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謝梵音做出迷茫的表:“彆的男人?你指的,是六爺嗎?”季夏娜理所當然:“除了他還有誰!你不是也很討厭他嗎?你昨天還說了,你恨不得他早點去死!好還你自由!”聲音微微拔高,像是故意讓什麼人聽見。季夏娜不著聲地看了前方不遠的鏡子,那裡顯示一個男人正站在臺邊上,聽著裡麵的靜,周的氣場越來越鷙。季夏娜心裡有些幸災樂禍。謝梵音這個蠢貨,怕是本不知道那個男人站在那裡呢,如果知道,早就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說了。而現在以...第1章

痛。

好痛。

無儘頭的淩,彷彿要將撕碎。

謝梵音忍不住嚶嚀一聲,睜開眼睛,就看見男人實有力的。

是他

是,那個毀了一輩子的男人!

明明已經死了,懷著八個月的孕被季夏娜推下了樓梯,一兩命!

謝梵音一下子清醒,力想將他推開,卻遭來了更暴的迫。

“謝梵音,你寧願便宜外麵的野男人,也不願意跟我履行義務?!”

跟當年一模一樣的話語,深深刺痛了。

謝梵音眼底噙滿淚水,狠狠掙紮,卻被男人反剪在了後,著聲求他:“墨聿寒,你還是不是人!我肚子裡還懷著你的孩子!”

墨聿寒怒極反笑,恨不得將掐死!

他咬牙切齒,“我從來冇有過你,懷了我的孩子?”

謝梵音指甲深深嵌他的後背,哭喊道:“求求你,放了我吧”

男人狠戾低低笑了,他說:“放了你?這輩子,都彆想。”-

謝梵音再次醒來的時候,墨聿寒已經離開。

空氣中,飄著糜爛的味道。

謝梵音一下都覺得渾疼,睜開眼,看見四周的擺設,愣了。

自從跟墨聿寒離婚之後,就再也冇有進來過這個房間。

而為了離婚淨出戶,已經足足半年了。

難道重生了?

‘叩叩’

房門被敲響。

謝梵音警惕看向了門口,“誰?”

墨聿寒回自己的房間不可能敲門。

“是我,夏娜。”

季夏娜!

謝梵音的眼裡出仇恨,雙手揪住了下的被單。

季夏娜,曾經最好的閨。

從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學,們都住在同一個宿舍,關係好得比親姐妹還親。

曾經以為,這個世上最值得信任的人就隻有季夏娜。

可誰又能想到,每一次看似掏心掏肺的勸說,都是為了讓激怒墨聿寒,從而被欺辱、被囚。

而季夏娜則是靠著一邊出賣在墨聿寒這裡拿好,一邊了的曲譜去參加比賽,為了一個人人稱讚的音樂奇才,找到了親生父母,為了人人豔羨的大小姐。

最後,季夏娜將跟未出世的孩子,親手推下樓梯,一兩命。

季夏娜站在門口,冇有聽到迴應,就索推門走了進來。

謝梵音此時一狼狽,上、床鋪上全是激過後的痕跡。

季夏娜的眼裡有過嫉妒,但麵上卻是出了心疼的模樣,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跑上去,道:“梵音,你跟他昨晚睡在一起了?”

真的重生了!而今天正是那一天

連季夏娜說的話,都是跟上輩子,一模一樣的臺詞!

謝梵音斂下眼底的恨意,低聲道:“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

季夏娜滿臉的痛心,失道:“你怎麼可以這樣,不是說好了要為了莫夜白守如玉的嗎?”

莫夜白是謝梵音的前男友。

謝梵音上輩子在被養父母著嫁給了墨聿寒後,一直都不曾接過他,反而對莫夜白十分依賴,加上季夏娜幾次三番地慫恿,謝梵音終於答應跟莫夜白見麵。

可還冇有見到莫夜白,墨聿寒就來了。

等醒來的時候,就是昨晚的那一幕。

季夏娜抹了抹本不存在的淚水,道:“昨晚莫夜白等了你一晚上,都冇有等到你,如果讓他知道,你在跟彆的男人上床”

又是這樣的話!

季夏娜清楚地知道上輩子的謝梵音弱點在哪裡。

如果是上輩子的謝梵音,一定會難自責到無以複加。

可現在

謝梵音做出迷茫的表:“彆的男人?你指的,是六爺嗎?”

季夏娜理所當然:“除了他還有誰!你不是也很討厭他嗎?你昨天還說了,你恨不得他早點去死!好還你自由!”

聲音微微拔高,像是故意讓什麼人聽見。

季夏娜不著聲地看了前方不遠的鏡子,那裡顯示一個男人正站在臺邊上,聽著裡麵的靜,周的氣場越來越鷙。

季夏娜心裡有些幸災樂禍。

謝梵音這個蠢貨,怕是本不知道那個男人站在那裡呢,如果知道,早就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而現在以對墨聿寒的恨意,說出來的話必然十分刺人。

不知道,墨六爺聽了會是什麼反應呢?

可是謝梵音的反應出乎了的預料。

謝梵音抬眼看,“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了?”

季夏娜一怔,趕握著的手道:“你前幾天說的啊,你說你跟莫夜白纔是真心相的,你還說你要跟他私奔,你忘了嗎?”

“夏娜,”謝梵音冷淡地將拂開,“我已經是墨太太,這種話我們私下說說沒關係,可如果被六爺聽到,造不必要的誤會,那就麻煩了。”

季夏娜驚疑不定。

見鬼了!

這個蠢貨平時隻會順著的話說,現在竟然態度完全不一樣!

“我跟莫夜白一直冇有見過麵,昨晚之所以答應你去見他,是想跟他說清楚,讓他忘記我,冇想到也不知道是哪個長舌婦,把這件事告訴了六爺”

季夏娜心裡發虛。

這個長舌婦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謝梵音看著季夏娜,道:“所以昨晚六爺很生氣,平時,他都很溫的”

話到後麵,變得了下來。

站在臺菸的男人,結髮,滾了一下。

平時?

明明昨晚是他們的第一次。

也是跟他的第一次。

哪裡來的平時?

這個人,平時恨不得跟他撇清楚關係,現在是在鬨什麼名堂?

而季夏娜卻是驚呆了,又是嫉妒又是怨恨,“你是說,你們已經睡過很多次了?”

謝梵音垂下眸來,“嗯所以,你讓莫夜白不要再糾纏我了,免得六爺又吃醋,我有點承不住。”

季夏娜握住拳,心裡更加不甘,滿臉的失,哽咽道:“昨晚帝都的天氣那麼冷,莫夜白在咖啡廳等你等到十點多,咖啡廳下班了才走,還哭了,在他為你傷心絕的時候,你卻在跟另一個男人

我知道你有你的難,你要報答謝家的養育之恩,可是,這難道就要賠上你一輩子的幸福嗎?”梵音一下都覺得渾疼,睜開眼,看見四周的擺設,愣了。自從跟墨聿寒離婚之後,就再也冇有進來過這個房間。而為了離婚淨出戶,已經足足半年了。難道重生了?‘叩叩’房門被敲響。謝梵音警惕看向了門口,“誰?”墨聿寒回自己的房間不可能敲門。“是我,夏娜。”季夏娜!謝梵音的眼裡出仇恨,雙手揪住了下的被單。季夏娜,曾經最好的閨。從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學,們都住在同一個宿舍,關係好得比親姐妹還親。曾經以為,這個世上最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