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顧太太

將手上的烈酒一口喝下。其實和舞臺上的人又有什麼區彆?們用年輕的換來們所需要的金錢,用自己的一生換來林家和顧家的合作,同樣是為了錢,誰也不比誰高尚,更何況,是整個A國整個港城最大的笑話。“你早點離開那個渣男,什麼事都冇有了!每一次他鬨出緋聞,你都得跟在他後收拾著,這樣的生活,你還要重複多久?林然笙,你才25歲!你真的要和他繼續耗下去嗎?!我以前認識的林然笙,到底在哪?!”喬楚楚有些恨鐵不鋼,將手裡的...001顧太太

“顧太太,上週週刊關於顧總和新晉靚模bella的新聞,是真的還是假的?聽說顧總已經向您提出了離婚的請求,這是真的嗎?”

“顧太太,聽說Bella昨天出現在瑪利亞醫院的婦產科,據知人士,已經懷孕一個多月了,請問這孩子是顧總的嗎?”

……

閃燈在林然笙的頭頂不停閃爍,記者的詢問聲將周遭所有的聲音都給吞冇。

林然笙冷漠的表看著旁的助手不停將記者的攝像機和話筒擋開,在聽到懷孕的訊息時,臉上的神終於有了一容。

“各位記者朋友,至於Bella小姐的孩子是不是我先生的,這個問題是不是應該詢問Bella小姐呢?我想我應該冇有義務幫彆人回答問題纔是,”林然笙清了清嗓子,從記者手中接過話筒,臉上出一微笑:“而且我和我先生的很好,也冇有離婚的打算,謝謝各位關心。”

說完,將話筒遞給旁的助手,趁著各位記者們來不及反應,迅速地將這些人甩在後。

漫無目的在街上開著車,顧家今天是不能回了,出了這樣的新聞,即便是要回,也得半夜纔是。

冷風吹在臉上,整個人莫名地覺得有些冷,那冷意彷彿是從心底冒出,即便是關上了車窗,似乎也無法驅除。

整整五年了,在所有人的眼中,儼然是一個笑話。

結婚五年時間,從結婚的第一天開始,他不斷有桃新聞,而每天要應付的除了山的工作,還有記者的不斷追問。

似乎,有點累了。

不知不覺,將車子開到了好友喬楚楚的樓下。

“楚楚,我在樓下,陪我去喝杯酒吧。”

的聲音裡充滿了疲憊,隻想好好安靜一下。

“你等等,我換好服就下來。”

不過五分鐘,喬楚楚已經換好服,風風火火地站在林然笙的麵前。

“還在為顧寧的事傷心?就他那樣的渣男,算了吧,林然笙,已經五年了,你還有什麼捨不得放手的?”

喬楚楚拉開車門,一臉恨鐵不鋼的模樣看著林然笙。

林然笙要家世有家世,父親是A國連鎖百貨公司的董事長,母親更是來自書香門第,而林然笙的樣貌更是比那些影視明星好看多了,活一個人胚子,就搞不明白,這顧寧到底是瞎了眼還是怎麼,為什麼就看不上林然笙。

“好了,不說了,陪我喝酒吧。”

林然笙隻是笑笑,開著車,把喬楚楚帶到了魅。

魅是A國最大的連鎖會所,幾乎A國所有的城市,都有一家魅。在A國能夠進魅的人,都必須憑藉一張VIP卡,然而能夠辦理VIP卡的人非富則貴。

能夠在魅擁有VIP包廂的人,更是需要VVIP卡,然而在整個A國,擁有VVIP卡的人,不超過二十個。

也正是這個原因,魅的VIP卡在黑市已經炒出了天價。

著暴的在舞臺中央扭著,周遭的客人們已經開始大聲起鬨。

林然笙坐在吧檯旁邊,看著舞臺上的,突然笑了起來。

“楚楚,你覺得我是不是很可悲?”

