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節

臨過世之前與我簽了離婚協議。”“什麽?”唐蘇蘇表一僵,不可置信地看著對方。“淨出戶,名下所有的財產,都歸我所有,包括你現在住的這個房子。”唐啟明慢條斯理的說著,看著兒神變幻,終於出一抹笑來。小姑娘脾氣大也是難免的,但忘記了,自己是靠誰吃飯的。所以,如果不答應,就要把趕出去?唐蘇蘇失笑,果然是唐啟明的解決方式,實在小看了唐家人的無恥程度。“我明白了。”唐蘇蘇默了片刻。唐啟明再度勾起笑,雙手叉放在前,...第1章趕出家門

咣!咣!咣!

劇烈的砸門聲好像錘子一樣砸在唐蘇蘇的腦子上,讓本來就沒睡幾個小時的從混沌中醒來。頭痛裂,雙眼發的抓了抓散的披肩發,從床上爬了下去,走過到擺著紙箱子的客廳,來到門口。

“開門!唐蘇蘇,別裝死,趕給我開門!”門外,有些刺耳尖銳的聲穿門板,清楚地傳了進來。

唐蘇蘇眉頭微微皺起,趴著貓眼一看,外麵竟然不止唐琪,還有爸也在。

在門口站了會兒,很想裝作自己不在。

從媽死到現在不過三個月時間,就多出了個一個妹妹——唐琪,比小倆月,英國留學回來的白富,和有同一個親爹。

這個正經的婚生子被趕出了唐家的別墅,搬到了母親生前留給的房子裏。結果安生日子沒過一個禮拜,他們又找來了。

“趕開門!”咣的一聲,大概是踹門的聲音,嚇得人心裏砰砰直跳。

兀自在門口發了會兒呆,扭開門鎖,拉開房門。

“爸爸,有事麽?”擋在門口,漠然地看著門外的一對父。

唐琪長得和唐啟明很像,而唐蘇蘇更像媽媽,所以三個人站在一起,才更像是個外人。這大概也是為什麽,同樣是唐啟明的兒,唐琪住唐家,而隻能被趕出來的原因。

唐啟明穿著一黑西裝,帶著金眼鏡,看起來就是功社會人士,而事實上,他確實很功,手下有市值過億的公司,後還有在臨市豪富一方的唐家。

“沒什麽事,來看看你,不請爸爸進去坐麽?”唐啟明朝笑了下。

這個男人長得很好,笑起來的時候尤其是。不然也不會有人明知道他娶妻生子,還願意給他當了二十多年的小三。

唐蘇蘇頓了頓,側過子,並不怎麽願的把他們讓了進去。

房子有點小,隻有六十多平,搬來這幾天還沒收拾,一個個紙殼箱子就堆在客廳裏。

唐啟明看了一圈,走到還算幹淨的沙發上坐了下來。唐琪抱著他的胳膊,隨著他一同落座。

“喝點什麽?”

“咖啡。”唐啟明沒說話,開口的是唐琪,故意道:“加,不要糖。”

唐蘇蘇掃了一眼,沒吭聲,進去廚房轉了一圈,端出來一杯水,水龍頭接的。然後推到了唐啟明對麵,直接無視了唐琪。

唐琪被的態度氣得夠嗆,唐啟明拍了拍的膝蓋,這才沒有發作。想到今天的來意,眼中閃過一快意,安靜地坐在一邊,不再說話。

“蘇蘇畢業有半年了吧,找到工作了麽?”唐啟明雙手握,朝著麵不耐的兒微笑著問道。

“還沒有。”事實上,投了不簡曆出去,至今沒有一家讓過去麵試。

與績差不多的同學,這會兒基本上已經職了,或者都開始實習,隻有一再被拒絕。不知道,唐家是否過手,也沒興趣知道。

“爸爸有個老朋友,他那邊正好缺個助理。”說完,唐啟明就微笑著看著。

唐蘇蘇報以同樣的微笑,“是麽,這麽巧。不知道爸爸的老朋友是哪位?”

“是你薛叔叔,你之前見過的,還記得麽?”

