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交易

覺得自己的心如墜冰窟,和這夜融為一。蜷在角落,滿腹心酸無訴說,一滴淚還掛在眼角。的麵前有三個高大的人影,每一個都似野外吃人的狼,貪婪的將吃的連骨頭都不剩。“染染啊,沐氏集團要是破產了咱們可就什麼都沒了!我已經在電話裡求過歐延了,他說隻要我付出相應的代價,他就會幫我們渡過難關!算叔叔求你了,你就幫叔叔這一次吧!”沐振華老淚縱橫,就差跪在沐染麵前。所以,就了他口中相應的代價?憑什麼?沐染抿,心裡有說不...蘇城,夜如濃稠的墨硯,深沉得化不開。

沐染隻覺得自己的心如墜冰窟,和這夜融為一。蜷在角落,滿腹心酸無訴說,一滴淚還掛在眼角。

的麵前有三個高大的人影,每一個都似野外吃人的狼,貪婪的將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染染啊,沐氏集團要是破產了咱們可就什麼都沒了!我已經在電話裡求過歐延了,他說隻要我付出相應的代價,他就會幫我們渡過難關!算叔叔求你了,你就幫叔叔這一次吧!”沐振華老淚縱橫,就差跪在沐染麵前。

所以,就了他口中相應的代價?

憑什麼?

沐染抿,心裡有說不清的委屈與酸:“叔叔,我不想為你換回沐氏的代價,你明明有兒,你可以讓表姐……”

啪——

的話還沒說完,嬸嬸一個掌便重重甩了過來,尖銳的話語盤旋在別墅上空:“住!你這個有娘生沒娘養的東西!蘇城沒有幾個人見過歐延的真麵目,外界都傳言他是個五六十歲的老頭,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兒,怎麼可能讓跳火坑!”

那麼,就可以跳了嗎?

就因為自己從小失去了父母,被寄養在他們家嗎?可是這八年來,像個下人一樣每天伺候他們,而他們卻霸占著父親一手創辦的沐氏集團,活得逍遙自在。

如今,還要為了挽回他們的利益,為最無辜的犧牲品,沐染心裡千百個不願意!

“雪落!”沐振華怒斥了一聲:“怎麼能對染染手,還對說這種話!”

“我媽說的有錯嗎?”

沐家一向毒蛇、傲慢的大小姐沐夢琪,氣勢洶洶的瞪著沐染:“賤、人!你別忘了,你在我家住了八年!整天在我家白吃白喝!現在我家遇到點事,讓你幫個忙怎麼了?我告訴你,這個忙你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

沐振華也焦急的握著沐染冰涼的手,一再懇求道:“染染,你就當報答叔叔對你八年的養育之恩吧!叔叔實在是無路可走了,幫幫叔叔吧!”

沐染用力甩開了他的手,往後退了一步,麵如死灰。

沐振華見沐染仍舊不為所,連忙開口亮出最後的殺手鐧:“染染,我聽說你的外婆突發腦溢,現在躺在醫院裡等著錢做手,你看這樣好不好,隻要你幫了叔叔這個忙,叔叔就派人把你外婆送專科醫院進行徹底治療,一切費用我來出!保證你外婆健健康康的活下來!”

說到病重的外婆,沐染眼睛一暗,心底泛過麻麻的疼痛:“叔叔,你說的,是真的嗎?”

“真的真的!你幫了叔叔的大忙,叔叔當然要好好謝謝你!”

為了外婆,沐染最終忍住淚水,咬牙妥協了:“好,我幫你。”

見同意,在場的三個人都暗自鬆了口氣,尹雪落原本滿是怒火的臉上瞬間堆滿了笑容,抓著沐染的手上樓,細細的給沐染打扮了一番,語重心長的叮囑道:“染染啊,你聽嬸嬸說,你要聰明一點,一定要把歐延這個男人哄好了,他可是金融巨鱷,整個蘇城的主宰,手裡掌握著世界的經濟命脈!如果你讓他開心了,說不準啊,今後沐氏在他的庇佑下就能蓬蓽生輝了呢。”

