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馮北番外:(一)

後,我發覺他手很是粗糙,打籃球的人都有些老繭。勁還挺大,捏得我疼。然後他微微低下頭看我,繼續問道:“霍哥,你這天氣穿西服熱不熱?”“……”7十樓很快就到。皮鞋踏在瓷磚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出了電梯,空氣都大好。我抬手鬆了鬆喉間的領結,依舊頹廢臉,動作姿態卻逐漸有精神了些。我扭頭對他說:“工作需求。”他衝我露出兩顆虎牙,笑得很犯規。我有些招架不住,立馬轉身開鎖進門。8這也導致當時的我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愣...1

馮北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北京大院裏最為跋扈囂張的富二代頭頭,他不作奸犯科,平生最喜歡幹兩件事——玩賽車,泡美人。

在二十出頭這段混亂且張狂的歲月裏 ,他可謂是將這兩件事貫徹到底。

開最貴最好的賽車,泡最漂亮最帶勁的馬子。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

他那天聽說霍逸這性冷淡玩意要糟蹋個高中生,第一反應是———陽痿怎麽治好的?

麵對發小的冷漠轉身。

馮北還是壓抑不住內心的疑問,大聲呐喊質問道:“你是不是背著我們在外麵做0?”

這個問題還是在之後纔得到了迴答。

2

當時霍逸轉身就走,林唐淵樂嗬嗬給馮北遞威士忌的時候,提醒了一句, “喏,外麵吧檯上坐著的那個長得賊正點。”

“你進來的時候,他就在看你。”

馮北起了興致,他分手很久了,前任是個極度美豔的外模。

兩個人和平分手,原因是都厭倦看彼此的臉。

外模前任還特地臨走時罵道,“我實在受不了男朋友比我漂亮,馮北你這孫子遲早毀在你這張臉蛋上!”

馮北不屑聳肩,“長成這樣怪我咯?”

他眉眼風流卻陰柔立體,眼睛末端有處紅痕,古時候叫桃花煞,男生女相卻不娘氣反而平添魅力,神色也是跋扈恣睢慣了,像隻胸有成竹的孔雀。一米八的身高,整體削瘦挺拔,然而但凡有人見過他的腿便知道什麽是極品。

臀部到腳底板,弧度完美,黃金比例,處處都如同美玉,極為修長漂亮,沒有毛孔泛著冷白色。

馮北當年穿泳褲被人拍了個照,被林唐淵用馬賽克迷糊掉上半身。

光看那腿都以為是什麽絕世大美女,直接封神,名不虛傳!

外模前任表示羨慕嫉妒恨。

遂一拍兩散。

3

空窗期這麽久,馮北都在伺候寶貝賽車。

他喜歡那種刺激超脫肉體感官的感覺,在性愛裏從未有過,在賽車時衝刺卻有。

被林唐淵眼光奇高的家夥評價一句正點,馮北就是想看看到底有多正。

去外麵一看卻撲了個空,想著是沒有緣分吧。

馮北也無所謂,自個獨自出了酒吧。

地下停車場看著空無一人,他微微吐息,低頭用打火機給自己點煙。

身後卻有腳步聲,馮北轉身看去,是一個穿著極為嚴實的男人,長袖長褲裹著,寸頭利落,身高和馮北差不了多少,但那張臉是異常的俊朗 稱得上是劍眉星目 ,可能是太年輕,二十出頭的模樣,沒有沾染社會險惡的清明目光,介於男人與男孩之間的青澀感。

馮北直接看傻眼,他就好這口,也忒正點了,操。

一時間忘記自己在點煙,打火機燒到了手指尖,他暗罵疼。

還是來人先開口,他有禮貌且謙遜的伸出手,“我叫駱尚,冒昧打擾你了。”

馮北這迴反應過來,立馬熄掉打火機握了個手。

“我姓馮,東南西北的北。”

兩人對視片刻間,馮北實在是忍不住,遂露笑問道:“不打擾。所以我能搭訕你嗎?”,手勁有些大,輕而癢,“霍哥,你這落了葉子。”我沒看他,哦了聲就自顧自的繼續走。20身後的苑驍手上空空如也,哪有什麽葉子。快要入夏,桃花也該盛開了。剛剛他隻是順便用指腹摩挲了下霍逸脖頸的那塊肌膚,比瓷器還要光滑。21進電梯後我煙癮有些犯了,低頭咳嗽幾聲。苑驍這家夥關懷到快,“抽煙對身體不好。”我點點頭,然而戒煙這東西在我這不大可能。這次他熟練的摁了九和十兩個數字,繼續若有所思的看著我,問了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