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們結婚了

**。葉菁菁被吻的渾發,的手不自覺地攥住了男人上的襯衫,大口地呼吸著,承來自他一波又一波的深吻。但始終……不敢有任何回應。上的男人突然握住了前的兩團,吻也已經移至耳後,就在葉菁菁忍不住發出一聲之時——薄琛徹底停住了作。他還在上,聲音已經變得冷厲起來,斷定道:“你不是菀菀。”葉菁菁的張在他落下這五個字之後徹底變為恐懼。不知道自己是哪裡出了錯,為什麼這麼快就被拆穿了?!葉家……會不會跟著倒黴?人下意識...塞納名邸,新婚夜。

葉菁菁洗了澡,上穿著名貴的綢睡,有些侷促地坐在那張鋪著紅床單的大床上,雙手放在前攥著,張之溢於言表。

嫁的是自己喜歡了十五年的男人——薄琛。

薄氏帝國公認的商業奇才。

萬眾矚目的婚禮,英俊沉穩的新郎,為整個城人人相傳的豪門佳話。

可隻有知道,這一切都隻是為了維護兩大豪門的麵子。

的作用,就是鞏固薄家和葉家的關係,簡單來說,人人艷羨的薄太太不過是豪門裡晦而表麵的一個假象。

更何況,本就不是薄琛要的人,隻是一個替罷了。

但甘願。

玄關傳來一陣聲響,葉菁菁聞聲之時雙手攥的更近了,指甲幾乎沒掌心,因為張,連痛都沒有知覺。

來人是薄琛。

他好像喝了不酒,朝走過來的時候影微晃。

男人很快走到了前,清冽的男氣息夾雜著酒味溢鼻尖。

葉菁菁秉住了呼吸。

他角帶著薄薄的笑意,長指抬起勾住他的下:“菀菀,我們結婚了。”

葉菀菀。

是的孿生妹妹。

三天前離家出走,隻在自己的臥室留下一張紙條——

爸媽,對不起,我不能嫁給薄琛。

所以纔有了葉菁菁今天的代嫁。

葉菁菁聽著他磁沙啞的聲音,心虛地低下了頭。

男人警覺,語調微揚:“你不高興麼?”

“沒有。”

下意識地接話,連搖頭的作都顯得慌。

話音剛落,就聽見薄琛從齒之間溢位的低笑,很快,葉菁菁覺到他靠的自己更近了。

他削薄的瓣覆上了的,溫熱的讓的心撲通撲通地跳著,宛如擂鼓。

薄琛吻著。

從角到瓣,一路輾轉之後,有力的舌撬開人的貝齒,沒口腔,勾住他的舌頭纏吻著。

男人的另一隻大掌不知道什麼時候放到了腰上,上半不斷地近,直到人被在了床上。

他鬆開了的,但是吻卻沒有停止,而是轉移到了的脖頸。

他的大掌起的睡,帶著薄繭的指腹沿著腰際慢慢上移。

薄琛眼睛睜著,眸底是被懷中軀迷醉而產生的濃厚**。

葉菁菁被吻的渾發,的手不自覺地攥住了男人上的襯衫,大口地呼吸著,承來自他一波又一波的深吻。

但始終……不敢有任何回應。

上的男人突然握住了前的兩團,吻也已經移至耳後,就在葉菁菁忍不住發出一聲之時——

薄琛徹底停住了作。

他還在上,聲音已經變得冷厲起來,斷定道:“你不是菀菀。”

葉菁菁的張在他落下這五個字之後徹底變為恐懼。

不知道自己是哪裡出了錯,為什麼這麼快就被拆穿了?!

葉家……會不會跟著倒黴?

人下意識地鬆開了男人的襯衫,手抓住了下的被單,眼神躲閃,一個字都沒有說。

薄琛葉菁菁**。葉菁菁被吻的渾發,的手不自覺地攥住了男人上的襯衫,大口地呼吸著,承來自他一波又一波的深吻。但始終……不敢有任何回應。上的男人突然握住了前的兩團,吻也已經移至耳後,就在葉菁菁忍不住發出一聲之時——薄琛徹底停住了作。他還在上,聲音已經變得冷厲起來,斷定道:“你不是菀菀。”葉菁菁的張在他落下這五個字之後徹底變為恐懼。不知道自己是哪裡出了錯,為什麼這麼快就被拆穿了?!葉家……會不會跟著倒黴?人下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