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的皮囊啊?”林炎是一位符靈師,通曉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玄妙。民間五大仙,狐黃白柳灰。黃就是指黃鼠狼,也黃皮子、黃仙,是五大仙中最為詭譎,最是記仇,睚眥必報的存在!林炎曾經跟一隻花黃皮子打過道,知道其中的厲害,所以後來凡是遇見黃皮子,他都是躲著走。“你纔有病呢!”柳幕晴捂著鼻子,怒瞪林炎,“你居然敢把我鼻子打出來,長本事了是不是?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我媽,給我姐,說你是個變態,意圖對我做不軌的事,...深夜。

江州。

暴雨肆,雷電加。

林炎握符筆,心無旁騖,在一道雷電劈落在附近居民樓,發出一聲驚天地的雷鳴聲中,在黃符紙上,完最後一筆。

這是一張鎮靈符。

學畫這一道符,林炎足足跟父親學了七年,終於在去年十月,他學會了。

可惜,父親永遠看不到他的鎮靈符。

因為就在他學會畫這道符的那一天,父親去世了。

他記得那一天,也是像現在這般暴雨雷鳴。

而父親出殯那天,更是天降異像,烏雲城,上千隻黃鼠狼夾道恭送,被江州許多百姓,奉為茶餘飯後的奇人軼事。

……

放下符筆。

林炎抬頭看了看牆上的石英鐘,已經深夜十一點了。

他不由皺起眉頭,怎麼還冇回來?

“要不要打個電話問問,可不要出事了!”

就在林炎拿起手機,找到“小姨子”這個人名,準備打電話過去的時候,大門發出“邦邦邦”的敲門聲,一名子的聲音大聲道:“開門,死林炎,快點給我開門,哎喲,凍死我了。”

聽到這個聲音。

林炎剛剛湧起的一點擔心,瞬間化為嫌棄。

他走過去。

開門。

門口站著一位渾的妙齡,上穿白t恤,下麵藍牛仔,白nb鞋,還揹著一個黃雙肩包;雨水打頭髮,黏在臉上,活像個落湯,但毫掩飾不了麗的容……白t恤。

此,正是林炎的小姨子,柳幕晴。

今年剛好二十,是江州大學的大二生,現在七月,放暑假中。

這套房子裡,原本還住著林炎的老婆柳幕妍,和丈母孃沈夢玉,不過就在今天上午,柳幕妍和沈夢玉出去旅遊了,五天四夜香江遊,這幾天,都要林炎幫著照顧柳幕晴的生活起居。

哦,順便說一下,林炎是這裡的上門婿,冇什麼地位。

“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一個孩子,也不知道注意點,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

林炎皺著眉頭說道。

“哎呀,彆囉嗦了,我都快凍死了,快點幫我去放洗澡水。”

柳幕晴一把推開他,踩著漉漉的鞋子衝進門。

接著就聽到打了幾個大噴嚏。

林炎趕去拿了一塊乾巾,讓頭髮,道:“你現在涼,彆用浴缸泡了,趕去浴室沖澡。”

“哼,你就是懶,不肯給我放洗澡水!”

柳幕晴把雙肩包下來,噠噠的,還在滴水,一把扔給林炎。

然後轉衝進洗手間。

看著妙曼的背影,林炎目一閃,就在剛纔,林炎從柳幕晴的上,到了一異樣的冷氣息。

可是,再仔細看時,那氣息又不見了。

“難道是我眼花?”

正在這時,柳幕晴忽然回頭,手指捋一下頭髮,巧笑道:“喂,要不要進來一起洗?”

林炎腦子僵住:“什麼?這……不好吧?”

柳幕晴臉一翻:“瞧把你激的,口水都流出來了?哼,試探你一下而已,果然男人冇一個好東西。”

說著走進裡麵,呯一聲關門,反鎖了。

林炎苦笑搖頭,拿起拖把拖掉地上的水漬。

他這個上門婿,在柳家冇什麼地位,全家都拿他當保姆使喚!這柳幕晴更是變著法子戲弄他!

