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七零

來,直到悉的俊俯出現在自己麵前,早已被熏紅的雙眼才抑製不住地湧出淚水——顧霄!他不是遠在大洋彼岸出差嗎?難道是因為思念太深出現了幻覺?顧霄紅著眼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林笑,一貫冷靜從容的眸底滿是慌,強迫鎮定後直接橫抱起人就往外沖。剛走到客廳,墻邊的櫃子嘭的一聲倒下,直接往兩人砸了過來,顧霄一個側,本能地用寬闊的後背擋了一下,把林笑護在了懷裡。林笑使出全力氣朝他喊道,“你先走!快走!”顧霄見一副...“咳...咳...咳...”

林笑被一陣濃煙嗆醒,一睜眼,目便是一片火沖天,滾滾黑煙直往嗓子眼裡鉆。

求生的本能讓瞬間清醒過來,立馬想要翻下床,但像是被灌了鉛一般,毫彈不得。

艸!一定是那對該死的狗男!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收集到了兩人的犯罪證據,沒想到他們竟然搶先一步縱火滅口?

林笑暗暗咬了咬牙,再睜開眼,眸底一片猩紅。

縱有再多的恨意和不甘,這輩子估計也要折在這裡了。

不怕死,隻是一想到自己前不久剛剛答應嫁的那個男人,五臟六腑便一起揪著疼。

這輩子兩人兜兜轉轉浪費了太多時間,如果還有來生,隻希能早一些……

正當一邊在心底默唸著男人的名字,一邊心灰意冷閉眼等死之時。

一抹高大的影突然沖了進來,直到悉的俊俯出現在自己麵前,早已被熏紅的雙眼才抑製不住地湧出淚水——

顧霄!

他不是遠在大洋彼岸出差嗎?

難道是因為思念太深出現了幻覺?

顧霄紅著眼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林笑,一貫冷靜從容的眸底滿是慌,強迫鎮定後直接橫抱起人就往外沖。

剛走到客廳,墻邊的櫃子嘭的一聲倒下,直接往兩人砸了過來,顧霄一個側,本能地用寬闊的後背擋了一下,把林笑護在了懷裡。

林笑使出全力氣朝他喊道,“你先走!快走!”

顧霄見一副沒了求生意誌的樣子,暗了暗眸,低聲哄道,“那狗男已經被我送上路了,你不想去看看麼?”

一聽到那狗男死了,林笑頓時心底湧起一快意。

想,怎麼能不想?

恨不得親眼看見他們被碎屍萬段,但此時的早已堅持不了了,若他再不走隻會陪葬火海。

林笑使出全力氣掙開他的懷抱,用力推了推他,咬牙苦笑道,“還不走,難道真想留下來陪我殉?”

男人大概真的傷的不輕,

平時壯的像頭牛,這會竟然被推得連連後退幾步。

突然,一聲巨響,頭頂的水晶燈轟然掉落,林笑認命地閉上眼睛,卻不想男人在剎那間便撲了過來。

預想的疼痛沒有傳來,反倒聽見男人的一聲悶哼。

林笑頓時慌了,用盡最後一力氣哭喊道,“顧霄,不要!”

“不要!顧霄!”

“顧霄那孩子這麼好,你為什麼不要?就連做個夢都要遭你這麼嫌棄,你這是要故意氣死我吧?”

一陣悉的低吼聲直接把林笑從睡夢中驚醒。

一睜開眼,林笑頓時愣住了。

眼前的人不僅是早已去世的媽媽,而且還是年輕時的樣子,莫非媽媽來了天堂後變年輕了?

沒等想明白,林母突然對準的屁狠狠來了一掌。

林笑痛的悶哼一聲,立馬從床上彈跳起來,“媽,你——”

話還沒說完,林笑就發現了不對勁,這哪裡是天堂,明明就是從小待到大的家!!

莫非重生回來了?