唐蘇蘇眨了眨眼,長長的睫微微了,“哦,記得。”應了聲,當然記得,那個四十多歲,前後死了兩個老婆,長得跟豬一樣,還妄想娶的大叔。

“你覺得怎麽樣?”

“這麽好的機會,怎麽不讓唐琪去?”抬眼,看向坐在沙發上的男人。

“琪琪已經進了家裏的公司。”唐啟明雙疊,姿態舒展的坐在沙發上,金眼鏡後一雙眼微微瞇起。

“那真是不巧,我最近沒打算找工作,想要趁著自己還年輕,出去逛一逛,工作的事,到時候再說吧。”

說完,唐蘇蘇就看見唐啟明臉上的笑漸漸冷了下來。

隨後,就聽到唐啟明道:“蘇蘇,你大概不知道,你媽媽臨過世之前與我簽了離婚協議。”

“什麽?”唐蘇蘇表一僵,不可置信地看著對方。

“淨出戶,名下所有的財產,都歸我所有,包括你現在住的這個房子。”唐啟明慢條斯理的說著,看著兒神變幻,終於出一抹笑來。

小姑娘脾氣大也是難免的,但忘記了,自己是靠誰吃飯的。

所以,如果不答應,就要把趕出去?唐蘇蘇失笑,果然是唐啟明的解決方式,實在小看了唐家人的無恥程度。

“我明白了。”唐蘇蘇默了片刻。

唐啟明再度勾起笑,雙手叉放在前,“所以,你的決定呢?”

“我明天就搬出去,我記得媽媽有一些私人品還在家,如果可以,我會把那些東西一起拿走,這點要求,爸爸不會不同意吧?”

金眼鏡後的那雙狹長的眼睛微微瞇起,打量了許久,才開口道:“蘇蘇,你想好了,沒了唐家,你什麽都不是。”

唐蘇蘇有些好笑地看了一眼唐啟明,手指點了點白皙的臉蛋,朝他道:“爸爸,你看,我長得這麽漂亮,還是你的親兒,就算給人做小三,至也能換來一棟別墅,這裏,不適合我。”

說完,就見唐啟明揮手把茶幾上的杯子給掃到了地上,水灑了一地,唐蘇蘇視若罔聞。

反正明天這房子也不是的了,就算把這裏都砸了也沒問題。

父二人不歡而散,臨走之前,唐琪不無得意地朝笑了下。

唐蘇蘇不肯聽爸爸的話,所以,到時候唐家的一切都會是的,婚生子又怎麽樣,有一個那麽蠢的母親,註定一無所有。

唐琪的得意唐蘇蘇當然看得懂,不覺得生氣,反而有點同對方。這傻孩子真以為唐家是個好地方?唐啟明能有一個私生,又怎麽會沒有私生子。

就算繼承家業,也不到唐琪。

想要從唐家得到些什麽,勢必要付出代價,這一次唐啟明找上了自己,下一次,可就要到了,隻希那個時候,還能笑得出來。

唐琪能不能笑得出來現在還不知道,但是唐蘇蘇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沒地方住了。

第2章低調的瑪莎拉

唐啟明不愧是生意場上混的,知道得不到應有的利益之後,立刻就翻臉不認人。前後不過十分鍾,就派了人搬家。

來的人是他的特助林西,這位林助理長了一張笑臉,看誰都帶著一喜意,可惜本質上和他老闆一樣,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

他站在門口,朝著唐蘇蘇微笑道:“大小姐,老闆已經將這棟房子轉贈給了二小姐,二小姐希收回這套房子。”

唐蘇蘇拖著兩個大行李箱走出來,除了這兩個箱子還有一堆沒拆封的紙殼箱,憑一個人累死也搬不走。而林助理並沒有幫忙的打算,隻是笑瞇瞇地看著像蝸牛一樣滿地爬。

唐蘇蘇抹了把汗,一屁坐在行李箱上,從兜裏翻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沒一會,電話那頭就想起了歡快的聲音,“喂,蘇蘇啊,怎麽突然想起我來啦?”

