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退婚

大聲嘲諷。明明隻是一個窮醫生,就算他窮極一生也賺不到這一箱子的財富;卻反而故作清高拒絕到手的財富,這不是虛榮是什麼?此時,一名黑男子抱著名貴的檀木盒子進辦公室,畢恭畢敬的說道:“林院長,這是我家主人命我送來的禮。”說完,黑男子立刻開啟了盒子,“一株五百年老參和一枚東海夜明珠!”林不凡抬頭看了一眼通金黃的老參,至於一旁散發著和芒的夜明珠本就不被林不凡放在眼裡。“他倒是有心了。”林不凡站了起來,收下了...一座無名醫院。

“院長,西北戰神沈煉天來了。”劉助理推開辦公室的門。

“他來乾什麼?”林不凡問道。

“他想住我們醫院。”劉助理解釋道。

林不凡看著手中的病例,漫不經心的說道:“我們已經沒有病房了,最後一間病房昨天被藥神殿殿主李秋水預定了。”

“這?”劉助理麵苦笑,道:“可是,他人已經到樓下了。”

林不凡輕輕了太,問道:“那個龍門教主夢古蘭什麼時候搬走?”

“說還有一些不舒服,想多住一些時日。”劉助理回道。

“那……天神殿殿主什麼時候離開?”林不凡輕輕翻了一頁病例。

“他說傷勢還沒痊癒,也需要靜養一段時間。”劉助理一臉無助。

“那你去告訴沈煉天,我們醫院沒有病房了。”林不凡揮手道。

“好!”劉助理點頭。

此時,

一名穿軍裝,腳踏黑皮靴的男子推門而。他一臉嫌棄的掃了四週一眼,眼神最終落在了林不凡的上。

“你就是林不凡?”軍裝男子問道。

“我就是,你是誰?”林不凡沒有抬頭,依然看著手中的病例。

“十年不見,林家後人竟然淪落到這般田地?”軍裝男子一臉傲慢,不屑的嘲諷道:“窩這種不見天日的地方,這輩子恐怕再無出頭之日。”

唰!

說完,軍裝男子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婚書甩在林不凡麵前,高高在上的說道:“我魏家興,這是你和舍妹魏曉婉的婚書。”

“退婚吧。”

“你們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和結婚?你不配!”

……

“好!”

林不凡應了一聲,從頭到尾他不曾抬頭,輕輕翻了一頁手中病例。彷彿在聽一件無關要的事。

“我知道你一時半會接不了。”魏家興輕蔑一笑,他打了一個響指。

片刻,

兩名副抬著一箱金銀珠寶走了進來。

“這是魏家給你的補償。”魏家興坦然一笑,道:“新疆和田玉,緬甸老翡翠,狗頭金……足夠你這輩子食無憂了。”

誰料,

林不凡拿起了眼前的婚書。

嘶啦……

那一張婚書竟然被林不凡撕了碎片,他淡淡的說道:“我同意退婚了,東西你拿走吧,我還要忙呢。”

說完,

林不凡又拿起了病例,對那些所謂的珠寶連看都不看一眼。

魏家興臉難看,他怒道:“東西你必須收下,否則誰知道你是不是真的退婚了?這些珠寶全當是你和舍妹之間割斷的證據。”

林不凡淡漠一笑:“你盡管放心好了,我對魏曉婉沒有任何興趣,更不會糾纏,至於你的這些東西,帶走吧。我真看不上眼。”

“嗬,好大的口氣!”

“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多有錢呢,在這種窮鄉僻壤,竟然跟我說看不上這一箱金銀珠寶?”

魏家興大聲嘲諷。

明明隻是一個窮醫生,就算他窮極一生也賺不到這一箱子的財富;卻反而故作清高拒絕到手的財富,這不是虛榮是什麼?

此時,

一名黑男子抱著名貴的檀木盒子進辦公室,畢恭畢敬的說道:“林院長,這是我家主人命我送來的禮。”

說完,黑男子立刻開啟了盒子,“一株五百年老參和一枚東海夜明珠!”

