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這孩子,朕親自撫養

香味襲來,把本是熱鬧的宮殿變得冷清下來。“娘娘!是個小公主!”宮一聲驚喜地聲,打破了這場假麵上的寧靜。沒有嬰兒的啼哭。正好路過準備去書房的玄天唯聽到這一聲喊,蹙眉奇怪道:“小尹子,這是哪家妃子?”玄天唯,乃北楚國之帝,號天安,膝下已經有三子,現新得一。人人都道天安帝是明君。在天安帝的治理下,天下太平,百姓安居樂業。但,後宮佳麗裏,此人又是冷酷無出了名。帝王心,無。“回皇上,是南國和親的靈妃,剛剛產...冬月三十的夜晚,皎潔明亮的月在雪堆的照映下,把夜晚照亮。

寒涼中臘梅撲鼻的香味襲來,把本是熱鬧的宮殿變得冷清下來。

“娘娘!是個小公主!”宮一聲驚喜地聲,打破了這場假麵上的寧靜。

沒有嬰兒的啼哭。

正好路過準備去書房的玄天唯聽到這一聲喊,蹙眉奇怪道:“小尹子,這是哪家妃子?”

玄天唯,乃北楚國之帝,號天安,膝下已經有三子,現新得一。人人都道天安帝是明君。

在天安帝的治理下,天下太平,百姓安居樂業。

但,後宮佳麗裏,此人又是冷酷無出了名。帝王心,無。

“回皇上,是南國和親的靈妃,剛剛產。”尹公公深知這位帝王是個無的。

本不會關心哪個妃子如何如何。

“既然剛剛生了兒,怎麽一點嬰兒的啼哭聲都沒有?”玄天唯好像對這個兒很興趣。

尹公公抹了抹汗,他哪兒知道啊。

“奴才這就去打聽打聽?”尹公公試探地問著麵前的主子。

玄天唯微微點頭。

“貴妃娘娘!貴妃娘娘!饒命啊!”一聲宮的呼喊從宮殿後傳來。WwWx520xs.com

尹公公覺況有點不太對勁了。

這後宮,雖說佳麗極多,但是皇上本就沒管過,皇上對人的勾心鬥角覺得厭惡。

更何況,還沒有立後。

“你給我皇子,一個快死掉的嬰拿來作甚?”一聲尖銳的聲音怒罵道。

尹公公隻無力,這後宮沒人管,竟然到搶別人的孩子來上位了。

“娘娘!娘娘!您醒醒啊!嗚嗚嗚!快去太醫!”一聲宮的哀嚎又從宮殿傳來。

場麵混極了。

這混以及尖銳的怒吼聲,自然把玄天唯吸引來了。

宮殿後,一個“無用的”嬰,正在被梁貴妃掐著脖子。

既然這個孩子沒用,那就和娘一起下地獄吧。

尹公公見玄天唯過來了,有底氣地怒喝一聲:“大膽!皇上的骨都敢殺害!”

梁貴妃抖了個激靈,雙手鬆開,哪裏會想到。皇上邊的尹公公居然會出現。

宮直接被嚇得一激靈,正抱著嬰的雙手直接一鬆,麵部發紫的嬰掉到了厚厚的雪上。

“哇——”地一聲啼哭,洪亮有力。

玄月玥一臉懵,自己怎麽穿在一個小嬰兒上了。

剛才的景,好像自己慘的,差點被別的人給掐死。

自己的親娘好像中毒快死了,太慘了,太慘了吧!

玄月玥努力睜開雙眼,嬰兒的果然都還在嬰兒的狀態,很難。

月下,一龍袍的男子正在注視著自己。

玄月玥一噎,停止了啼哭,努力的瞪大眼睛看著這個男人。這就是自己的爹?長得真好看,就是好冷。

玄天唯對嬰的反應有點意外,眉上挑地看著躺在雪堆上的嬰,好像很有興趣。

“皇、皇上!臣妾冤枉!臣妾沒有!”梁貴妃想狡辯,畢竟,以前自己都是這樣糊弄過去的。

誰讓皇上對後宮之事並不興趣呢。

“你當朕好糊弄?”玄天唯原本的興致被這聲呼喊一掃而。

心中萬分不悅。

“皇上!皇上!求求您救救靈妃娘娘吧!娘娘快不行了!”暖冬聽到外麵的靜,連忙跑出來。

滿臉的淚花,不管自己什麽模樣,連連在地上跪著磕頭。

玄月玥見這宮小姐姐哭的這麽難過,是自己親娘邊的人,自己也有點難過。

“哇—”地一聲哭出來。

玄月玥也不想,但是嬰兒真的好多事都是不由自主地做出來的。

暖冬愣了愣,見到雪堆上的嬰兒,瞬間驚嚇不已。

“小公主!你怎麽在這裏!”暖冬滿臉錯愕。

看到梁貴妃和霜夏一起,瞬間明白了。

憤憤地指著霜夏,手指抖:“你!你!你竟然背叛主子!你!”