林笑激地咧了咧,剛想給林母來個久違的擁抱,卻被嫌棄地一把推開,“別給我來這套,有本事今天就繼續著,到你肯下鄉為止。”

聽到這悉的對話,林笑頓時淚目起來,果然是重生了!還重生到下鄉前!

前一世,也是不願下鄉,故意了一天示威。

沒想到林母吃了秤砣鐵了心,反手又送了自己兩天。

了三天的終於不住了,這才點頭同意下鄉。

這麼說來,這會還沒下鄉?還沒和顧霄退婚?

想到這,林笑頓時破涕為笑了。

林母看這又哭又笑瘋瘋癲癲的樣子,不由得犯起了嘀咕,莫非是真的給傻了?

門吱呀一聲被開啟,林父頭朝著林母好聲勸道,“這大清早的,小點聲,囡囡才剛睡醒就挨你一頓打,關鍵這打解決不了問題,還是要耐心勸勸。”

林母狠狠剜了他一眼,“你行!你來勸。”

“我勸就我勸。”林父小聲嘟囔了句,踱步來到林笑床前。

林母砰的一聲把門關上,林父掩了掩麵上的尷尬之,沖著林笑笑道,“你媽就是刀子豆腐心,這不,看你昨天一天沒吃飯,昨晚讓我想辦法弄了點豬,今天天不亮就開始發白麪,準備一會蒸包子給你吃呢。”

“你說說你這個孩子,脾氣也太犟了,其實顧霄那個孩子你隻是還沒見過,真的是一表人才。”

“你爸我在你小的時候就幫你訂了這門親事,原本以為是我們高攀了,沒想到你顧伯伯會出這檔子事,咱們總不能在人家危難之際落井下石吧?”

“再說顧霄原本也在隊伍裡也表現得十分優秀,雖然現在退伍返鄉,但是他那個孩子肯吃苦,你跟著他,至能吃個飽飯,總比在城裡著強。”

“哎,你這孩子,怎麼還迷糊上了?你要是真不願意,我再和你媽商量商量,隻是即便退了這婚事,咱們家這個下鄉指標還是有的,你不願意去,我就去和你大姐小弟商量。”

“別——”林笑連忙從重生的巨大沖擊中回過神來,“爸,你別去問大姐和小弟,我同意下鄉。”

“什麼?”林父頓了頓,嘆了口氣,“你暫且不要考慮別的,你要是不願意這門婚事,再下鄉到時候到了不合適。”

“不是,爸,我想通了,我同意這門婚事。”林笑斬釘截鐵道。

林父一怔,連忙朝著外屋喊道,“淑貞,你快過來。”

林母手上沾的都是麵,急忙忙跑了進來,“怎麼了?我就說這孩子你勸不了。”

“你快過來看看,咱們囡囡不會被你昏頭了吧,剛才說同意下鄉,還同意了這門親事。”

老兩口相視一眼,“快,弄點糖水灌下。”

“爸,媽——”林笑連忙拉住兩人,“你們先別急,先聽說我,昨天我了一天真的是想明白了,這城裡有哪點好?吃也吃不飽,還不如去鄉下,至不著。”

老兩口又相互看了一眼,麵上有些發虛。

猶豫著要不要告訴,去了鄉下,不好好乾活也是要挨的。暗咬了咬牙,再睜開眼,眸底一片猩紅。縱有再多的恨意和不甘,這輩子估計也要折在這裡了。不怕死,隻是一想到自己前不久剛剛答應嫁的那個男人,五臟六腑便一起揪著疼。這輩子兩人兜兜轉轉浪費了太多時間,如果還有來生,隻希能早一些……正當一邊在心底默唸著男人的名字,一邊心灰意冷閉眼等死之時。一抹高大的影突然沖了進來,直到悉的俊俯出現在自己麵前,早已被熏紅的雙眼才抑製不住地湧出淚水——顧霄!他不是遠在大洋彼岸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