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溫先生,我,我懷孕了!

來,“什麽???”聽著他的回答,虞笙並未有什麽惱怒,隻是淡淡的說道,“孩子是你的,不信的話,你可以采取任何手段鑒定!”正在開會的溫竹卿忽然想到了那天晚上發生的事,眼前閃過孩兒致小巧,又楚楚可憐的模樣。尤其是那雙眸子,黑如曜石,又圓又亮。事後。他不僅留下了名片表示會負責,還找到了所在的大學,以及的聯係方式。隻是,虞笙像是不想提及那晚發生的事,一直對他避而不見。將他的聯係方式也拉黑了。溫竹卿還以為,兩...“虞小姐,懷孕的話,不建議做心髒移植手的!”

虞笙著手中的檢查單,一雙黑葡萄般圓潤的大眼睛驀然瞪大,白淨萌的小臉上,寫滿了錯愕!

醫生這一句話,兩個驚雷。

炸的好半晌都沒有反應過來,怔愣的看著眼前的醫生,開口的聲音,帶著自己都未察覺的栗。

“什麽心髒移植?”

等等!

懷孕了!

好在,麵對孕婦,醫生還是很有耐心的解釋道。

“之前,你爸媽不是帶你來做過配型嗎,你和你姐姐配型功,可以進行心髒移植,隻是你現在……”

虞笙神恍惚的走出診室。

六年前。

虞家一張DNA鑒定報告,了鳩占鵲巢的假千金。

他們找回了親生兒,卻不肯幫找親生父母,甚至都不準離開虞家。

還揚言,“虞家金尊玉貴的養了你十五年,也該是你報答的時候了。”

一夜之間。

從高高在上的虞家大小姐,變了人人欺辱的小可憐。

了他們親生兒生氣不如意時,可隨意發泄的一個玩。

如今啊。

他們還想要自己的這顆心呢!

虞笙緩緩出手指,將臉頰上的淚珠兒抹去,角扯著一抹譏諷中夾雜著苦的笑。

這笑,未達眼底。

虞笙冷笑了一聲,雖然長得萌,可卻並不弱!

對付一群神經病的最好辦法,就是比他們還要瘋!

手將眼角的淚滴抹掉,從黑名單裏找到一個號碼,撥打了出去。

“溫先生,我,我懷孕了!”

電話對麵的男人似是沒反應過來,“什麽???”

聽著他的回答,虞笙並未有什麽惱怒,隻是淡淡的說道,“孩子是你的,不信的話,你可以采取任何手段鑒定!”

正在開會的溫竹卿忽然想到了那天晚上發生的事,眼前閃過孩兒致小巧,又楚楚可憐的模樣。

尤其是那雙眸子,黑如曜石,又圓又亮。

事後。

他不僅留下了名片表示會負責,還找到了所在的大學,以及的聯係方式。

隻是,虞笙像是不想提及那晚發生的事,一直對他避而不見。

將他的聯係方式也拉黑了。

溫竹卿還以為,兩人從此會橋歸橋,路歸路。

沒想到,再次接到虞笙的電話,竟然會是……

“地址發來,我去接你!”

結束通話電話後,虞笙走進洗手間簡單洗了把臉,微紅的眼角暴了剛哭過的痕跡。

緒還沒緩和過來,手機鈴聲響起,看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備注,【爸爸】

強著心底的怒火,按了接聽。

正好,虞笙也想聽一聽他們夫妻還想說些什麽。

剛接通,對麵,虞父暴躁的聲音就過聽筒傳出,“你知不知道恥,怎麽那麽不知檢點,說,孩子是誰的!”

嗬~

這麽快就知道懷孕的訊息了嗎?

也對,他們心心念唸的要給寶貝閨配型功,自然會時時刻刻關注著。

配型功,但因懷孕而無法進行心髒移植手。

自然是要暴怒的。

不等虞笙回答,虞母接了電話,掐著嗓音裝作溫聲細語的和聊著。

“虞笙啊,一時做錯事沒關係的,你現在還小,咱們把孩子打了,以後別再做傻事了。”

每次都是這樣。

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等到真的應下虞母的話後,他們就會立馬變麵目可憎的模樣,狠狠的折磨。

這些年來,不都是如此嗎!

想到此,虞笙話鋒一轉,故意試探道。

“可是我剛剛諮詢過醫生,虞的病並沒有惡化,完全可以等我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再進行手!”

“而且,醫生說,我不易孕,這個孩子要是沒了,我以後可能就再也不能懷孕了……”

話音未落,虞母像是被踩了尾的貓兒一般,瞬間炸,哪還有剛剛裝出來的溫,立馬衝歇斯底裏的喊道。

“你沒的隻是一個孩子而已,你姐姐卻要幾個月的折磨!”

“不能生就不能生,就你這樣的賤種,還想當媽呢,我呸,我們好吃好喝的供著你,要你的心而已,又沒要你的命!”

“你要是敢不聽話,就給我滾出去虞家!”

哦?

那還真是,求之不得啊!

虞笙低低的笑了一聲,反手將電話結束通話,把備注著爸媽的手機號拉進黑名單。

從虞回來的那一天開始,不就一直心積慮的想著,怎麽算計這條命嗎!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逃離虞家。

在蓉城,虞家有錢有權,曾經的,無法抗衡。

如今,這孩子的父親就是最好的幫手。

指腹輕的掠過平坦的小腹,低聲呢喃道。

“寶寶~謝謝你選擇我當媽媽,我一定會拚盡全力的護著你,誰也不能傷害我們倆!”

剛離開醫院,便在大門口遇到了溫竹卿。

男人並不像他的名字這般溫潤如玉,淡雅猶如翩翩佳公子,相反,傳聞他格狠絕乖戾,讓人捉不。

跟他對上。

無異於,與虎謀皮。

車窗緩緩降下,男人那張俊冷白的容,剎那間,衝擊著的視線。

饒是已經有了心理準備,虞笙還是不由自主的,心尖了又,真的是太帥了。

銀邊框眼鏡下的那雙眸,冷的有幾分不近人,淡漠的打量了一眼虞笙後,視線落在了的小腹。

虞笙趕將檢查單從車窗遞了過去。

隻一眼,便已經讓後背沁出薄薄的冷汗。

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溫竹卿接過檢查單看了幾秒,不知在想些什麽,清冷的嗓音響起。

“上車!”

虞笙忙不迭的趕繞到一旁開啟車門,坐在後座後,下意識的朝車門的位置靠了靠,想盡可能的離他遠一點。

也不知道。

他會不會留下這個孩子。

——

嘿嘿~依舊是甜寵無的大叔文

PS:文中會有很多溫先生胎教的甜日常,靈來自於我本人的生活。

寫棠棠和薄時越那本我結婚啦~

千言萬語完結時覺有些不適,沒想到是懷孕啦~

現在,我揣著肚裏的崽崽,陪大家一起期待,虞笙和溫竹卿~~

【來者即是緣,不喜咱們下本見】植手的!”虞笙著手中的檢查單,一雙黑葡萄般圓潤的大眼睛驀然瞪大,白淨萌的小臉上,寫滿了錯愕!醫生這一句話,兩個驚雷。炸的好半晌都沒有反應過來,怔愣的看著眼前的醫生,開口的聲音,帶著自己都未察覺的栗。“什麽心髒移植?”等等!懷孕了!好在,麵對孕婦,醫生還是很有耐心的解釋道。“之前,你爸媽不是帶你來做過配型嗎,你和你姐姐配型功,可以進行心髒移植,隻是你現在……”虞笙神恍惚的走出診室。六年前。虞家一張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