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什麼,懷孕了?

不要我…”盛安然揮舞著手拚命抵抗,尖銳的指甲似乎抓了男人脖子一下,男人悶哼,也似乎從他脖子上拽了一個東西下來。隨著快的來臨,疼痛一點點消失。一聲聲的男聲音從豪華套房頻頻傳出,聲音越來越激昂。守在門外的保鏢護衛依然表嚴肅的站著,彷彿什麼事都不曾發生一般。…“啊!”盛安然猛地醒來,渾大汗淋漓。外麵已是艷天,而纖細的背脊上,竟全是冷汗。竟然,竟然又夢見了那一晚!重重的口氣,盛安然去臉上的汗,腦中回想起那...這不是喬澤!喬澤已經和所謂的好閨在一起了,又怎麼會出現在的床上!

“你…你是誰?!不要我…”

盛安然揮舞著手拚命抵抗,尖銳的指甲似乎抓了男人脖子一下,男人悶哼,也似乎從他脖子上拽了一個東西下來。

隨著快的來臨,疼痛一點點消失。

一聲聲的男聲音從豪華套房頻頻傳出,聲音越來越激昂。

守在門外的保鏢護衛依然表嚴肅的站著,彷彿什麼事都不曾發生一般。

“啊!”盛安然猛地醒來,渾大汗淋漓。

外麵已是艷天,而纖細的背脊上,竟全是冷汗。

竟然,竟然又夢見了那一晚!

重重的口氣,盛安然去臉上的汗,腦中回想起那個男人低沉的聲音,冰涼的膛,盯著的深瞳,還有…

兩個月前的一晚,是人生中最為恥的一晚。

因為撞見了男朋友和閨的,跑去酒吧和人拚酒,結果有人在酒中下了藥,迷迷糊

糊的被帶進了一間奢華的套房,被人破了!

盛安然臉頰發燙,不敢再繼續往下想了,匆匆去換服。

實驗室裡,盛安然正忙著做報告,學妹帶了午飯回來,淡淡的魚腥味讓胃裡一陣翻湧。

“嘔!”丟下未完的實驗,跑到洗手間乾嘔了半天。

“學姐,你看看你這反應,該不會懷孕了吧?”

這話似乎一下到盛安然,臉更白了。

懷…懷孕…不至於這麼巧吧?一次就中?

可事實就是這麼打臉!

醫院裡,醫生遞過來一張檢查報告,並特地指出了胎兒所在的位置,“盛小姐,恭喜你,您的確懷孕了!胎兒現在大概七十天,胎象還算穩定。”

此話一出,盛安然隻覺得如晴天霹靂一般,子一晃,好不容易撐住了墻,才維持住了的平衡。

懷孕了…真的懷孕了!

可是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

那晚和發生關係的男人是誰!?

在醫院的走廊裡徘徊了很久,終於還是又一次的沖進了醫生的辦公室,“我,醫生,我不要這個孩子,我要人流。”

“什麼?”

醫生的笑容似乎一下就凝固住,沒想到看上去這個年輕弱的孩居然這麼狠心,忍不住說:“小姐,孩子懷都懷了,你拿掉多可惜…”

“我…不要這孩子!”盛安然將醫生手臂抓的更,祈求似的道,“我要人流,就現在!”陣翻湧。“嘔!”丟下未完的實驗,跑到洗手間乾嘔了半天。“學姐,你看看你這反應,該不會懷孕了吧?”這話似乎一下到盛安然,臉更白了。懷…懷孕…不至於這麼巧吧?一次就中?可事實就是這麼打臉!醫院裡,醫生遞過來一張檢查報告,並特地指出了胎兒所在的位置,“盛小姐,恭喜你,您的確懷孕了!胎兒現在大概七十天,胎象還算穩定。”此話一出,盛安然隻覺得如晴天霹靂一般,子一晃,好不容易撐住了墻,才維持住了的平衡。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