。

貝婧初的豪情壯誌被兜頭的涼水澆滅了。

[什麽!六個月?六個月我還不會說話,能做的了什麽?男主的身份到故事結尾的時候都沒有被拆穿,要我六個月就做到,你們確定這是人幹的事嗎?]屁啊啊啊啊啊。】這邊屋裏場麵和諧又帶著尷尬,掖庭裏的氛圍卻完全相反。掖庭牢房裏,賀柔被和她關在一起的宮女罵慘了。砒霜之物帶進皇宮,除了在禦醫署之外,哪裏都不能去。賀柔能拿到是通過了宮人之間形成的利益集團,層層掩護。別看都是下人,但皇宮裏最多的就是下人。前朝時,幼主繼位,宮女太監甚至聯合起來誆騙皇室財產。上報價錢的時候,雞蛋都要六兩銀子一個。但實際上4枚雞蛋隻要一文銅板。而現在越朝的後宮裏也出了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