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農傳承

」錢柱兒鼻子痛得不得了,又覺得現在的王平有點邪門,於是打算先撤了,以後再找機會報復。「哥,你沒事吧?」小芳看著王平好像變了一個人,不免有些擔心。「我沒事。」王平現在不但沒事,反而覺好得很,還是前所未有過的爽。「哥,你把錢柱兒打跑了,他肯定會他哥哥來報復的。」小芳拿出手巾拭著王平額頭上的跡,一邊有些提心弔膽地說道:「他哥哥可是……大壞蛋,我們該怎麼辦?」錢家兩兄弟,大哥錢大栓,小弟錢柱兒,都是石泉鎮...石泉鎮,湧水村。

王平端個小板凳,坐在家門口,正使勁地搗鼓著玉米粒。

這時一個孩從屋裏走出來:

「哥,不急的,別把自個兒累著了。」

這個孩名小芳,著樸實,臉上掛著甜甜的微笑。

是王平的妹妹,儘管他們之間並沒有緣關係,但王平這個哥哥卻是盡心盡責,所以兄妹倆的也相當好。

「這不是大學生王平嗎?」

這時候,一個尖利的聲音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怎麼城裏不好混,回村裏準備掏大糞嗎?」

錢柱兒走了過來,嘲諷王平的同時,眼睛時不時瞥向小芳的,舌頭忍不住著,這子太饞人了。

可惜,小芳兒沒搭理他,一門心思都在哥哥王平上,這讓錢柱兒非常不爽。

王平隻是看了錢柱兒一眼,然後繼續做著自己的事。

「這活幹得,玉米粒搗得跟狗啃差不多!」錢柱兒不爽之下,一腳踩在了王平弄好的玉米粒上,罵道:「還大學生呢,這種傻子都會幹的活,還能出錯,真夠丟人的。」

「你幹什麼!」

小芳見狀急上,想要攔住錢柱兒,卻反被對方給推倒了。

「我幹什麼?」

「你還有臉問我幹什麼!」

「我還想問問你幹什麼呢!」

錢柱兒見小芳出來維護王平,更加地惱火了,變本加利地踩踏起來,「這個狗東西到底有什麼好的,你非這麼倒,你賤不賤吶!」

「我把這些玉米粒都踩爛了,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你還喜歡他?」

「你自己說,你是不是個賤貨!」:

王平本來確實不想跟錢柱兒起衝突,畢竟他可沒對方那麼健碩,

自己挨點罵也無所謂,但是妹妹被欺負了,那就絕對沒辦法忍氣吞聲了,站起來大喝道:

「錢柱兒,有什麼事沖我來,別我妹妹!」

「好,那就沖你來!」錢柱兒說著就一拳對著王平的臉打了過去,王平躲閃不及,立時被打翻在地。

「這就是大學生嗎?真特麼的廢!」

王平心裏也憋屈,但他平時就是個老實讀書的好孩子,確實打不過這種經常打架的小子。

「你幹嘛打我哥哥!」

小芳看著王平傷的樣子,心疼得不行,沖錢柱吼喊了起來。

「打他怎麼了?」

「以後你越對他好,我就越要打他!」

錢柱兒見狀更氣了,又一腳踹過去,還有些不解氣,罵道:「王平,你特麼給我記住,

以後有我錢柱兒的地方,你給我滾得遠遠的!

