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苑驍呼吸粗重了許多,乖乖聽話不再舔舐,他替霍逸把釦子重新扣好,嚴嚴實實的再去開門 。馮北一抬頭就看見個年輕的小帥哥,好家夥,還挺挺眼熟。比自個高半個頭,臉蛋好看,身材高瘦又有型,霍逸這金屋藏嬌真tm眼光好。然而當他看見苑驍一副警惕不爽,且眼神陰鷙的模樣。忽而有點想跑。馮北不想露怯,隻能說……打不過打不過,他大聲求救道,“霍逸,你小男朋友不讓我進門!”苑驍立馬轉身不堵門了,狗尾巴又開始搖啊搖。這...61

這池水像無形的**之手,它將霍逸溺斃在其中。

**不著寸縷,修長的瘦白身軀被年輕男人掌控,用牙齒與舌頭,微有老繭的指尖,它們一起留下無數痕跡。

呻吟聲從最開始的低吟到逐漸難耐的微吼,沙啞到無力,泛著紅的肌膚已然滿足不了苑驍的**。

霍逸或許天生就該化身為一隻雌伏的獸類,他被苑驍牢牢抱在懷裏,顫抖著接受親吻與舔舐,太癢,太想……被操了。

前戲漫長又煎熬,他不斷喘息,隻知道自己馬上又要**,前端又要射出精液。

周圍都是溫柔的水,然苑驍身體燙得不行,有力且強勁的大手蹂躪著霍逸胸前兩點。

霍逸養尊處優多年,麵板白透光滑,細膩的像綢緞,最適合用來破壞。

奶頭被虎牙咬完便輕舔,不想霍逸太疼。

在**的漩渦裏,霍逸徹底無力,他從未被人如此舔舐過身體,從上至下,從裏到外。

以至於兩團臀肉中間的空虛,他蜷縮著,終是忍不住邊喘邊道,“苑驍……我要……”

62

苑驍笑起就好似在豔陽天騎著單車的翩翩少年,他這張臉最適合蒙騙人,然而他不想騙霍逸。

他露出真實麵目的自己,近乎惡劣,**濃厚,笑著將霍逸壓在泳池岸側。

兩個人四目相對,水麵隻在胸膛下泛著銀光,霍逸在懷裏喘息的模樣真好看。

寡淡的臉龐湧著無限紅霞,沒有羞意,隻是**裸的直白**。

目光中坦然又沉淪,以及一些不可明說的信賴感。

好似在歪著頭對苑驍說,“你可以操我了。”

63

岸邊都是散落的避孕套,霍逸身體癱軟,勉強依著岸壁休息。

苑驍手長,撥了七八個下來,他有老繭的手指微微粗糙,很快撕開避孕套,薄荷味很濃,比精液的氣味還要濃烈。

避孕套裏還有些許潤滑液,微涼,微粘。

霍逸起伏的胸膛再次被人舔舐,他呻吟承受後,發軟的小腿好似瞪到了苑驍硬邦邦,粗長的性器。

無論是誰都無法從**裏脫身。

“霍哥……我第一眼見你……”

“我就想這麽做了。”

苑驍似情人呢喃般的溫柔聲音,然而卻是緩緩將粗糙的手指探入軟肉中。

後穴早已軟了大半,天賦異稟的同時更多是前戲實在太過**舒服。

霍逸咬著下嘴唇,隱約發覺一些痛意,可又再次被前端性器的套弄吸引走了注意力

“我……受不了了……”霍逸頭發沾在額間,發出顫抖的呢喃,他最終無力仰起頭看玻璃天花,真的吃不下。

可是才進去了三根手指。

苑驍半個身體浸在泳池中,霍逸坐在岸上,雙腿掛在自己腰間,被自己的手似乎弄得前後又要**。

他笑了笑,目光深沉,藏在水中的性器硬得微微脹痛。

霍先生是最口是心非的人了。

說不要了,可身體卻不想停下。

64

那軟肉微翻的後穴被潤滑液充分浸泡,苑驍的手指在裏麵進出,時而擴充,時而九淺一深,弄得霍逸微微發顫的臀肉都在情動。

差不多足夠了。

苑驍將無力癱軟的霍逸抱迴泳池中,他舔著那微顫的嘴唇,然後用虎牙咬住唇肉,聲音沙啞,“霍哥,你睜眼看一看,我要進去了。”