林不凡抬頭看了一眼通金黃的老參,至於一旁散發著和芒的夜明珠本就不被林不凡放在眼裡。

“他倒是有心了。”

林不凡站了起來,收下了那一株老參。卻把那一枚價值連城的夜明珠丟盡了角落裡破舊的木箱裡。

噝……

木箱開啟的剎那,魏家興渾抖,麵駭然。

鎏金觀音,玉石菩薩,海洋之心……

這些稀世珍寶、價值連城的寶竟然堆在一個破舊的木頭箱子裡?相較而言,自己的東西不堪目,甚至上不得臺麵。更讓魏家興震撼的是,這種破舊的木箱子堆滿了半個房間。

“劉助理。”林不凡喊道。

“院長。”劉助理站了出來。

“把這些破爛玩意抬走。”林不凡皺著眉頭,道:“吩咐下去,以後讓他們不要送這些東西,堆得到都是,把我房間都堆滿了,礙手礙腳。”

“是!”劉助理急忙點頭。

魏家興麵十分難看,就好像吞了綠頭蒼蠅一般惡心,那一刻,他真恨不得削尖了腦袋找個地鉆進去。

也難怪林不凡對自己的珠寶不屑一顧,因為他確實有錢。

林不凡瞥了麵難看的魏家興一眼,“我真的不喜歡這些東西,所以,請把你的這些破銅爛鐵拿回去。”

那一刻,

魏家興的臉難看到了極點。

隻是片刻之後,

魏家興的角揚了起來,出了一抹笑容,笑容裡藏不住的嘲諷和輕蔑。就好像一個高高在上的大人盯著社會底層的平頭百姓一般。

“看來你混得確實還可以,有點錢。”

他輕輕搖頭,“但那又如何?舍妹今年賜封軍座,為華夏最年輕的一星戰神。地位崇高,權勢滔天,財富更是手可及!”

“這是你這種底層,永遠無法及的夢想!”

“我想告訴你,就算你擁有再多的錢,依然配不上我妹妹!”

……

語氣囂張,態度狂妄;鋒芒畢,恨不得把林不凡踩進塵土裡。

咳咳……

一陣咳嗽的聲音傳來。

一名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緩步進,乾凈整齊的軍裝,一頭寸板,眼神犀利,眼角到額頭上有一道醒目的疤痕,堅毅的眸子裡略顯倦意。

男子的口上掛著一塊刺眼的勛章,勛章上有九顆閃閃發亮的金星。

“九……九星戰神?!”兩名副驚呼。

魏家興臉震驚,“沈……沈戰神?”

不等魏家興緩過神。

沈煉天大步朝著林不凡走去,畢恭畢敬的說道:“先生,老夫前日深敵國,被小人暗算,險些喪命。本想為國捐軀,奈何北方列強虎視眈眈,華夏億萬生靈還需老夫守護。懇請先生能為我治病療傷。”

“這些薄禮不先生法眼,日後老夫願做牛做馬報答先生救命之恩。”

……

林不凡看了他一眼,道:“確實沒有病房了。不過,東廂還有一間柴房,你願意住嗎?”

“願意!”沈煉天當即大喜。

“那行,你跟我走。”林不凡站了起來,沈煉天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看著兩人背影,

魏家興愣在了原地,

那可是九星戰神沈煉天,號稱華夏守護神,手刃萬千敵人亡魂,更是站在整個華夏最頂端的人!

莫說是他,即便是他視作驕傲的妹妹魏曉婉,貴為一星戰神,也無法高攀這種巔峰的大人。

可偏偏,他在林不凡麵前卻態度謙卑,恭敬;甚至不惜降尊住柴房?

那一刻,

魏家興的信仰崩塌。

他引以為傲的財富,在林不凡麵前土崩瓦解。

他視若至尊的份,地位,權勢……在林不凡麵前卑若塵埃。

他以為的小人,連九星戰神在他麵前都要卑躬屈膝;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一旁黑男子瞥了陷崩潰中的魏家興一眼,說道:“你們幾個聽好了,今日所發生的事止外泄,否則軍法置!”

“是!”魏家興,敬禮道:“今日之事,我絕不向任何人泄半個字。”

黑男子點頭離開。

魏家興久久沒有作聲。

“團座,我們走吧。”副說道。

魏家興深吸了一口氣,抖的掏出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對,他退婚了,婚書被他撕了,東西也沒要。你放心吧,他不會纏著你。因為,他……本看不上你……”說完,林不凡又拿起了病例,對那些所謂的珠寶連看都不看一眼。魏家興臉難看,他怒道:“東西你必須收下,否則誰知道你是不是真的退婚了?這些珠寶全當是你和舍妹之間割斷的證據。”林不凡淡漠一笑:“你盡管放心好了,我對魏曉婉沒有任何興趣,更不會糾纏,至於你的這些東西,帶走吧。我真看不上眼。”“嗬,好大的口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多有錢呢,在這種窮鄉僻壤,竟然跟我說看不上這一箱金銀珠寶?”魏家興大聲嘲諷。明明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