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久居上位者吩咐下屬的語氣。“霍逸,這幾天迴家看你祖父,他病了。”我嗯了聲就主動結束通話。我從不惹事也從不犯事,吃穿用度奢靡以外,這個便宜爹近乎無可挑剔。而繼承家業這件事,又辛苦又忙碌,我沒興趣。他的私生子應當是急不可耐的,然而關我屁事。祖父稀罕我,他老人家留給我的錢我在大街上撒個十天十夜都撒不完。搞個屁豪門內鬥,做守法富二代不好嗎?我再次低頭點火抽了根煙。看完祖父後,誰也別打攪我糟蹋男高中生。36迴了...40

我給苑驍發完微信後就關閉手機,專心在街道上等紅綠燈。

手腕上的表時針指向十點,許久沒有去上班,我輕輕摩挲著方向盤,思考要專心致誌泡仔,究竟辭不辭職呢。

我若有所思完還是決定先去趟公司。

說曹操曹操就到,一通電話就突然襲來。

傻批老闆溫聲細語,“喂,霍少啊,對,是我,您看都四天了。”

“怎麽?”

“不不不,不是要催您上班,您什麽時候來我必定給您整個大紅毯子,公司大門隨時隨地敞開——”

“別廢話,有事說事。”

“就是馮少忽然要立捧咱公司裏一個小明星,您看怎麽著?”

“馮北要捧就給。”

我立馬掛了電話,記得旗下好像是有個馮北喜歡的型別,難怪巴巴的來砸錢。

那就省得我再去做打工人。

本少爺不幹了。

41

我定了心立馬準備繞道迴府去找苑驍。

轉念一想,今天他估計在學校上課,上課也好,放學剛好可以去接人吃飯。

至於吃完飯以後要幹什麽我確實沒想好,碰巧路過一家室內遊泳池時,我忽而起了心思。

進去後跟前台說直接找負責人。

很快負責人聽見我的要求,他迷茫眨眼睛 ,反複問道,“先生,你真的要包下泳池?”

我點點頭,看裏頭環境還不錯,繼續說道,“記得把水換新,攝像頭關掉。”

“……您是打算開泳池派對?”

“不。”

“那是?”

“單純遊泳。”

我高深莫測說完後就走。

身後的負責人叫住我,“先生先生,您的銀行卡忘記拿了。”

我神色略遊離,拿迴銀行卡就往外走。

苑驍鼻梁那麽高,穿寬鬆褲子都能隱約看見形狀,越想我越迷糊。

喉結也就沒忍住下滑。

究竟什麽尺寸。

42

苑驍在教室課桌上趴著,他由於身高坐最後一排,百無聊賴,隻能想想霍逸不知道在幹什麽。

他低頭忽而看見抽屜裏手機一亮。

“你在哪所高中?”

霍逸的頭像如他這個人般冷冰冰,是簡潔的黑白分割,發出來的話卻帶有熱意般。

像嘶嘶作響的美豔妖邪在誘惑什麽人似的。

苑驍盯著手機螢幕,漆黑的眼瞳裏滿是勢在必得。

“四中。霍哥是專門打算來接我嗎?”

發完這段話後,他埋頭在課桌上笑容揚起,隱秘的喜悅,以及莫大的**都在熊熊點起。

羊入虎口,羔羊自找的。

43

“什麽時候下課?”

我發完資訊後,其實已經將車開進了四中大門。

登記時保安順嘴問了句,“先生您找誰?”

“……”

我想說找男人,但是免得進不去,隨口一句,“找侄子。”

保安看我開的車貴得離譜,也不敢多問就放行了。

手機裏是苑驍秒迴的,“十二點。”

時間也快到了。

我漫無目的在校園裏亂逛,看見不少學生穿著校服,撲麵而來一種青春萬歲的清新感。

然而都沒苑驍好看。

我確信自己看上的是極品,一等一的好,極其出類拔萃的男孩兒。

路過榮譽牆時,苑驍印在上麵的照片太過於出挑,藍白色校服,清爽幹淨,眉目溫柔,笑起來極為陽光燦爛。

下麵的榮譽全是一等獎,成績也不錯,可謂是活招牌。

看了半天後下課鈴響起。

我坐迴車裏,副駕駛那側車門開著,湧出來的學生們瞥見勞斯萊斯就極度的好奇。

我發訊息給苑驍,“三教學樓門口對麽。”

他迴複的語音笑得很歡,少年音色帶些微微的低沉,但無疑是好聽的。

“對,霍哥你等一下,我馬上出來。”

44

苑驍推開窗戶,往下看見停在那的勞斯萊斯,手背上的青筋微微凸起,他抵著舌尖笑容明朗,上揚出的弧度極為好看。

隻是他同桌忽而瞥見其還沒穿上的校服口袋裏好幾袋東西,剝開一看,好奇問道,“苑驍,你買這麽多避孕套幹什麽?”的賽車,泡最漂亮最帶勁的馬子。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他那天聽說霍逸這性冷淡玩意要糟蹋個高中生,第一反應是———陽痿怎麽治好的?麵對發小的冷漠轉身。馮北還是壓抑不住內心的疑問,大聲呐喊質問道:“你是不是背著我們在外麵做0?”這個問題還是在之後纔得到了迴答。2當時霍逸轉身就走,林唐淵樂嗬嗬給馮北遞威士忌的時候,提醒了一句, “喏,外麵吧檯上坐著的那個長得賊正點。”“你進來的時候,他就在看你。”馮北起了興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