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玩穿越

子爛了。“太後孃娘歇息好了,可要繼續打?”旁側一個臉圓的像盤子似的太監湊了過來,腆著臉笑神態謙卑小心翼翼的詢問道。“……?”沈紅纓腦子宕機了一下,似有所緩緩低頭,隻見手中握著一長鞭,長鞭垂落在地,鞭子的末端還沾染著殷紅的漬,如此目驚心。眼眸瞪大,緩緩將自己的手臂抬了起來,舉著鞭子立在眼前。彷彿還能聞到那鞭上的腥味,瞬間刺激了的神經。這……我的?“求太後孃娘開恩啊!我家小姐已經知錯了,絕對不會再去糾...沈紅纓睜眼所見,便是那烈日下金黃的琉璃瓦紅磚牆,目所及皆是氣勢恢宏之像,唯一不太對的地方是眼前那刑架上捆著的人。

這的也太慘了,怎麼被打這樣?

一的痕,服都讓鞭子爛了。

“太後孃娘歇息好了,可要繼續打?”旁側一個臉圓的像盤子似的太監湊了過來,腆著臉笑神態謙卑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沈紅纓腦子宕機了一下,似有所緩緩低頭,隻見手中握著一長鞭,長鞭垂落在地,鞭子的末端還沾染著殷紅的漬,如此目驚心。

眼眸瞪大,緩緩將自己的手臂抬了起來,舉著鞭子立在眼前。

彷彿還能聞到那鞭上的腥味,瞬間刺激了的神經。

這……我的?

“求太後孃娘開恩啊!我家小姐已經知錯了,絕對不會再去糾纏玄公子,求太後孃娘開恩啊!”那烈下跪著的子穿著丫鬟的服飾,砰砰砰的磕頭,青石板上都染上了一抹紅痕。

沈紅纓眼睛瞪的更大了,這話怎麼這麼悉呢……

腦海之中忽而想到了昨晚肝的一個古風小遊戲,那遊戲頁麵彈出的一段話:無視求,再十鞭,惡毒值

100點。

沈紅纓:……

這場景他孃的不是玩的養崽小遊戲嗎!?

前腳剛充了一萬塊錢,準備把遊戲裡惡毒繼母太後孃孃的屬值升滿,的崽兒就能吃上滿漢全席了!

沈紅纓微微抬頭打量著四周,這才恍然驚覺眼前的場景與遊戲畫麵一模一樣,宮廷樓閣下設刑臺佳宴會,太後執鞭而立,著華服冠,眉眼著狠辣冷意,眸勾畫出幾分厲。

手中長鞭極好,再看看那刑臺上奄奄一息的人。

好,真是我的。

氪金充錢還能玩穿越!我淦!

什麼破遊戲啊!

也不讓穿點好的,這穿的啥玩意!?

養的皇帝崽兒的惡毒繼母,當初這個角的時候,疊的都是些啥玩意兒屬來著???

“太後孃娘?”側太監見太後孃娘神晴不定,嚇得膽都快破了,總覺得下一秒太後孃娘就要把這些個人全都一刀哢嚓了,嗚嗚嗚好嚇人。

“屁啊,冇看到我在回檔嗎?”沈紅纓兇狠回頭。

四喜:“……???”

啥玩意?

沈紅纓在努力回憶自己的份背影,大商國當朝太後,沈家嫡長沈紅纓,一年前宮為妃,纔剛剛宮皇帝就暴斃駕崩了,沈家用朝中關係,將九皇子蕭廷玉過繼於沈紅纓名下。

後,輔佐九皇子登基稱帝,沈紅纓立為太後,而今不過十八歲而已。

新皇不過五歲,大商國的江山儘數被沈家把控,幾乎是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勢,太後垂簾聽政儘知朝中諸事,謀略驚人不過宮一年,眼線已遍佈朝野上下,與沈家聯手外戚獨大,掌天下皇權。

為太後,養男寵樂人無數,行事作風天下不齒,仰仗權勢為所為。狠回頭。四喜:“……???”啥玩意?沈紅纓在努力回憶自己的份背影,大商國當朝太後,沈家嫡長沈紅纓,一年前宮為妃,纔剛剛宮皇帝就暴斃駕崩了,沈家用朝中關係,將九皇子蕭廷玉過繼於沈紅纓名下。後,輔佐九皇子登基稱帝,沈紅纓立為太後,而今不過十八歲而已。新皇不過五歲,大商國的江山儘數被沈家把控,幾乎是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勢,太後垂簾聽政儘知朝中諸事,謀略驚人不過宮一年,眼線已遍佈朝野上下,與沈家聯手外戚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