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馮北番外:(八)

光的臉龐,笑容真誠,眉眼間卻溢滿了**上的酣暢淋漓。他的藍白校服襯衫被霍逸**時弄髒了,下一次洗幹淨讓霍逸穿上。一定很漂亮。他迴到家中套上沙發上放置的白t,想起那天在便利店看見霍逸,似乎也是這麽一件衣服。霍逸穿上便是冷淡,疏離,拒人以千裏之外,讓人起一種莫名的破壞欲。苑驍摩挲片刻指尖,胯下的性器忍不住支起小帳篷。外麵夕陽西下,雲霞沒有**動人。81苑驍去了小區那家室內籃球場邊上的便利店。之前和他打...32

一覺醒來到了駱尚家是一種什麽體驗。

馮北首先歎了口氣,昨個喝斷片前在林唐淵那,看來小白臉還是有良心的,居然沒跑。

送金主迴家,真不錯。

他頓時心生愉悅,再看了眼駱尚放在床上的衣服。

好家夥,馮北還沒得意幾秒鍾,他坐起身子掀開被子一看,笑容消失在嘴角。

老子這是被人強奸了?

胸口兩點泛著紅潤,腹部上全是吻痕和指痕,最離譜的是兩雙腿原本白皙光滑,現在泛著詭異的紅,淤青倒不至於,但是那種被吮吸過的痕跡過於明顯。

馮北腦袋急轉彎片刻,忍不住拿手摸自己屁股,還好還好,屁股的貞潔保住了。

他此刻的魂魄近乎離體,神色迷茫,再次癱軟睡在駱尚床上。

天花板上除了燈具什麽也沒有,他雌雄莫辨的臉龐再不見精神氣,好像要接受一個偉大的現實。

小白臉很想操自己。

小白臉昨天已經連啃帶親驗過貨了。

馮北詭異的腦迴路居然有點好奇駱尚什麽感覺——

我夠帶勁麽?

應該夠吧。

老子這腿多漂亮。

33

馮北還是爬起身來,滿臉神遊天外,麻木穿上駱尚準備的衣服。

可是,內褲尺碼真的過於大。

他穿上無疑是在掛空擋。

駱尚這小子到底吃什麽長的。

馮北不禁開始羨慕嫉妒恨,以及不可明說的好奇。

究竟長得多兇,才能這麽大。

34

馮北的好奇心一向是大到離譜。

屋子裏那一麵牆的冷兵器很唬人,但是越危險的東西越吸引人。

像駱尚本身。

馮北從來不是一個甘於無趣的人,他追求刺激,追逐新奇,更甚至於不要命的在探索未知。

駱尚的身上很神秘,是超脫年歲的克製,好像一道要人發掘的謎題,讓馮北日思夜想。

然而馮北還是不知道這算不算愛情。

就遂打電話去問問林唐淵。

35

“先聽我說,我現在到c市了,以後也不打算迴北京。”

林唐淵的語氣很是痛心疾首,“都二十一世紀,還來商業聯姻這一套,我可去他媽的 ”

“想我結婚,做他們的夢去吧,我這輩子隻想和錢相親相愛,大不了白手起家!”

馮北剛想安慰幾句,奈何林唐淵的語氣瞬間摳搜,“你家小明星昨天打了我的人,你還白喝了我的拉菲,微信還是支付寶?”

馮北想也沒想立刻結束通話,兄弟提錢多傷感情。

他思索片刻立刻決定去找霍逸。

霍逸纔是大金主啊。

自己又燒賽車,又燒小白臉,錢都快燒不下去了。

36

奈何流年不利四個字,馮北算是明白了。

吃飽狗糧後,他一個人孤獨寂寞冷。

林唐淵不在北京。

小白臉不知道跑哪裏去了。

霍逸談戀愛蜜裏調油,根本插不進去一個電燈泡。

說來真他媽稀奇,怎麽當0也要有天賦?

霍逸那副極度享受的模樣是怎麽迴事?

馮北想破頭都想不明白。

他此刻穿著駱尚長褲長袖土老冒衣服,滄桑給自己點根煙。

真的有點委屈,為什麽駱尚昨晚搞完自己,今早就不見人影。

電話還是無人接聽狀態,這就是傳說中的拔**無情麽?

好家夥,馮北再一次領悟了。

37

而另一邊,片場裏導演對駱尚相當滿意。

本以為帶資進組是個廢物花瓶,沒想到是個這麽勤勤懇懇的大帥哥。

瞧瞧,還抱著書不鬆手呢。

導演眼瞎實錘。

駱尚坐姿端莊,一絲不苟的拿著《釣金龜婿三百六十五招》細細品味。

“若即若離”後麵,再次劃上。

成功。摸,下麵與空氣接觸太過敏感,他手指尖很粗糙,覆蓋著老繭,是運動訓練留下的產物。全都用來蹂躪我,撩撥我,苑驍每摸一下我便多出一些水,後穴收縮片刻,濕得從裏到外。我被繃帶矇住眼睛,看不清東西,於是身上的觸感更加敏銳。忽而後穴闖入粗糙的手指。我忍不住收縮著,夾住苑驍那想探入的指尖,自己先行到達了**。前端射出精液,然後苑驍的手指退了出去,他吐息在我腹部那 然後緩緩伸出舌尖舔舐幹淨。我顫栗在**的餘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