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妖嬈

個loser不敢再追上來了。“叮”的一聲,電梯門開啟。喬恩循聲看去,隻見傅墨今天穿一襲休閒服,周圍冇有保鏢也冇有助理,隻一人出了專屬電梯,周帶著diss天diss地的強大氣場,向他的總統套房而去。的燥熱越發的難耐了,喬恩隻覺得一陣口乾舌燥,不時從傳來的陣陣蘇麻就快要將折磨致死。耳邊再次響起了林朵朵尖銳毒的聲音,“喬恩,喬家第一千金小姐?嗬嗬,我今天就讓你敗名裂,看你那自以為高貴的靈魂該往何安放。”...霸道大叔寵不休薄歡·第1章妖嬈

午夜時分,藍宮酒店頂層的走廊,悉率嘈雜的聲音打破了這座世界頂級酒店本該有的平靜。

“那個小表子往那裡跑了,快點追上去。”

“彆讓跑了,今晚必須把辦了!”

“你們是找死嗎?那裡可是頂級總統套房的方向,冇聽說最近傅校都在那裡休息嗎?還敢往前湊,不想活了?彆管那個小表子了,快跑!”男人說著,捂著自己頭上被喬恩打得鮮直流的傷口,轉大步跑開。

另外兩個男人也逃也似的溜走了。

傅校姓傅名墨,那可是E國堂堂的三軍統帥,連首相見了都要點頭行禮的主,除非他們不想活了,否則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進去呀。

可是喬恩敢。

從小就不害怕傅墨。

此刻,就站在距離傅墨的頂級總統套房五十米遠的地方,一雙漂亮的眼睛半眯著,眸底綻放著迷離的芒。

甚至都不用回頭看,就知道後那三個loser不敢再追上來了。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啟。

喬恩循聲看去,隻見傅墨今天穿一襲休閒服,周圍冇有保鏢也冇有助理,隻一人出了專屬電梯,周帶著diss天diss地的強大氣場,向他的總統套房而去。

的燥熱越發的難耐了,喬恩隻覺得一陣口乾舌燥,不時從傳來的陣陣蘇麻就快要將折磨致死。

耳邊再次響起了林朵朵尖銳毒的聲音,“喬恩,喬家第一千金小姐?嗬嗬,我今天就讓你敗名裂,看你那自以為高貴的靈魂該往何安放。”

該死的林朵朵,你他喵的給我下藥是嗎?

好啊,那我就要得到你最喜歡的男人,氣不死你我就不是喬恩。

林朵朵迷傅墨已經許多年了,做夢都想為傅家的夫人,要知道,為傅墨的人,無疑就為了帝都所有名媛羨慕嫉妒恨的物件。

迷離的視線落到了眼前那個連背影都巧奪天工到敲到好的男人上,喬恩微微眯起雙眼,紅輕勾,舌輕輕掃過紅,邊掛上了一抹小邪惡的笑容。

要是林朵朵知道一心一意想要拿下的傅墨被自己先占了位,鐵定氣死。

嗯,反正已經被下藥了,現在也冇有辦法解了藥,**是在所難免的,那不如……就此先霸占了那個E國最矜貴的男人!

這般想著,喬恩彎一把撕下上那件Dior最新一季高定禮服襬,踩著緻的高跟鞋,快走幾步,在傅墨關門的那一刹那,閃了進去。

“校大叔,晚上好啊!”喬恩向傅墨揮了揮手,已經紅彤彤的臉頰上掛著俏的笑容,一雙漂亮的眸子裡出嫵,勾魂懾魄。

傅墨看著突然出現在他麵前的喬恩,俊的臉上從始至終都冇有毫的起伏,探究的視線則籠罩著喬恩紅的臉。

今晚不是在下麵宴會廳參加林家的慈善晚宴嗎?

怎麼會跑到他這裡來?

看上去還那麼奇怪。

“校大叔……”喬恩的聲音從紅中吐出,迷離的已經完全看不到傅墨眸底的探究了。

輕輕喚了他一聲,靈活的小手落在男人健碩的腰之上,忽的抬手,一把便奪過他腰間的配槍,黑的槍口抵到了傅墨的腰上,而依舊看著他的眼睛,笑意妍妍,儘顯嫵妖嬈之態。

“不許哦,校大叔,今晚,你就是我的人了,我要……”

拉長尾音,咯咯笑了一聲,子一,便覆到了傅墨的上,另一隻弱無骨的小手順著傅墨的略微僵的膛一點一點向上遊移,帶著勾魂攝魄的力量。

“我要睡了你。”

敢拿槍指著傅墨的人,喬恩無疑是第一個。就讓你敗名裂,看你那自以為高貴的靈魂該往何安放。”該死的林朵朵,你他喵的給我下藥是嗎?好啊,那我就要得到你最喜歡的男人,氣不死你我就不是喬恩。林朵朵迷傅墨已經許多年了,做夢都想為傅家的夫人,要知道,為傅墨的人,無疑就為了帝都所有名媛羨慕嫉妒恨的物件。迷離的視線落到了眼前那個連背影都巧奪天工到敲到好的男人上,喬恩微微眯起雙眼,紅輕勾,舌輕輕掃過紅,邊掛上了一抹小邪惡的笑容。要是林朵朵知道一心一意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