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書

喊,“我不要進冷宮”,心裡卻狂喜。【快讓我進去快讓我進去!】眼看著自己都被拖到門檻了,蕭淩卻突然抬起手,製止了那幾個下人的作。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定定地落在了的臉上,彷彿要窺探進的心一般,“你說什麼?”元黛愣了幾秒,茫然地抬起頭,“我不要進冷宮?”“不是這句。”“那我沒說話了啊。”其餘幾個下人也是麵麵相覷。【這男主該不會是神不正常了吧?】元黛更加肯定了自己剛才的想法,能跑趕跑。奇怪的聲音再次響起,蕭...“用冷水把潑醒。”

幽深而又薄涼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還沒等元黛反應過來,一盆冰涼刺骨的水就從頭澆下,讓渾一個激靈。

元黛抬起頭來,便看到一張俊無雙的臉,男人一席黃龍袍,大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薄微抿,冷峻的臉上帶著寒霜。

“解釋不了就直接打冷宮吧。”

男人不耐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元黛一個激靈,終於反應過來自己這是在哪裡了,不是在劇組拍戲,也不是在玩遊戲,而是穿書了!

穿進了一本名為《皇上寵妃無度》的小說,而麵前的這個男人,就是小說的男主蕭淩!

蕭淩原本是敵國質子,十年忍,謀權篡位終於當上了皇帝,但是這龍椅雖然坐上去了,但群眾信服度卻不高,基不穩,這時候便娶了元大將軍家的兒元黛為後,也就是穿越的這個。

皇後宮後,便寵冠後宮,夫妻兩人好不恩。

但你以為這就是真相的話,那就太單純了,實際上,寵皇後隻不過是這狗皇帝的一個障眼法,為了保護自己心的主——麗妃。

隻可惜這麗妃也不是全心全意,而是敵國派來的細,跟男主要互個幾千章纔能夠he。

按照劇,現在就是因為把麗妃推進了蓮花池中,就要被男主打冷宮。

而腦原主自然是不樂意,進了冷宮還利用自己父親的權勢各種作死,最後把自己爹也坑了,自己也落得個五馬分屍的結局。

元黛認為劇就在這裡結束,進冷宮這個結局是再好不過的了!進了冷宮後不用當擋箭牌,可以找個機會梁換柱,溜出宮去!

元黛表麵上反抗著拖著出去的人,大聲喊,“我不要進冷宮”,心裡卻狂喜。

【快讓我進去快讓我進去!】

眼看著自己都被拖到門檻了,蕭淩卻突然抬起手,製止了那幾個下人的作。

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定定地落在了的臉上,彷彿要窺探進的心一般,“你說什麼?”

元黛愣了幾秒,茫然地抬起頭,“我不要進冷宮?”

“不是這句。”

“那我沒說話了啊。”

其餘幾個下人也是麵麵相覷。

【這男主該不會是神不正常了吧?】

元黛更加肯定了自己剛才的想法,能跑趕跑。

奇怪的聲音再次響起,蕭淩這次確定不是自己幻聽,這聲音,確實是從這個人上傳來的。

他危險的眸子瞇了瞇,不是這個世界的靈魂,莫非是借屍還魂?

他用來做擋箭牌這話確實不錯,但是為了保護麗妃?無稽之談。

兩個人都是他的棋子,隻能說,麗妃比聰明一點,能讓晚點去死罷了。

然而他主要關心的還是那句,麗妃是敵國派來的細?這點他暫時還沒有發現,這個人口裡的話究竟是真是假?

事還沒有確定之前,這個人還是暫時留在他眼皮子底下較好。

蕭淩在思索著,下麵元黛的一雙眼睛也咕嚕咕嚕地轉,心裡的小算盤打的啪啪作響。

暢想著自己以後的生活。

【想原主爹可是鎮國大將軍,出宮後就可以吃吃喝喝,整天遊山玩水,可以的話在包養幾個小白臉,豈不快哉!何須被封在這個宮裡。】

元黛越想越開心,卻沒有注意到上頭蕭淩越來越黑的臉。

好!好的很!

吃吃喝喝遊山玩水是吧?還包養小白臉?

嗬,簡直是不知恥!

想被打冷宮是吧?想出宮是吧?他偏不讓如意!

“先放開,皇後賢良淑德,我相信這件事應該還有,在查明真相之前,皇後先在華殿旁邊休息吧。”

男人低沉的聲音傳耳,元黛愣了好幾秒。

【什麼意思?】

【這狗男人不把打冷宮了?這怎麼跟劇寫的不一樣?!!】

元黛哭無淚,一副不不願的模樣,旁邊的兩個宮人卻是驚掉了下。

要知道,皇上他一直都不近,鮮去後宮,更別說把人帶進偏殿住了!

雖說皇後向來寵,但是也從未有過如此待遇啊。

皇後這活的就是因禍得福啊!

如果元黛也能聽的到別人的心聲,肯定會狠狠罵回去,這福氣給你要不要啊。

隻想快點被打冷宮!

想到這裡,元黛一咬牙一閉眼,沖到了蕭淩麵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皇上,是臣妾錯了,臣妾不應該因為一時間的嫉妒就把麗妃推進水裡!經過剛剛的反思臣妾痛定思痛,覺得自己心思太歹毒了!臣妾自請進冷宮,為麗妃妹妹討回一個公道。”

元黛一邊抹眼淚,一邊抬起頭看蕭淩的反應。

【都這樣了,蕭淩總不可能放過了吧。】

【這個冷宮,是進定了!】

蕭淩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冷笑。

“看在皇後如此知錯就改的份上,那朕就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吧,就住在旁邊的華殿,負責打掃勤政殿一個月的衛生。”

元黛都快要裂開了。

不能打冷宮就算了,還要給這皇帝打掃衛生,做免費的勞力?

小說不是說男主最主了嗎?都自己承認了,男主這是怎麼回事?難不他顧及爹的勢力,不敢?那這樣的話這個男主也太沒種了,連自己心的人都保護不了,活的下頭男!

蕭淩麵沉,拳頭逐漸握。

他雖然不知道“下頭男”是什麼意思,但直覺從這個人裡出來的準沒有好話。

還說他沒種?他很快就會讓知道到底是誰沒種!

蕭淩冷哼一聲,“帶走。”

男人邁開長,走路帶風,盡顯王者之氣,後麵原本拖著元黛的兩個人愣了幾秒,又繼續拖著元黛往前走。

隻是這皇後既然沒事了,他們拖著走多有點不合禮數,兩人小心翼翼道:“皇後孃娘,要不您還是自己走嗎?”

元黛麵虛弱,頭往邊上一歪,似乎是暈倒了過去。

但是走在前麵的蕭淩卻清清楚楚地聽到了的心聲。

【小說裡這裡離皇帝寢宮好像很遠的樣子,走過去也太累了,還不如被人抬過去。】

蕭淩:“........”是穿越的這個。皇後宮後,便寵冠後宮,夫妻兩人好不恩。但你以為這就是真相的話,那就太單純了,實際上,寵皇後隻不過是這狗皇帝的一個障眼法,為了保護自己心的主——麗妃。隻可惜這麗妃也不是全心全意,而是敵國派來的細,跟男主要互個幾千章纔能夠he。按照劇,現在就是因為把麗妃推進了蓮花池中,就要被男主打冷宮。而腦原主自然是不樂意,進了冷宮還利用自己父親的權勢各種作死,最後把自己爹也坑了,自己也落得個五馬分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