不等霍逸反應,他將其臀肉在水裏抬高,慢慢壓進胯下的性器。

又粗又長的莖物就如此毫不留情撞入了粘稠潮濕的後穴,直搗其最深處 。

被操裂開的感覺太過於強烈,但那黏膜很快產生摩擦快感,比先前的**還要刺激 。

霍逸近乎無力,眼角流出細碎的眼淚,無意識發出呻吟 “太……深了……”

不行了,真的要不行了。

當苑驍真正**的速度愈來愈快,愈來愈深,**的快感才真的如滅頂之災般快速降臨。

苑驍體力過於好,腰力驚人,他被霍逸夾得過於舒服,倒吸氣完幾口氣後已然更加用力操弄。

霍逸從未如此舒服過,前列腺的快感讓他眼角的淚愈來愈多,伴隨著後穴被操弄的愈發糜淫。

收緊的穴道不自知的在吸吮性器更加深入 ,苑驍舔著霍逸的眼淚,安慰似的,然身下繼續用力撞插。

霍逸雙手都在微微顫抖,無力垂在苑驍的背上,他極小聲的開始發出哭腔 ,前端還在不斷**,後穴裏異物撞擊在敏感點那,太爽了,爽到他津液都不知足微張嘴唇,順著嘴角緩緩流出。

65

直到苑驍低沉喘息片刻,人魚線極為性感,他晃動片刻,終是深深的幾下插弄,想將滾燙的精液射進霍逸後穴深處,然而有層避孕套。

霍逸趴在苑驍懷裏,吞嚥口裏不斷分泌的津液,想有力氣動一動。

苑驍這時候才輕輕將性器拔了出去,套上新的避孕套,剛射完就又硬起來了。

他重新插迴後穴裏,才舒服的發出低吟。

霍逸又是渾身顫栗,性器的存在感過於強大,好燙好長,粗的同時薄荷味的套子還微微有細小螺旋顆粒。刺激的腸道愈發軟淫,可他已然體力不支,淚痕還掛在臉上。

66

苑驍難耐的不行,也被狹窄還會吸的後穴舒服到了。

做愛是件讓男人無法自拔的事情。

他急色般吞嚥著霍逸嘴角的津液,忍不住低下頭輕舔奶頭,下半身的性器狠狠頂弄著霍逸的甬道。

好想內射,好想讓霍先生整個人被精液澆灌滿。

下一次,一定要試試不帶套。

抱著這個更為禽獸的想法,他用力的操霍逸,十分不留餘地。

舌頭繼續不閑著,吸吮著霍逸的奶頭都有些破皮。

霍逸的嘴唇天生適合親吻,於是微微腫起最好看,鎖骨和胸膛,後背以及脖頸,大腿內側……遍佈紅色的吻痕。

這個下午還很漫長。

67

玻璃天花板似乎都沒有陽光照射進來了。

霍逸在苑驍懷裏喘息,身下兩人密不可分,他已然被操到意識不清,隻模糊看清被扔上岸的避孕套好似是六個還是七個。

他神色頹淫,無力發出呻吟聲,隻能繼續流出眼淚,“你慢……一點………”

“別哭……”苑驍要霍逸擺出的姿勢花樣太過多,他低沉微啞的聲音充斥惡劣。

“哭了我更想在這裏幹死你。”。他在身邊腿軟呻吟的都是我。可正常單身漢該有的自由時間不能少。我嘴唇被咬得微腫,昨晚上睡覺也被操了幾次,屁股隻是微微發麻,苑驍那小子克製了。我真謝天謝地謝謝他。把金絲眼鏡一扔,我隨意癱瘓在沙發上,剛摸到煙盒,想摁個打火機吞雲吐霧,卻不自知猶豫不決。把煙盒拿起,再放下。動作重複了幾遍。我抬頭看了看牆壁上的鍾表,還有四個小時苑驍才能下課迴來。……我隻是微微有點不習慣而已,答應他戒煙的事情總歸要做到,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