聽見沒有?」

王平再怎麼老實,也不了對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欺侮,怒之下,抄起邊上的一木就掄了過去。

不過論打架,錢柱兒可是老手,隻見他一把搶過了王平手中的木,側一腳就把王平再次踹翻在地。

王平的頭磕在了地上,流不止。

「真是個廢,就這還想還手,我呸!」

錢柱兒鄙夷地啐了王平一口:「王平,你特麼除了會吃乾飯,簡直一點用也沒用。小芳是我的,你給我離遠點,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小芳扶起王平,氣憤地沖錢柱兒說道:「錢柱兒,我這輩子、下輩子都不可能是你的,你別做夢了。」

「小芳,你逃不掉的!」

錢柱兒心裏幻想著以後玩弄小芳的妙場景,「你註定是我的人。」

說著,出手去小芳的臉。

王平急了,掙紮著想站起來,結果發現手上全是,一不小心還把蹭到了隨戴著的玉佩上。

那塊古樸的玉佩忽然亮起了一抹微,接著一道聲音在王平腦海中響了起來:

「神農令,沾認主。從今往後,你便是神農傳人,願早日你參悟大道,造福蒼生!」

話音剛落,一灼熱的氣流從天靈蓋中生起,瞬間散各。

王平猛地一睜眼,覺渾上下充滿了力量。

「給我住手,別小芳!」

這時候,錢柱兒的臟手已經快到小芳的子上,王平立時怒了,起拳頭就沖錢柱兒打了過去。

「又來找打?」

錢柱兒見王平竟然還衝他亮拳頭,掄起手中的子對著王平的頭就砸了過去。

「哥,小心吶!」

小芳嚇得差點魂都要沒了。

誰知道,王平隨意地一手就把木給抓住了。

錢柱兒愣了一下,罵道:「喲,還敢還手,是找死是吧!」

於是直接棄了木,抬就踹向王平兩中間,顯然不懷好意。

王平了真怒,這是想讓他斷子絕孫啊,氣憤之下,拳頭也加了些力氣,沖著錢柱兒的臉揮了過去。

「大學生,你的拳頭有力氣嗎?」錢柱兒居然不躲,滿臉鄙夷地罵道:「估計連蒼蠅也打不死……啊!」

話還沒說完,錢柱兒就被拳頭擊中,向後倒了兩三米遠。鼻子都給打塌了,鼻瞬間糊了滿臉。

「這、這真是我打的?」

王平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拳頭,腦子裏回想著剛才聽到的聲音,難道說我真的得到了什麼傳承?

「草,你敢打我?」

錢柱兒從地上爬了起來,了鼻子,滿手的,氣得直咬牙:「你媽了個狗東西,我要弄死你啊!」

「來啊!」

王平現在底氣十足,起拳頭,惡狠狠地瞪著錢柱兒。

「你給我等著,今天的事沒完!」

錢柱兒鼻子痛得不得了,又覺得現在的王平有點邪門,於是打算先撤了,以後再找機會報復。

「哥,你沒事吧?」

小芳看著王平好像變了一個人,不免有些擔心。

「我沒事。」

王平現在不但沒事,反而覺好得很,還是前所未有過的爽。

「哥,你把錢柱兒打跑了,他肯定會他哥哥來報復的。」

小芳拿出手巾拭著王平額頭上的跡,一邊有些提心弔膽地說道:「他哥哥可是……大壞蛋,我們該怎麼辦?」

錢家兩兄弟,大哥錢大栓,小弟錢柱兒,都是石泉鎮有名的小混混。

特別是可哥錢大栓,更是惡名遠楊,而且長的虎背熊腰,在小村上基本上橫著走,無人敢惹。

「妹妹,你別怕!」

「以後一切有我,沒有人能再欺我們!」

王平安道。

小芳見王平說得很豪氣,心裏不泛起了別樣的心思。。個!你還喜歡他?」「你自己說,你是不是個賤貨!」:王平本來確實不想跟錢柱兒起衝突,畢竟他可沒對方那麼健碩,自己挨點罵也無所謂,但是妹妹被欺負了,那就絕對沒辦法忍氣吞聲了,站起來大喝道:「錢柱兒,有什麼事沖我來,別我妹妹!」「好,那就沖你來!」錢柱兒說著就一拳對著王平的臉打了過去,王平躲閃不及,立時被打翻在地。「這就是大學生嗎?真特麼的廢!」王平心裏也憋屈,但他平時就是個老實讀書的好孩子,確實打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