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的神情。過了幾秒鍾苑驍反應過來,他輕笑後還反將一軍道:“那請你一晚上要多少?”“不多,六位數。”他似是很認真的思索片刻,迴答道:“確實不貴呢。”22我知道這小子和我一樣是個富二代。不過我想他比我有前途多了。電梯裏他離我很近 說話吐息都有意無意在我耳邊。沒有汗味,體香反而是屬於海鹽和檸檬混雜的氣息,蠻好聞。作為一個gay,我表麵冷漠臉,卻滿腦子黃色廢料。成年人對**一向誠實。我想知道他的精液是不是也...84

“苑驍你是……不是屬狗的……”

霍逸邊喘邊問道,這個問題沒有人迴答。

苑驍隻覺**時候的霍逸真動人,哪怕那雙清冷含情的眼睛被繃帶矇住,高挺鼻梁上似乎有顆細小的痣,很小,苑驍舔過。

霍逸的唇總是無意識微微張開,露出細嫩濕滑的舌尖,喘息聲一下又一下,一副實打實沉溺在**裏的騷樣。

“我受不了……”

霍逸無疑在床上是**的化身,他渾身敏感,冷白肌膚,胸膛上濕漉漉一片,後穴小口會不自知流出水。

大腿內側被咬到破皮,顫抖的模樣都極具脆弱感,讓人產生破壞欲。

如今霍逸又被幾根手指操弄得**了,噴出精液時,又往潔白床單那抓撓片刻,他身上纏繞的繃帶過於潔白 ,已然紅暈染了身軀,別樣的誘惑。

霍逸的鼻子也好看,嘴唇更膩甜又柔軟,脖子上的青色血管蔓延,讓人想咬,鎖骨精緻又直挺,胸前的乳頭更是好吸,腰間的肚臍太可憐可愛,大腿修長而柔韌性好,可以擺出許多姿勢。

霍逸全身上下都是寶,苑驍怎麽看也看不夠,怎麽操弄都覺得不夠。

苑驍低笑,露出兩顆尖尖的虎牙,然後指尖更加用力往軟肉裏麵探入,粗長的兩根手指在裏麵盡情戲耍內壁,擴充又調情的意味太濃。

濕潤的小口彷彿有意識般,像吮吸奶水一樣,不讓手指退出,不斷收縮,不斷想讓指尖插到那處前列腺**點。

苑驍想,自己是霍先生的小狗,自私一點很正常。

想親自操到霍逸**。

於是手指拔出來了,苑驍將霍逸的大腿盤在自己腰間,他胯下那硬得紫紅的性器微微彎曲,龜頭上都是霍逸先前的津液。

過度隱忍,導致性器上的青筋更加明顯。

此刻苑驍鬢邊微微滴落一汗液,恰好砸在了霍逸的唇珠上。

在**餘溫裏不得出的霍逸,似乎無意舔進嘴裏。

85

沒有給霍逸任何反應的機會,苑驍的性器直接插入進去,後穴軟肉好窄好濕,霍逸太會吸了。

他腰間開始抽送,一下子插到深處,接著幅度更加肆無忌憚,恨不得把整根連同睾丸都插進去。

霍逸後穴處直接被性器撐到褶皺都在微微顫抖,細膩的臀肉也隨之被苑驍粗糙的大手蹂躪出紅痕,揉時像巴掌印,更像調教似的懲罰。

霍逸被撞到呻吟聲都顫抖起來,他小聲吸氣,吞嚥著分泌的津液。後穴控製不住收縮,死死咬住苑驍的性器,那青筋凸起的滋味比先前避孕套的螺旋紋路還要燙人。

這纔是做愛裏的真正密不可分。

敏感的後穴內壁與性器摩擦,龜頭是傘壯的,滾燙而有力的撞擊在前列腺那,密密麻麻的快感從穿插裏逐漸蔓延到四肢全身。

霍逸渾身都發紅了,更軟了。

一副被操到說不出話的模樣,撩人到爆。

苑驍低喘幾聲,手伸在霍逸嘴裏,津液再次流出,順著帶有老繭的手指流出晶瑩的液體。

霍逸似是再次發出哭腔,細碎的眼淚沾染了繃帶,他脆弱又迷人深陷**裏,被一個男人操得不可自拔。

他腹部似乎都能可見性器的形狀,太粗太長,且處處操弄在敏感上,爽到頭皮發麻。

發覺霍逸又哭了。

苑驍既心疼又更興奮,他安撫性的抱著霍逸換個姿勢,身體翻了個身後將性器再次狠狠插入,腰間絲毫不見鬆懈,猛烈撞擊後穴內壁,勢必要內射到裏麵。

床頭被震得微微挪動,**的水聲,性器與後穴的難舍難分。

苑驍腰部動作劇烈,無限的精力都要在霍逸身上用完。

他貪婪的舔舐,像隻野狗在瘋狂搶食。

性器在操霍逸,舌頭在舔霍逸。

隨著幾下極為用力的插弄,那滾燙的精液終於一滴沒露的射在霍逸身體裏麵。

苑驍被霍逸夾得太過舒服,近乎又硬了起來。

86

苑驍在霍逸耳邊輕輕呢喃,“我想了你好多好多年。”

身下的性器卻一下比一下頂弄的狠。

他上癮了,沒有什麽比霍逸更難戒掉。

內射過一次,兩個人交合處流出的液體打濕床單,**又瘋狂,但沒有人在意這些。

霍逸氣喘籲籲,繃帶不知什麽時候解開了,他仰起頭再次**,顫栗著微微哽咽。

那雙眼裏隻剩苑驍遍佈**的臉,微紅眼角泛著淚光。

他主動吻住苑驍的薄唇,津液交融,舌尖在滾燙卷弄彼此的口腔內壁。

一吻結束後,他有些力氣不足,喘息著告訴苑驍,“我隻被你一個人這麽操過……”

“懂嗎?”你難道不是一直陽痿嗎?”我酒都快喝不下去,“你倆說什麽?”馮北林唐淵兩人對視,分外肯定道:“圈裏人都知道這迴事。”“你成年禮會時,有個小姐半夜爬你床,結果被你扔出去。”“在上海那個畢業夜宴,你都喝醉酒了,有公子哥撩撥你,你轉身就走,看都不看一眼。”“……”馮北語氣沉痛,“男的女的都不行,不是陽痿是什麽?”我思索片刻覺得殺人犯法,和這兩個傻逼對話,完完全全泡不到苑驍的。我站起身就想去中心公園那聽苑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