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貪戀他懷抱的溫暖

車,一上車,就看到第一排坐著一個人,正在閉目養神,嚇了薑瓷一個激靈。不是陸禹東是誰?全車都坐滿了人,唯獨陸禹東旁和後的座位空著。薑瓷的臉刷地就紅了,和韓嵐來晚了,隻能著頭皮坐在了陸禹東的後。“陸總不是自己開車來的嗎?怎麽這次跟我們一起坐大回去?”韓嵐湊在薑瓷的耳邊,悄悄說道。韓嵐是一個大嗓門,即使“悄悄”,別人也能聽得很清楚。“不知道。”薑瓷低著頭回答。剛才上車的時候,一直有意無意地用手擋著自己的...第1章貪他懷抱的溫暖

薑瓷是半夜醒來的。

說起來沒人相信,昨晚,和陸禹東睡了。

是第一次,沒什麽覺。

唯獨讓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陸禹東的胡茬劃過的麵龐時,曖昧極了,他在的脖頸邊呼吸,吻的耳朵,陸禹東磁低沉的嗓音,讓薑瓷的臉頰無比滾燙。還有,陸禹東一直在薑瓷的耳邊呢喃一個名字,雖然自始至終,薑瓷都沒聽清楚這個名字是什麽,但這都不能讓薑瓷第一次的悸減損半分。

半夜,薑瓷醒來,陸禹東還在睡著,薑瓷看了看側男人冷峻的臉,莫名覺得和這個男人的關係近了好多。貪他懷抱的溫暖,甚至異想天開地想繼續躺在他的側,摟著他睡。但知道,現在不離開,是自找麻煩。

陸禹東是新東國際的總裁,被實習生薑瓷睡了,薑瓷用腳指頭想想也知道後果:輕則掉工作走人,重則被冠以“勾引總裁”的罪名,聲名狼藉,從此在江洲混不下去。

昨天是團建第一天,晚上陸禹東喝醉了,拉住了扶他進房間的薑瓷的手,不由分說吻上了的臉。薑瓷先是腦袋空白,想拒絕的,可看到陸禹東那張臉,竟然有些恍惚,再也拒絕不了。

而在此之前,實習生薑瓷甚至都沒正麵跟陸禹東接過。

薑瓷趔趄著雙,回了自己的房間,假裝什麽都沒發生,直到下午六點,幾輛回公司的大停在了酒店門口。

薑瓷是和另外一個實習生韓嵐一起上的車,一上車,就看到第一排坐著一個人,正在閉目養神,嚇了薑瓷一個激靈。

不是陸禹東是誰?

全車都坐滿了人,唯獨陸禹東旁和後的座位空著。

薑瓷的臉刷地就紅了,和韓嵐來晚了,隻能著頭皮坐在了陸禹東的後。

“陸總不是自己開車來的嗎?怎麽這次跟我們一起坐大回去?”韓嵐湊在薑瓷的耳邊,悄悄說道。

韓嵐是一個大嗓門,即使“悄悄”,別人也能聽得很清楚。

“不知道。”薑瓷低著頭回答。

剛才上車的時候,一直有意無意地用手擋著自己的臉,生怕陸禹東會認出來。

但心裏又有僥幸,或許昨晚的事,陸禹東本就不記得,又或許,即使記得,他也不知道那個人是薑瓷,畢竟之前,他跟薑瓷並沒有接,而且他醉了,昨晚大部分時間都關著燈......

長路無聊,韓嵐開始玩手機,薑瓷眼饞,也要拿手機,可左翻右翻,都沒找到。

薑瓷推了推旁的韓嵐,“撥一下我的手機,我手機找不到了。”

“你放哪了?”韓嵐一邊漫不經心地說,一邊撥通了手機上“薑瓷瓷”的手機號。

悅耳的手機鈴聲響起來,可這鈴聲,既不是從薑瓷的包裏傳出,也不是從的行李箱,而是從前排的座椅,更確切地說,是在前排陸禹東的手上響起來的。

薑瓷上的汗瞬間都豎了起來。竟之前,他跟薑瓷並沒有接,而且他醉了,昨晚大部分時間都關著燈......長路無聊,韓嵐開始玩手機,薑瓷眼饞,也要拿手機,可左翻右翻,都沒找到。薑瓷推了推旁的韓嵐,“撥一下我的手機,我手機找不到了。”“你放哪了?”韓嵐一邊漫不經心地說,一邊撥通了手機上“薑瓷瓷”的手機號。悅耳的手機鈴聲響起來,可這鈴聲,既不是從薑瓷的包裏傳出,也不是從的行李箱,而是從前排的座椅,更確切地說,是在前排陸禹東的手上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