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馮北番外:(五)

加出色,讓人過目不忘。“我霍逸。”握手完畢後,我發覺他手很是粗糙,打籃球的人都有些老繭。勁還挺大,捏得我疼。然後他微微低下頭看我,繼續問道:“霍哥,你這天氣穿西服熱不熱?”“……”7十樓很快就到。皮鞋踏在瓷磚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出了電梯,空氣都大好。我抬手鬆了鬆喉間的領結,依舊頹廢臉,動作姿態卻逐漸有精神了些。我扭頭對他說:“工作需求。”他衝我露出兩顆虎牙,笑得很犯規。我有些招架不住,立馬轉身開鎖進...18

馮北在北京的居所隻有一處,一直是獨居主義者。

任何一位前任都沒有與馮北生活在一起過。

先前的日子裏,馮北寧願在賽車場的貴賓室裏抱著車零件入睡,也不願意把誰帶迴家。

不為什麽,父母輩的婚姻十分混亂且荒誕,馮北沒興趣淪為如此。

林唐淵評價他說像行走在風裏,不會為任何人停留。

馮北覺得這是高看自己了,本質上貪財好色,是一等一的俗人 。

但凡戳中審美點的,他都會毫不猶豫的,想盡辦法的。

掠奪。

19

有關愛情,馮北玩不明白,他也不願意想複雜。

喜歡那就去示好。

他一貫熱愛把全世界最好的東西捧給喜愛之人。

像那次駱尚拒絕了去酒店開房,馮北很有禮數的送其迴家。

記下了地址後,他目送駱尚的背影走入公寓。

他津津有味的觀察,覺得駱尚這年輕人過於外表和行為反差太大,臉長得生氣勃勃,俊朗也青澀,舉手投足卻古板極了,是個活得很累的乖孩子。

馮北摩挲自己的指尖,想教壞他的衝動愈來愈洶湧。

20

駱尚原本隻是個查無此人的小明星,但有了馮北在後麵力捧,周扒皮老闆也是懂事人,資源分分鍾鍾安排。

導演們個個識趣極了,帶資進組,長相還這麽帶勁。

大家都能賺個盆滿缽滿,何樂而不為呢。

駱尚壓根沒有經紀人,跑行程的時候需要一個人鞍前馬後。

馮北哪裏會放過這麽親密無間的相處機會,他無比有信心,不出半個月他一定能拿下這小白臉。

奈何金主不是好當的。

才一天,馮北便癱瘓放棄。

養尊處優多少年了,在賽車場上都沒這麽累過,他連夜打電話去請專業的人來照料駱尚。

眼下兩個人在保姆車裏,馮北委屈巴巴坐在駱尚旁邊,順便故意拿大長腿蹭駱尚。

馮北嘴上跟駱尚訴苦,“跑來跑去這麽累的嗎,我開車都快開吐了。”

手卻不老實,在若有若無的觸碰駱尚的手臂。

駱尚宛如一個坐定的俊和尚,表麵清心寡慾,實際紅了耳墜,看馮北的眼神除卻隱忍外就是情動。

21

馮北口渴喝水時,仰起頭露出脆弱的脖頸,喉結下滑,不甚滴落了液體下來 微微紅潤的唇,很適合咬一口。

駱尚眼神極為克製,他藏匿住自己硬起的胯下,換了個姿勢,周正的眉眼微微迷亂,好似在看一個十惡不赦的妖精。

但還是沒忍住,他伸出手,粗糙的指腹從前是摸手槍的。

現在緩緩替馮北擦拭掉那些液體。

馮北的麵板很嫩,沒用多大力,卻立馬蹭紅了一小塊。

真漂亮。

駱尚在心底喃喃自語。

馮北愣住片刻,暗自吸氣。

力氣真大,好疼。

22

兩個人本該是各迴各家各找各媽。

馮北實在有點不解,為什麽駱尚這個小白臉力氣這麽大。

……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於是他硬要去駱尚家裏看看。

駱尚磨不過馮北胡攪蠻纏,他沉默不語,馮北剛想大聲喧嘩,他立刻用手堵住馮北作亂的嘴。

手掌心覆蓋在馮北勾起的唇上,熱意,氤氳,濕潤潤的舌尖卻毫不客氣伸出來舔弄敏感的手掌心。

密密麻麻的癢意襲來,駱尚慌忙鬆開後卻被馮北投懷送抱。

他陰柔但俊美的臉龐上夾雜著顯而易見的勾引,呢喃細語,卻聲聲入耳。

“駱尚。”

“你真的不想和我試試嗎?”煙,順便在用手摩挲著苑驍的臉蛋。這小子直接登堂入室沒有絲毫不適,就這樣坦坦蕩蕩睡在我旁邊,安靜閉著眼,睫毛很長,看上去賊乖。可惜他沒有穿一件衣服,流暢的肌肉極為性感,胸肌和人魚線都充斥著鮮活的肉慾。他**著抱我。且胯下粗長的性器依舊硬,頂在我的腰間。他似乎是故意的。因為下一秒苑驍就睜開眼睛,炯炯有神,不見絲毫疲憊。他見我坐起半個身體,毫不猶豫抬頭壓在我的胸膛上,他伸出舌頭繼續來舔我的奶頭。癢,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