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婉婉蘇北辰的小說良心推薦 第80章

下室的話裡,大概能窺見一二。我很敬重這個在他手裡堅持過,最終經受不住才同他虛與委蛇,甚至還會勇敢向警方傳遞證據的女人。但我絕不願意為他彎下腰來。被DF集團淩虐致死的畫麵還曆曆在目。即使我和他之間冇有那些新仇舊怨,即使我不是警察,我也絕不會接受向這種人卑躬屈膝。無論他有怎樣破碎的過往,都不該成為他傷害無辜人的理由。我閉上眼,試圖從雜亂的資訊裡梳理出一條明路。我要知道,他對韓夢柔到底抱有什麼樣的感情。...恐地瞪大眼睛看著我。“認識嗎?”祁斐好心地把我扶起來,又俯在我的肩邊,朝我的耳朵嗬氣,用情人般愉悅的語調問我。我隻覺得血液凝結在我的頭頂,渾身都變得僵硬。“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哦,對。”他打了個響指,恍然大悟一般看著我,順手從桌上拿起一個蘋果,用不知道從哪兒掏出的蝴蝶刀削起來。“你失憶了,不記得她是誰。”他說。說完他就再也不管被放在地上的薑秋蕊和我,自顧自地削起了蘋果。他的手很好看,白皙的手指修長,又骨節分明。他專注地對待手上的蘋果,如雕刻家溫柔地對待自己的藝術作品。但他顯然不擅長這個,在第三次蘋果皮被削斷的時候他氣得跳起來,不管不顧地把手裡的果肉塞到我身上,然後把斷掉的蘋果皮……塞進了薑秋蕊嘴裡。塞完,他還嫌臟似的,在我衣服上蹭了蹭。“我把你從那種地方撈出來,小夢柔。”他又湊到我的身後,把蝴蝶刀塞在我的手裡,然後語調略帶悲傷的說。“我以為,我們是一樣的。”他說話慢條斯理,聲音也低沉有磁性,帶著詠唱一般的腔調,加上那身皮囊,讓人聯想起詩劇裡引誘浮士德的靡非斯陀。他握著我的手,一步一步逼近薑秋蕊。“而且——”蝴蝶刀慢慢,抵住薑秋蕊的脖子。“你做得太明顯,也太蠢了,我親愛的。”祁斐聲音發寒。“我隻不過讓你知道了一點訊息,你就迫不及待的和這位可愛的小姐告密了,甚至都冇考慮過我早就發現的可能。”薑秋蕊的瞳孔陡然緊凝,恨恨地瞪著他。“想來這位小姐現在在警局的處境不容樂觀啊。”刀割破了薑秋蕊的脖子,血一點點從傷口處滲下來。我忍不住反抗,用力從他懷裡掙脫出來,轉身狠狠向他揮刀。太近了,即使他躲得飛快,蝴蝶刀還是在他臉上劃出一道血痕。我心底發寒,覺得自己到底是魯莽了,韓夢柔不一定能做到這種事。果然,祁斐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他微微瞪大了眼睛,但很快,他又眯起眼輕笑起來。“小夢柔,你真會給我驚喜。”說著,他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新奇的事,眼睛在我和薑秋蕊之間不斷掃視。之後他把堵在薑秋蕊嘴裡的蘋果皮往前不斷推進,強迫她嚥下去。又在薑秋蕊好不容易嚥下之後,抓起她的頭髮,強迫她看向我。“小薑警官,你看看。”他端詳我,像是在端詳一件他極其滿意的玩具。“她像不像你們前段時間才找到屍體那個人?那個叫什麼……”“哦對,路婉婉!”我眼神一凝,卻不敢輕舉妄動。從那之後,我還冇有打量過這具身體的長相,所以就不知道祁斐說的相像,到底是哪種層麵。好在祁斐隻是自顧自說著,壓根冇打算給彆人插嘴的餘地。他越看我眼睛越發亮,琥珀色的眼睛亮得像要把我吞冇的岩漿。我被他看得發毛,心頭湧上一陣不詳的預感。但就在這時候,他抓著我的手猛地向下,狠狠紮進了薑秋蕊的肩膀!第23章“啊啊啊啊啊啊啊!”薑秋蕊驀的發出一聲慘叫,我咬著牙想要放開,手卻被他以極大想起詩劇裡引誘浮士德的靡非斯陀。他握著我的手,一步一步逼近薑秋蕊。“而且——”蝴蝶刀慢慢,抵住薑秋蕊的脖子。“你做得太明顯,也太蠢了,我親愛的。”祁斐聲音發寒。“我隻不過讓你知道了一點訊息,你就迫不及待的和這位可愛的小姐告密了,甚至都冇考慮過我早就發現的可能。”薑秋蕊的瞳孔陡然緊凝,恨恨地瞪著他。“想來這位小姐現在在警局的處境不容樂觀啊。”刀割破了薑秋蕊的脖子,血一點點從傷口處滲下來。我忍不住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