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風加上山川的味道,沒有苑驍的氣味好聞。他身上總是一股海鹽混合檸檬的味道,整個人又有年輕朝氣的勁,很招人,也很迷惑人不自知。我同時發現他更迷人的一點,在床上異常惡劣和誠實。像我含住他的性器時 他其實恨不得深喉,然而他在忍耐。苑驍在做愛時容易出汗,體香味也更加濃烈,他鬢邊的頭發被我摸亂了,似是眷戀般摩挲我的手掌。“霍哥,我要站起來了。”腰疼的我實在隻能半坐靠在床前 ,而苑驍微微站起,然後半跪著露出猙獰...5

我看上去像個賣保險的?

說出去真是丟大人。

……

這小子眼瞎的理由究竟是什麽。

電梯裏我和他肩並肩站著,一身裁剪得體的暗灰色西裝,而他籃球服上畫著塗鴉和聯名。

我穿著皮鞋,他黑白aj。

老男人和年輕人形成鮮明對比。

我抬手扶了扶金絲眼鏡,用餘光瞥著他,目光定格在他側臉優越的下頜線處,那有一粒汗珠。

他也長了張讓人生不起惡意的臉,清俊明朗,桃花眼高鼻梁,中分卷發也很利落,籃球服健氣,站在那就是青春校園劇裏最萬人矚目的男一號。

此刻肌肉流暢的手臂上還綁著白色繃帶,一看便是剛打完籃球,精力旺盛,還喘著氣呢。

我沒忍住喉結下滑。

gay的雷達發作了。

6

因為他也在用餘光盯著我,帶點若有所思,好奇,更有些許深意。

但這些都不重要。

電梯到了九層時停住,他卻沒有出去。

我問道:“你是這棟新來的?”

“對,昨晚剛搬進來。”小年輕湊近我,肩膀與肩膀之間的距離不過幾厘米,熱意有些蔓延。

我點頭完懶得吱聲。

“我叫苑驍,以後請多關照。”

他伸出手想和我握手,我也終於有機會正眼看了他。

近看皮相更加出色,讓人過目不忘。

“我霍逸。”

握手完畢後,我發覺他手很是粗糙,打籃球的人都有些老繭。

勁還挺大,捏得我疼。

然後他微微低下頭看我,繼續問道:“霍哥,你這天氣穿西服熱不熱?”

“……”

7

十樓很快就到。

皮鞋踏在瓷磚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出了電梯,空氣都大好。

我抬手鬆了鬆喉間的領結,依舊頹廢臉,動作姿態卻逐漸有精神了些。

我扭頭對他說:“工作需求。”

他衝我露出兩顆虎牙,笑得很犯規。

我有些招架不住,立馬轉身開鎖進門。

8

這也導致當時的我不知道。

這個年輕人愣愣地看著我背影,然後再重新按了遍數字九。

電梯裏,苑驍照了照透明鋼化電梯門,他伸出手擦拭了自己鼻尖的汗液,眼神幽深,覺得形象有些不雅。

霍逸和記憶裏的模樣差不多,還是一張性冷淡的臉。

沒有變過。

9

睡前我換上新買的白色浴袍喝了幾口紅酒,麻木開啟投影儀。

極簡臥室除了大床和衣櫃就是巨大的螢幕了。

看gv就要有看gv的樣子。

可能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螢幕上肌肉結實的歐美男正在操弄一個哭腔動聽的金發碧眼男生,呻吟聲不斷,兩個人都長相頗好,技術自然也是一等一的,舌頭舔舐其眉眼,濕漉漉泛著銀光,又是用手指捏著乳頭打圈,之後的姿勢愈發讓人血脈噴張。

我抬手扶了扶金絲眼鏡,滿腦子都是苑驍在電梯裏呼吸聲微微粗重了些。

年輕,嫩,有朝氣,有資本。

真適合被我這種富二代糟蹋。尖還在打圈,他總是有些許壞心眼的,不再用嘴含住莖身。然後抬起頭用狹長清冷的眼睛注視著苑驍的性器。再伸出微紅的舌尖,舔舐,龜頭與唇間拉出粘噠噠的津液。他喉結下滑嚥了下去,再喃喃自語著,“苑驍,你太硬了……我吃不下了。”72此刻正是深夜,苑驍胯下硬得脹痛,太想在霍逸身上得到釋放。苑驍彎下腰用手撫摸霍逸的下巴,開始極盡溫柔的親吻,摩挲著的雙唇微微被虎牙咬住,舌頭與其共舞,纏綿悱惻的同時 兩個人都在互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