就算他的老婆柳幕妍,也冇把他當回事,要不然也不會結婚一年,連床都冇讓他上,每天隻能在地板上打地鋪。

耳中聽到浴室裡傳來淅淅瀝瀝的洗澡聲,還有柳幕晴歡快的歌聲,林炎了臉,返回自己房間。

過了不知多久。

燈忽然一暗,滅了。

“啊——,救命啊!”

林炎聽到柳幕晴的求救聲。

他一下跳起來,著黑暗,憑藉方位記憶,瞬間衝出房間:“幕晴?柳幕晴?”

柳幕晴喊:“姐夫,快來救我,救命!”

聲音,正是出自柳幕晴的房間。

他衝過去,按住門把手,一轉。

門冇鎖。

他瞬間開啟房門。

下一秒,他的腎上腺素瞬間飆升,不自發出“啊”的一聲大;隻見,門後居然站著一個怪,人,腦袋卻是一隻黃皮子,也就是黃鼠狼!被一種綠照著,顯得格外恐怖滲人。

“何妨妖孽?!”

林炎了一聲之後,拔出拳頭就打了過去。

“呯——”

人形黃皮子本不知道躲,被一拳打個正著。

然後,黃皮子發出一聲痛:“哎喲!”

手捂住了鼻子。

林炎愣了一下,一把抓住黃皮子,用力一掀,出下麵柳幕晴流著鼻的臉:“你有病啊?半夜三更裝神弄鬼,扮什麼不好,扮黃皮子?你不怕黃皮子鑽進去,占了你的皮囊啊?”

林炎是一位符靈師,通曉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玄妙。

民間五大仙,狐黃白柳灰。

黃就是指黃鼠狼,也黃皮子、黃仙,是五大仙中最為詭譎,最是記仇,睚眥必報的存在!林炎曾經跟一隻花黃皮子打過道,知道其中的厲害,所以後來凡是遇見黃皮子,他都是躲著走。

“你纔有病呢!”

柳幕晴捂著鼻子,怒瞪林炎,“你居然敢把我鼻子打出來,長本事了是不是?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我媽,給我姐,說你是個變態,意圖對我做不軌的事,你看們會不會把你掃地出門?”

林炎卻盯著的臉,表凝重。

此時此刻,他清晰的察覺到了上的冷氣息。

他擰眉問道:“你告訴我,你今天去哪了?”

柳幕晴纔不買他的帳:“我乾嘛告訴你?你又不是我老公!快去,把電源總開關推上!”

今天其實是跟幾個閨一起出去玩,得了個好玩的黃皮子帽,靈機一,就想捉弄一下林炎。

冇想到,林炎冇捉弄到,自己的鼻子卻遭了秧。

真是晦氣!

林炎著黃皮子帽,走出柳幕晴的房間,把電源總閘推上。

藉著燈,林炎看清楚了黃皮子帽的樣子。

結果這一看,倒一口涼氣——

白麪黃皮剝!

這是要出人命了啊!

林炎趕回去找柳幕晴,冇想到,“啪”的一下砸過來一團什麼東西,正好砸在他腦袋上,還是的,抓下來一看,正是剛剛洗澡下來的服。

“你媽!”

林炎追上去。

柳幕晴一下跳進房間,把門鎖死。

“開門,我有話問你,這很重要!”林炎拍門道。

“不開!我已經睡覺了,你敢闖進來,我就喊非禮啊!”黏在臉上,活像個落湯,但毫掩飾不了麗的容……白t恤。此,正是林炎的小姨子,柳幕晴。今年剛好二十,是江州大學的大二生,現在七月,放暑假中。這套房子裡,原本還住著林炎的老婆柳幕妍,和丈母孃沈夢玉,不過就在今天上午,柳幕妍和沈夢玉出去旅遊了,五天四夜香江遊,這幾天,都要林炎幫著照顧柳幕晴的生活起居。哦,順便說一下,林炎是這裡的上門婿,冇什麼地位。“怎麼這麼晚纔回來?”“一個孩子,也不知道注意點,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