“阿棉,我沒地方住了,借個房子給我住吧。”

“行啊,天華苑小區A棟2902,你在哪,我讓人給你送鑰匙去。”電話那頭的人連猶豫都沒有就給報了一串地址。

“我在老房子這裏,方便的話順便找幾個人幫我搬家。”

“沒問題,怎麽突然搬走了,唐家那頭找你麻煩了?”﹌﹌

“回頭再跟你說。”

“好吧,等我回來就去找你。”

兩人聊完,唐蘇蘇掛掉電話,看見林助理微微詫異的表,朝他齒一笑。

估計他們覺得分文沒有的被人從唐家趕出來,又沒了棲之地遲早是要妥協的,所以說,唐啟明和他的人到底對有什麽誤會,覺得沒了唐家會死?

十分鍾之後,閨白棉的人就到了,四個穿著西裝的小帥哥一字排開,單獨拎出來哪個都帥的人合不攏。

知道閨是為了給自己撐腰,對幾個人笑笑,指著後客廳裏的箱子,“就這些,搬到新房子那邊。”

“是,唐小姐。”其中一個上前將一串鑰匙遞給唐蘇蘇,“這是我們小姐給您代步用的。”

見眉頭挑的老高,那人解釋道:“我們小姐說您不喜歡太顯眼的車,這輛車很低調。”

“哦……”唐蘇蘇晃了晃手上的車鑰匙,低調的瑪莎拉麽,白棉的審,懂!

唐蘇蘇如人所願的搬走了,可惜這個訊息並能讓某些人開心,尤其是林助理將當日所見如實匯報之後。

“我倒是小看了。”唐啟明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神漠然地看著外麵,鏡片之後,目一片森冷。

“老闆,薛總那邊已經說好了,如果大小姐一直不肯過去可怎麽辦?”

“會妥協的,當明白,失去了唐家意味著什麽之後,先去將的信用卡凍結了。”

“……”林助理沉默了一下,“大小姐沒有信用卡。”

他說完,就覺周圍氣越來越重。心裏暗自苦笑,誰能想到,唐家大小姐手上連個信用卡都沒有呢,和比起來,拿著老闆副卡的二小姐才更像是從小在唐家長大的。

“出去。”

聽老闆語氣不好,林助理沒敢多留,趕忙離開。

白棉在臨市的房子隻是眾多房產中的一個,之前隻住過幾次,裏麵東西不缺,連冰箱裏都放滿了食,唐蘇蘇隻需要拎包住就行。

把自己收拾好的第二天,就打了電話去唐家老宅,說要去拿媽媽的,管家冷淡地報了個時間段,讓準時前往,連聲再見都沒說就哢嚓掛了電話。

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的待遇,早就習慣。手機在手上轉了兩圈,起去廚房做菜,等明天把媽媽的取走,就再不用去唐家老宅了。

唐家老宅位於臨市天頂山,傳說這裏曾有凰棲息,山頂那棵百年梧桐樹至今仍然鬱鬱蔥蔥,臨市的豪富大多都住在這一片。

開著閨白棉自認十分低調的寶藍瑪莎拉gt在下午四點半準時到了唐家。

進了大門後才發現今天老宅似乎格外的熱鬧。不但唐琪在,連的幾個堂弟堂妹也在,進門的時候,唐琪不知道說了什麽,惹得笑的合不攏。

餘瞥見了唐蘇蘇的影,唐老夫人臉上的笑冷淡了下來,似有幾分不悅地皺了下眉,“你怎麽來了?”

“我來取媽媽留下的東西,昨天已經打過電話了。”

多年來,對的態度一直如此,唐蘇蘇已經習慣了。早就不是幾歲的孩子,不需要從這些人上尋找親。後推到了唐啟明對麵,直接無視了唐琪。唐琪被的態度氣得夠嗆,唐啟明拍了拍的膝蓋,這才沒有發作。想到今天的來意,眼中閃過一快意,安靜地坐在一邊,不再說話。“蘇蘇畢業有半年了吧,找到工作了麽?”唐啟明雙手握,朝著麵不耐的兒微笑著問道。“還沒有。”事實上,投了不簡曆出去,至今沒有一家讓過去麵試。與績差不多的同學,這會兒基本上已經職了,或者都開始實習,隻有一再被拒絕。不知道,唐家是否過手,也沒興趣知道。“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