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殺手轉生

定對我諸多意見,我不能再丟臉下去!”雷塵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融這個世界,更是和原來的雷塵無對接。隻是別人不知道,他就不是原本懦弱無能的小子,他有著上輩子的經驗,或許還有著別的意想不到的東西。撿起地上的一把練劍之用的普通木劍,雷塵凝元守一。腦海不斷浮現風劍宗門的狂風九劍的招式起來。狂風九劍這種最基本的劍法,隻是對初學者對劍法起到啟蒙的作用。最簡單無奇的劍招,連最普通的武技的門檻都還沒進。乾坤大陸,修煉元...雲幻國,風劍宗。

旭高照,萬裡無雲之下更顯得無比炎熱。四周不時有飛鳥低飛,河水乾凈通,岸上更是花香陣陣。

但是雷塵卻是無心欣賞眼前的一切,到了之後,不嘆氣:“這個人也雷塵,難道這些都是老天特意給我的安排嗎?”

前世的雷塵就是一個頂級的殺手,能力突出,沒有失敗的經驗。但是這樣無敵的妖孽卻是遭人暗算,一次行之中被同伴暗裡裝了炸藥。

讓他在不知名的狀態被炸的碎骨,醒來就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之中。

普通人或許接不了這個事實,但雷塵從小就接殘酷訓練,隻是經過短暫的記憶融合,雷塵就把自己和這原本的記憶融於一。

雷塵今年十五歲,是紫鎮雷家雷振天的兒子。五歲修煉元氣,十歲拜門風劍宗,十四歲就才突破到聚氣四層。作為風劍宗的外門弟子,這樣的結果隻能說是風劍宗至從建宗以來的最大的恥辱。如果不是風劍宗外門長老和雷振天是多年好友,早就把雷塵攆出去。

“我,超級廢,宗門恥辱!”雷塵不無語,“我三歲學習使用武,十歲開始執行任務,一輩子殺人無數。如此竟然轉生到這垃圾上,靠!”

怒罵的聲音在山穀之間回,雷塵不看著遠的綠樹有些呆了。原本義憤難填的心霎時間平靜下來,他雙拳握:“不管這裡是地球還是乾坤大陸,我是雷塵,我隻當最強的人!”

大聲喊出來後,雷塵霎時間覺得全充滿鬥誌。

風劍宗在雲幻國的南邊,與雲幻國裡麵其他宗門一起被承認五大勢力。不過風劍宗卻是五宗排到最後,即使是五宗之末,不王族富賈爭相拉攏,不敢得罪。

而雷家則是風劍宗下麵的四大家族之一,家產殷實,武力更是不差。家主雷振天一手大雷霆手威力無邊,聽說修為更是到了凝元八層。

而雷塵作為這個雷家嫡係,換做別人必定是別人爭先恐後前去結之人,可憐天賦太差修為更差。

在這以武為尊的世道,如果不是雷振天力排眾議,早就乾了雷塵出家門。

“很快就是家族祭典,到時候雷敏強這個賤人肯定對我諸多意見,我不能再丟臉下去!”雷塵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融這個世界,更是和原來的雷塵無對接。

隻是別人不知道,他就不是原本懦弱無能的小子,他有著上輩子的經驗,或許還有著別的意想不到的東西。

撿起地上的一把練劍之用的普通木劍,雷塵凝元守一。腦海不斷浮現風劍宗門的狂風九劍的招式起來。

狂風九劍這種最基本的劍法,隻是對初學者對劍法起到啟蒙的作用。最簡單無奇的劍招,連最普通的武技的門檻都還沒進。

乾坤大陸,修煉元氣為本。武者據功法引導把天地之間的元氣聚於,聚氣凝元,輕可以斷木分金,重可以移山倒海無所不能。

而武技功法則分為凡靈地天四個級別,每個級別又分為上中下三品。

狂風九劍在雷塵腦海裡麵越轉越快,不由自主的開始施展起來。與平時不同的是,劍法一經施展,暢順無比。就像已經浸數十年一般,行雲流雲,無比暢快。

第一式,第二式……第九式!

眨眼的功夫的,雷塵的劍越刷越快,普通人看不清他的劍,隻看到一道模糊的幻影。

劍所過之,旁的大樹留下三寸深的劍痕。

看到這效果,雷塵會心一笑。

如果不是這原本的雷塵和天賦都太差,恐怕這威力就不是隻是木三寸了。

看到希之後,雷塵一口氣再練了狂風九劍多次。每練一次會就越深,丹田裡麵原本的元氣也在不斷積累之中。

先是全流,然後又回到丹田,不斷循壞。

彭!

突然,丹田微微脹起,雷塵一愣。

“聚氣五層?”雷塵有些驚訝,這從四層突破到五層,正常來說說也得半年的時間,這才一個時辰不到就突破了,這簡直是聞所未聞。

先是難以相信,雷塵心中卻是一喜。

“雷敏強你做夢都不會想到我有這樣的突破,就等著祭典上麵我把你的乖孫雷康轟下臺去!”

雷敏強作為雷家的長老,本實力不高,但是他的孫子雷康據說十歲就到聚氣五層。而至從他加北雪門後,雖然訊息不靈通,不知道進境。按他這雷家百年天才的資質,估計突破到凝元境界也不出奇。

而雷敏強野心,早就想借機得到雷家家主的位置。這原本就是雷塵一直所擔心的,但現在的雷塵不是以前的廢柴,他有信心可以扭轉局麵!

“雷塵,雷塵!”就在雷塵想加強鍛煉的時候,一個穿麻布的小子跑了過來。

看了一眼之後,雷塵見來的就是負責外門打掃事務的馬能,放下劍來。

“馬能,有什麼事嗎?”雷塵慢慢說道。

了幾口氣,馬能看著眼前穿深藍服的雷塵,有著說不出來的覺。覺就像眼前的,不是之前認識的雷塵。

馬能哪有空想那麼多,連忙說道:“楊林他,楊林差不多要被打死了。”

“什麼?”雷塵心中震驚。

楊林雖然和雷塵一樣,是風劍宗的外門弟子,但平時沒有看不起自己。而得到的東西,更是願意和他分,可以說連親兄弟也比之不上。

聽到這,雷塵怎能不擔心。

“楊林現在在哪?”雷塵雙目布,左手抓住馬能的肩膀。

馬能什麼時候見過雷塵這樣恐怖的神,也忘記上的疼痛,連忙吐出幾字:“在後山上麵。”

雷塵連忙起,快速向後山奔跑過去。

這時雷塵寒無比的眼睛,殺機盡顯!

“如果楊林有什麼損傷,我必定拉你陪葬!”

給讀者的話:

新人求支援嫡係,換做別人必定是別人爭先恐後前去結之人,可憐天賦太差修為更差。在這以武為尊的世道,如果不是雷振天力排眾議,早就乾了雷塵出家門。“很快就是家族祭典,到時候雷敏強這個賤人肯定對我諸多意見,我不能再丟臉下去!”雷塵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融這個世界,更是和原來的雷塵無對接。隻是別人不知道,他就不是原本懦弱無能的小子,他有著上輩子的經驗,或許還有著別的意想不到的東西。撿起地上的一把練劍之用的普通木劍,雷塵凝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