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般看著人,無限欣賞,讚歎,以及暗藏的佔有慾與**。我自顧自低下頭翻開餐單,露出最脆弱的脖頸。今天穿了個搭配黑色皮質背帶的白襯衫。48法式菜也就來來迴迴吃那些東西,我沒興趣多看。苑驍熟練的點完,什麽水霧冰淇淋,什麽牛奶意麵…怪我黃色廢料太多 我已然想到不正經的地方去了。侍從問我,“先生您也和這位先生一樣嘛?”我嗯了聲然後平靜地看著對麵的苑驍。他雖然穿著校服,然而出入這種高檔場合像迴家似的,非富即貴的...51

苑驍忽而轉過身來,他泛著**的目光死死盯著我。

我半裸著站在那與他對視,被脫下的白襯衫和皮質背帶似乎都是**殆盡的工具。

隻見他喉結不斷滾動,當著我的麵脫下了內褲。

他手伸進前頭,目光彷彿已然一寸寸地強奸了我。

他在我眼前自慰。

52

半露著的器官是猙獰的,被曾經撫摸著籃球的手揉搓擼動,又粗又長,形狀是蘑菇頭,青筋覆蓋著略凸起,彷彿隨著主人一起冒熱氣。

性器是對著我的臉揚起,好似下一秒就能噴到我嘴邊。

他之前就是用這隻在自慰的手和我握手的。

——這個長度,比我長,這個粗度,比我粗。

我想跑了,但他似乎沒給我臨陣脫逃的機會。

53

苑驍很早就想把霍逸逼到牆角,隻不過覺得自己不能操之過急。

溫水煮青蛙,等著霍逸自投羅網也挺有意思。

身下性器高昂著,兩顆睾丸沉甸甸,他一步步走近霍逸,粘稠液體在龜頭上晶瑩。

他忍住興奮的**,從看見霍逸在車裏第一眼,白襯衫和黑皮背帶更是死死碾壓在他理智上。

寬闊的車多適合在裏麵車震,操到霍逸手指都沒辦法蜷縮,隻能無力的在男人最愛的駕駛位那裏**。

法式餐廳也是自家的,他可是一早就準備了包間暗門後的一張大床,霍逸吃冰淇淋,我吃霍逸。

可是他知道,這個養尊處優的男人要麵子,不僅不善言辭,還從未受過半點苦。

在床上要是受苦,嚇跑就得不償失。

他此刻隻是輕輕的說出似情人纏綿呢喃的話語。

“霍哥,幫我口好不好。”

54

人類的口腔是溫熱舒適的,緊致自然,雖然不比後庭處的軟肉舒服。

但會動的舌頭可以相提並論 。

我有關理智的那根弦斷開,有關**,有關做愛,都是來源於眼前這個**著的年輕男人。

他近乎是一種強勢,不容拒絕的語氣 ,但聲音那麽柔和,好似是情人在苦惱和哀求給我。

我想自己應該是被勾引的。

好奇心和**作祟,嚐嚐精液是不是那個味道,就嚐一口。

說服自己後,我身體無法站立,隻好緩緩的半跪在他胯下,與那根性器隻是幾厘米之隔。

霍逸,你完了。

我滿腦子都是這句話,然而居高臨下的男高中生已然是等不及了。

他輕輕摁住我後腦勺柔軟的發間,然後難耐的吸氣,發出的聲音沙啞至極,“霍哥,你舔一舔 。”

55

我張開嘴像從前含住煙頭時含住他的性器,可太大了,近乎要下顎撐開。

性器還是有那股海鹽混著檸檬的氣息,我微微含住半截,溫熱的口腔被異物充斥滿滿。

我不敢去看他的神色,隻輕輕用舌尖微舔舐他的龜頭。

嚐到的精液味道微腥,不算難吃,有點稠,我愣了片刻,不自知喉嚨微癢,也就嚥了下去。

“霍哥你……”

“不……能……吃麽?”

我含著性器發出模糊不清的話,仰起頭看苑驍的臉。你從前愛過很多人,每次一想我都嫉妒到不行。”“但是我又慶幸自己年輕,我能在將來保護你。”“我第一次夢遺的時候是十五歲,在夢裏你叫我的名字,我射在你身上,把你弄髒了。現在願望成真了,這一切都不是夢。”繾綣的情話和**一樣動人,他真的想與我溺斃在床上。猙獰的性器射過一次卻還不消停。我被半哄半騙,自己緩緩坐上硬邦邦的紫紅莖物時,太深了,深到我以為自己被捅穿了。苑驍也是第一次試這樣深,可以操到那裏麵,他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