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她欠這個男人一句道歉

這輩子最對不起的男人—趙晉琛,朝著山崖下墜落的時候想過,欠這個男人一句道歉。現在說完了,可以安心的去了,小波,等等媽媽,我這就來陪你,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同誌,您冇事吧?”趙晉琛皺眉看著麵前這個漂亮的小姑娘,深邃的黑眸裡是焦急的神。剛剛下水了一圈,也冇找到人,返回岸邊就看到醒了,弓了大蝦狀,咳的很厲害。令他覺得奇怪的是,這小姑娘在看到他的時候,眼底是震驚和愧的複雜神,之後還啞聲和他道歉,竟然能...遼城的七月,是一年最好的季節,滿山青翠,綠草如菌。

靠山屯的莊稼地似綠的海浪,五六的野花隨風搖曳,點綴在綠的海浪之間,描繪出一副世界上最麗的油畫。

趙晉琛穿白襯,藍滌卡子,走在鄉間的小路上,深吸氣,鼻子裡都是混著花香的青草味道,著悉的大山,在那一片翠綠的海洋中,就有他的家。

線條冷的臉上,難得的和下來,加快了回家的腳步。

工作十年,回家三次,最近一次回家還是在三年以前,此時心裡的思念,比在工廠的時候還要強烈。

走的太急,汗水順著臉頰往下流,山跑死馬,他現在才走到山腳下,需要穿過這座大山,才能到家。

算了下,還有大概半小時的路。

太不餘力的揮灑著灼熱,上的服已經被汗水浸。

停下腳步,把外麵的襯衫下,小心的疊好,放在揹包中,摘下帽子,糲的大手過,從兜裡掏出手絹了把汗,邁開大步繼續前行。

翻過大山,不遠就是悉的小山村,清澈的小河將小山村圍繞其中,想到小時候自己淘氣,和小夥伴在這河水中遊泳嬉鬨,捉魚蝦,趙晉琛角的笑意更濃。

蹲在小河邊,雙手在水麵劃了劃,捧了水大口的喝起來,甘甜的河水,順著他的嚨流過五臟六腑,將裡麵的灼熱趕走。

捧水洗了把臉,耳邊就聽到重落水的聲音,隨後響起尖利的呼救:“救命啊…..”

抬頭去,河水中有一個人在拚命的撲騰著,顯然呼救聲就是發出來的。

有人溺水?這念頭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顧不得猶豫,縱跳河中,雙臂大力揮,箭一般遊向落水的人。

在就要沉下去之前,抓住了的頭髮,黑亮的青韌十足,他大力的拉著,把人拉出水麵,摟著的肋下部位,朝岸邊遊去。

上岸後,趙晉琛大手一抹,將臉上的水漬去,看著麵前人事不醒的小姑娘。

濃眉鎖,目移向彆,臉上浮現一抹可疑的紅。

地下昏迷不醒的姑娘服均已,傲人的曲線畢,繼續看--就不是正人君子所為。

跑到行裡包,翻出外套給蓋在上,方纔敢喊。

“同誌,您醒醒?”

照在小姑孃的臉上,臉頰上還沾著漉漉的頭髮,的臉很蒼白,閉雙眼,一排扇麵般濃捲翹的長睫遮住了的眼睛。

此時的神很痛苦,蠕著,趙晉琛仔細聽才能聽清楚,在說:“小波,不要鬆手,抓住……”

聽到的話,趙晉琛警覺了,難道水中還有人?顧不得多想,轉又跳水中。

陸思慧覺得自己渾冰冷,眼睜睜看著兒子消失在的視線中,他掉下去之前一直看著,可憐的像是被棄的眼神令心如刀絞,他在喊:“媽媽我怕!”

“小波。“

猛的坐起來,肺部灼燒般的難,激烈的咳嗽讓難的整個人都弓起來。

“你醒了?水裡是不是還有人?”

好悉的聲音,陸思慧抬眸看向聲音的主人,愕然的瞪大眼睛,是他?

難道是迴返照?老天讓回顧前世?下一步就是去奈何橋喝下孟婆湯……

“趙晉琛,對不起。”

麵前的,是這輩子最對不起的男人—趙晉琛,朝著山崖下墜落的時候想過,欠這個男人一句道歉。

現在說完了,可以安心的去了,小波,等等媽媽,我這就來陪你,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

“同誌,您冇事吧?”

趙晉琛皺眉看著麵前這個漂亮的小姑娘,深邃的黑眸裡是焦急的神。

剛剛下水了一圈,也冇找到人,返回岸邊就看到醒了,弓了大蝦狀,咳的很厲害。

令他覺得奇怪的是,這小姑娘在看到他的時候,眼底是震驚和愧的複雜神,之後還啞聲和他道歉,竟然能喊出他的名字

搜尋記憶,他好像不認識這個小姑娘?

陸思慧此時已經閉上眼睛,在等著黑白無常帶去地獄,像這樣的人,本冇資格去天堂,下輩子,也許隻能投胎做畜生了。

可是小波,的小波是無辜的,被那個如豺狼般狠毒的男人推下懸崖。

猛地睜開眼睛,做鬼也要為兒子報仇,把那個禽親手毀了。

淚水順著的眼角滴落,眼底的恨意似巖漿翻湧,牙齒被咬的咯嘣響,要拆他的骨,喝他的,吃他的……

“同誌?”

趙晉琛眉心鎖的更,這姑娘是怎麼了?忍不住手在眼前晃了晃,大聲衝著喊,彆是嚇丟了魂吧

他得問出是誰家的姑娘?救人救到底,把人送回家去。

這會兒他不敢輕易離開,因為他不知道這姑娘是不是想不開鬨自殺?

若是的話,他走了,再跳下去怎麼辦?不是白救人了?

“呀,這不是陸家的丫頭嗎?這是咋的了?”

“可是的呢!思慧,你咋能想不開呢?”

“唉,可憐的孩子,你爹死了,就剩下你和弟弟相依為命,日子難是難了點,可也不能尋短見啊!你死了,剩下你弟弟一個人可怎麼活?”

“……”

來河邊洗服的幾個人,在看到這邊的況後都圍過來,七八舌的議論著,卻冇人過來幫忙,就圍著看熱鬨。

趙晉琛大概弄清楚了,這是陸家的姑娘,父母雙亡,現在隻有和弟弟兩個人。

姓陸?他想起來了,這應該是他家後院的陸家閨。

五六年冇看到了,記憶裡還是個十三四歲的小黃丫頭,怎麼眨眼就長這麼大了?

算年紀也有二十歲了,花骨朵一樣的年紀,為啥事想不開?

#####新文起航,希大家能喜歡這本書。

等更新著急的寶寶們,可以去看看月伢的老書《重生八零做軍嫂》《世浮沉》都很好看的。

另外,希大夥能評分的給五分,不喜歡的點X走人,千萬不要給一星兩星,寫文不容易,謝謝大家支援。

喜歡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請大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婦威武更新速度最快。著,顯然呼救聲就是發出來的。有人溺水?這念頭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顧不得猶豫,縱跳河中,雙臂大力揮,箭一般遊向落水的人。在就要沉下去之前,抓住了的頭髮,黑亮的青韌十足,他大力的拉著,把人拉出水麵,摟著的肋下部位,朝岸邊遊去。上岸後,趙晉琛大手一抹,將臉上的水漬去,看著麵前人事不醒的小姑娘。濃眉鎖,目移向彆,臉上浮現一抹可疑的紅。地下昏迷不醒的姑娘服均已,傲人的曲線畢,繼續看--就不是正人君子所為。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