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像真的被捅進身體裏麵了,大腿內側發紅一片,猙獰的紫紅色莖身猛烈穿插 。苑驍沒打算僅僅如此,他撫摸著霍逸,親吻著霍先生,然後在敏感點上重重一頂。**來了。霍逸前端性器噴出的精液在他的小腹上,苑驍舔得一幹二淨。被他們都遺忘的避孕套散落在地下,純潔的校服壓住禁慾的襯衣,它們都成了陪襯。73這個夜似乎比昨天還要漫長。苑驍像沒斷奶似的,就喜歡在霍逸的胸前舔舐個沒完虎牙咬得脹痛,奶頭也是紅腫一片哪怕霍逸求饒著...17

便利店裏當然還有其餘人,住在十二樓的劉姨碰巧在買菜,她先和苑驍打起招呼,“小苑放學了?”

他笑了笑,露出微尖的虎牙,臉龐溫和幹淨,少年感也就撲麵而來,聲音也是微微沙啞的溫柔,“今天沒去。”

我一邊排隊結賬避孕套,一邊耳朵微微豎起。

劉姨一向是能說會道的,“高三了吧,剛搬來住的還習慣麽。”

“都挺習慣的。”

“你是體育生吧,次次見你拿著籃球。”

“是啊劉姐。”

“你這小子真會喊,我都老了,什麽姐不姐的。”

真是話很多。

接著話題就忽而轉到我身上來。

“小苑啊你人生地不熟可以多個照應,你樓上住著的霍先生,喏,就在那呢。”

我漠然的抬起頭,示意聽到了。

付完錢後,我將安全套放進褲子口袋裏,然後幽深的眼神定格在苑驍身上。

男高中生。

18

他就買了瓶水,已然隻剩大半瓶。

我確定他是在等我,再說便利店就那一個門。

我倆再次肩並肩的出了便利店。

“霍哥,昨個對不住。”他聲音確實動聽。

“沒事。”我一隻手插在口袋裏,在緩緩摩挲我剛買的一包安全套。

“改天我請你吃飯,好好賠罪。”

“……”

於是乎順理成章有了聯係方式,苑驍這張臉就是最好的通行證。

掃了碼後他顯而易見的很興奮,耳尖隱約有些發紅。

我的注意點卻從他的腰部轉移在他的胯下。

寬鬆的運動褲依稀看得出肌肉很是流暢,不誇張但絕對利落漂亮,且中間那塊布料微微凸起。

結合一下鼻梁的高度。

我再次摩挲褲子口袋裏的安全套,細長的指尖發軟片刻。

19

一路上我都是那副愛搭不理的模樣,天生寡淡,露不出什麽表情,十分不近人情。

他卻絲毫沒有見怪,還一路上溫聲細語說了不少話。

一問一答很是規矩。

雖然他說的話在舌尖滾動多少帶點意味深長。

“我今年十八 ,已經成年了。”

“嗯。”

“上海人,來北京讀書,父母是做外貿的,昨天剛搬來這兒,就我一個人住。”

“離家這麽遠?”

“想考北京體育大學。”

“那挺好。”

他忽而停下摸了摸我後頸,手勁有些大,輕而癢,“霍哥,你這落了葉子。”

我沒看他,哦了聲就自顧自的繼續走。

20

身後的苑驍手上空空如也,哪有什麽葉子。

快要入夏,桃花也該盛開了。

剛剛他隻是順便用指腹摩挲了下霍逸脖頸的那塊肌膚,比瓷器還要光滑。

21

進電梯後我煙癮有些犯了,低頭咳嗽幾聲。

苑驍這家夥關懷到快,“抽煙對身體不好。”

我點點頭,然而戒煙這東西在我這不大可能。

這次他熟練的摁了九和十兩個數字,繼續若有所思的看著我,問了句 ,“霍哥你是做什麽生意的?”

我語氣很隨意,“做鴨信嗎?”

他愣住片刻,有些難以置信的神情。

過了幾秒鍾苑驍反應過來,他輕笑後還反將一軍道:“那請你一晚上要多少?”

“不多,六位數。”

他似是很認真的思索片刻,迴答道:“確實不貴呢。”

22

我知道這小子和我一樣是個富二代。

不過我想他比我有前途多了。

電梯裏他離我很近 說話吐息都有意無意在我耳邊。

沒有汗味,體香反而是屬於海鹽和檸檬混雜的氣息,蠻好聞。

作為一個gay,我表麵冷漠臉,卻滿腦子黃色廢料。

成年人對**一向誠實。

我想知道他的精液是不是也這個味。霍逸身上足夠了。苑驍脫得隻剩下一條內褲,人魚線下的毛發微微稀疏,腿長而極具力量。從未消停過的性器蓄勢待發,粗長碩大的形狀頂出內褲麵料一個小帳篷。臥室門真正關上。83我被苑驍壓醒時還是茫然的,緩過神來後,就發覺自己身上纏繞著幾根細長的白繃帶。一處綁在胸前,露出兩個乳頭,乳頭上泛著紅潤的津液,苑驍剛舔過的,濕漉漉,就是密密麻麻的癢意侵襲。粗糙的繃帶覆蓋著布料顆粒,在我胸膛挪移,我沒受過這種刺激,已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