沐染著鏡中蒼白的自己,嬸嬸在說什麼,一句也沒聽進去。

一張英俊的麵龐在腦海中不斷盤旋,最終奪走了全部的思緒,那是沐染往了三年的男朋友:許寒易。三年來,和許寒易隻牽過手,任何越軌的舉都沒有。可是如今,卻要將自己完全的奉獻給別的男人,沐染垂下眼眸,覺得悲哀至極。

明明是立夏的夜晚,天空卻颳起了陣陣冷風,伴隨著雷電瘋狂的囂,烏雲一層一層地占據著大地,黑的遍佈了整片天空,接著,豆大的雨點傾盆而下,像斷了線的珠子。

雨,是天空的眼淚。

沐染冒著大雨,被叔叔嬸嬸推到了豪裕酒店201號總統套房前,不斷的深呼吸,猶豫著究竟要不要推開這扇門,此時,並不知道,一旦自己今天進去了,將來就會萬劫不復。

酒店走廊靜寂無聲,沐染著窗外淅淅瀝瀝的雨點,腳步猛地後退,最終還是沒能越過心裡的那道坎,下意識地就想逃離酒店,可是忘了,的後還有貪婪的叔叔和嬸嬸。

他們見沐染臨陣退,心裡又急又氣,尹雪落眼疾手快抓住了企圖逃跑的沐染,而沐振華,則敲響了總統套房的房門。

沐染見狀,背脊一陣陣戰栗,漂亮的眼眸逐漸暗淡下去,哀莫大於心死。

過了許久,總統套房的門才拉開一道隙。

他們立馬將沐染從門裡塞了進去,再想與對方談時,房門已經閉上了。

套房一片漆黑,沐染是被強行塞進來的,因為慣作用,狠狠地向地麵摔去,好在地上鋪了的地毯,並沒有傷。

沐染強撐著站起來,打量著手不見五指的四周,恐懼,一點一點吞噬著的理智,一想到房間裡有一個五十多歲的猥瑣老頭在暗看著自己,試圖侵犯自己,便再也承不住,連滾帶爬的撲到房門邊,想要開啟門逃出去,可是卻始終沒有到門把手。

在黑暗的籠罩之下,人的恐懼被放大數倍,沐染又絕又無助,眼淚一顆一顆、無聲無息的從眼眶跌落,怕極了,隻能不停地拍打著房門,將全部的希托付於走廊路過的人。

“放我出去!有沒有人!拜托你們,救救我!”

“叔叔,嬸嬸,救我出去!我求求你們,這場易,我不乾了!”

哭的厲害,覺得自己全的氣力都在一瞬間被人空,不間斷的呼救聲令的嗓子變得有些沙啞,沒有任何人願意救自己,逐漸地放棄了求救,整個人無神的跌坐在地,不再到恐懼,隻剩下心平氣和的絕。

一片死寂的黑暗,窗外的雨聲也被隔絕,沐染倚靠在門上,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能覺到有一雙流轉興的黑海與那黑暗之中,正悄無聲息的注視著的一舉一。

這種覺,令很不安,好像自己隻是那人的掌中、盤中餐,他在暗狩獵,隻要了,那麼隨時都有被他獵殺的可能。

不想再這麼坐以待斃,手指絞住角,咬著,磕磕絆絆的問:“你……你想做什麼……”

依舊是死一樣的寧靜,沒有人回答愚蠢的問題。

沐染知道,對方一定聽得到自己的話,還想誓死一搏:“你,可以放我走嗎?”染抿,心裡有說不清的委屈與酸:“叔叔,我不想為你換回沐氏的代價,你明明有兒,你可以讓表姐……”啪——的話還沒說完,嬸嬸一個掌便重重甩了過來,尖銳的話語盤旋在別墅上空:“住!你這個有娘生沒娘養的東西!蘇城沒有幾個人見過歐延的真麵目,外界都傳言他是個五六十歲的老頭,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兒,怎麼可能讓跳火坑!”那麼,就可以跳了嗎?就因為自己從小失去了父母,被寄養在他們家嗎?可是這八年來,像個下人一樣每天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