暖冬氣的發抖,說不出其他的話。

玄月玥心裏苦,但是自己不會說話。

“來人,把這賤婢和梁貴妃押下去。”玄天唯冷冷道。

隨後,輕輕地把雪地上的嬰抱了起來,拍了拍嬰繈褓下的雪。

進宮殿,太醫正在診斷。

“回陛下,靈妃娘娘,恐怕,沒救了。”為首的張太醫搖了搖頭,歎息道。

玄天唯並沒有為難太醫,他也料到了。

畢竟,後宮的人,發起瘋來,人命是必不可的,下的毒,自然會是劇毒。

玄月玥聽了直直大哭。

自己一來到這世界就沒娘疼嗎?

所以自己逃不掉的命?在上一輩子,自己也是個孤兒。

後來自己努力,逃離了孤兒院,讀上了大學,為了醫生,拚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誰知,一場病毒讓自己離開了那個世界。

說起來,那一輩子,自己也沒白活。

畢竟,最後犧牲自己的救下了那麽多條生命,自己也是知足了。

有個這麽無的爹,還是在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後宮,自己以後怎麽過喲。玄月玥愁了起來。

玄天唯覺得這兒還聰明,竟然如此靈?

靈妃聽到兒的啼哭,緩緩的抬起手,抖著想抱抱自己的孩子。

玄天唯見狀,抱著玄月玥緩緩走去。

“玄月玥。”玄天唯看著滿臉疲憊的靈妃,淡淡道。

意為玄天唯給孩子取名為玄月玥,這或許,是靈妃最高的榮譽了。

別的孩子,都是隨便拚湊的名字。

月正好,是雪中玉,這應該就是他玄天唯的兒所擁有的好。

靈妃心滿意足地閉上了雙眼,已經很滿足了,至,死前,這個男人抱著自己的孩子還取了名。

無的男人,總算有點溫暖了。

靈妃薨了。

玄月玥隻無力,自己就這麽慘?不過這個名,竟然和上一世一模一樣,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回?

“皇上,這小公主,怎麽安置?”尹公公頭一回見有點人味的皇帝。

玄月玥又努力睜開雙眼,著抱著自己的男人。

自己的命運,可就是掌握在他手中了。

“這個孩子,朕親自養。”玄天唯滿臉興味地看著這孩子的臉,這麽聰穎?

明白自己能決定的去向?

還是說,都是巧合?

玄月玥的視角,模糊地看到這個男子,得如玉,五致,琥珀的眸,好似能把人吸引進去,劍眉眉宇間冷淡得如薄冰。

怪不得這麽無的帝王,還有那麽多佳麗的寧可守住深宮的無奈。

玄月玥怔怔著玄天唯。

“這、這似乎不太合理吧陛下?”尹公公了汗,這主子怎麽又不按常理出牌。我反駁了別殺我頭啊,尹公公想著。

玄天唯笑了笑,“朕就是理。”

隨後,抱著嬰兒朝自己的宮殿走去。

暖冬自然也跟著去照顧小公主了,主子沒了,還有小主子。

小公主一定是不一樣的!

暖冬的直覺告訴。

剛一出生的小公主,便被皇帝賜名和封號了。號天霞公主。

這件事可能在別的國家看起來沒有什麽。

可偏偏,北楚國就不一樣了,北楚國的君王是什麽人啊!

對誰都不會有偏心!無之人,世上明君!

這件事很快便轟全國了,甚至,轟了南國。

小公主的母妃,是南國的三公主,是南國皇帝最寵的兒。

靈妃一直沉淪於北楚國君主玄天唯,無論怎樣,都追隨玄天唯。

南國皇帝拗不過,隻能隨自己的兒去了。

誰知,現在隻剩下自己剛出生的外孫了。

有人說,玄天唯對小公主地特別,是為了彌補南國的義。

有人說,玄天唯是真的很疼小公主,玄天唯是個兒奴。

而在皇宮裏的玄月玥,正惆悵地想要不要喝孃的母。

心是抗拒的。

您提供大神夜夜夜明笙歌的團寵小公主:皇叔要抱抱道天安帝是明君。在天安帝的治理下,天下太平,百姓安居樂業。但,後宮佳麗裏,此人又是冷酷無出了名。帝王心,無。“回皇上,是南國和親的靈妃,剛剛產。”尹公公深知這位帝王是個無的。本不會關心哪個妃子如何如何。“既然剛剛生了兒,怎麽一點嬰兒的啼哭聲都沒有?”玄天唯好像對這個兒很興趣。尹公公抹了抹汗,他哪兒知道啊。“奴才這就去打聽打聽?”尹公公試探地問著麵前的主子。玄天唯微微點頭。“貴妃娘娘!貴妃娘娘!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