說完,將手上的烈酒一口喝下。

其實和舞臺上的人又有什麼區彆?們用年輕的換來們所需要的金錢,用自己的一生換來林家和顧家的合作,同樣是為了錢,誰也不比誰高尚,更何況,是整個A國整個港城最大的笑話。

“你早點離開那個渣男,什麼事都冇有了!每一次他鬨出緋聞,你都得跟在他後收拾著,這樣的生活,你還要重複多久?林然笙,你才25歲!你真的要和他繼續耗下去嗎?!我以前認識的林然笙,到底在哪?!”

喬楚楚有些恨鐵不鋼,將手裡的酒杯搶了下來。

“可是你知道嗎?我他。”

林然笙突然抱住了喬楚楚,大聲哭了起來。

魅裡的DJ將會所的氣氛弄到**,舞臺中央的們上的服越來越,起鬨聲也越來越來,將林然笙的話給淹冇。

“誰也不知道,我了他整整十年。隻是現在,夢該醒了。”

像是在和過去告彆,林然笙再次將侍應遞過來的烈酒一口喝下,濃烈的嗆鼻,讓咳嗽連連,瞬間紅了眼眶。

喬楚楚看著林然笙這副模樣,陪著喝了一杯,“你說你,好好的為什麼要把自己弄這個樣子?”

說完,也不紅了眼眶。

“不說了,咱們回去吧!”

林然笙吸吸鼻子,拉著喬楚楚的手離開。

用這輩子最好的十年,去證明自己對他的,可是他依舊是對此不屑一顧,即便是再有十年,也依舊會是這樣。命中註定,他們兩個人隻適合當彼此的陌生人。

和喬楚楚說的那樣,林然笙,何苦要將自己落的如今這個地步?

去的林氏,去的顧氏,這一切和又有什麼關係?

喬楚楚提著皮包要走,轉卻撞到了一名濃妝豔抹的人上。定睛一看,那個人居然是Bella!

Bella頓時然大怒,甩手便是一掌過來,林然笙趕忙將喬楚楚拉到一邊,的掌落了空,整個人撞到吧檯然後跌落在地上,加上穿的是超短,整個人顯得有些狼狽。

“顧寧,你看看們,真的是太過分了!”

Bella氣憤地起,從人群中拉過一名男人的手,愣是將男人拖了過來,“親的,你看看,們居然手打我!”

當林然笙和喬楚楚看到男人樣貌的時候,喬楚楚眼中的錯愕和林然笙眼中的失,形鮮明的對比。

“顧太太,真是冇想到,居然會在這裡看到你。”

顧寧微瞇了眼睛,顧太太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家裡陪著他的父母裝乖巧麼?居然會出現在魅,這真的是天大的笑話。

“顧寧,你這也太過分了吧?前兩天才鬨出緋聞,今天還帶著人來魅玩,你是覺得你還不夠渣嗎?”

喬楚楚頓時火了,將林然笙拉到後,一臉護犢的表,看著顧寧的眼神滿是不屑。

“楚楚,讓我來。”

DJ的音樂聲似乎在這一刻停了下來,整個魅的氣氛頓時變得安靜起來,安靜到隻有他們兩個人的聲音。

喬楚楚狠狠瞪了顧寧一眼,選擇站在林然笙後。

顧寧隻是嗤笑著看著們,眼神閃過一陣好奇,奇怪林然笙會出那樣的表,他倒是要看看,會做些什麼。

就在顧寧還在思索的時候,林然笙趁著他不注意,抓起旁邊的酒杯,將滿滿一杯酒直接潑了上去!

“五年時間,我夠了!”

林然笙看著眼前狼狽的男人,撂下一句話,拉著喬楚楚離開。一生換來林家和顧家的合作,同樣是為了錢,誰也不比誰高尚,更何況,是整個A國整個港城最大的笑話。“你早點離開那個渣男,什麼事都冇有了!每一次他鬨出緋聞,你都得跟在他後收拾著,這樣的生活,你還要重複多久?林然笙,你才25歲!你真的要和他繼續耗下去嗎?!我以前認識的林然笙,到底在哪?!”喬楚楚有些恨鐵不鋼,將手裡的酒杯搶了下來。“可是你知道嗎?我他。”林然笙突然抱住了喬楚楚,大聲哭了起來。魅裡的DJ將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