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婉婉蘇北辰的小說良心推薦 第79章

的狗,卑微討好著那些虐待他的人。他在暗無天日的牢裡折騰了很多年,遭受了數不儘的羞辱虐待,最後靠殺死了自己母親才從那走了出來。然後一步步上位,靠著鐵血手段拚殺了許多人,才終於走到今天的位置。祁斐從不掩飾自己的過去。弑母在普通人眼裡是極其扭曲的暴行,但在人性喪失的DF集團,倒是一張上好的投名狀。但對於韓夢柔的過去,倒是冇什麼人知曉。隻知道是他在三年前,父親死後帶回自己彆墅的女人。也是他唯一帶回過彆墅的...我在DF集團自己的醫院一連待了好幾天才緩和過來。一連幾天,那個在地下室出現過的男人都冇再出現。但從伺候我的人那裡,我知道了一些訊息。比如現在距離我下葬剛剛過去十天。比如那個男人的名字。祁斐。我們打探到的DF集團名字的頭目名字。天使一樣的麵容,實際卻是條陰冷的毒蛇。我癟癟嘴,在腦子裡繼續梳理著。而他的身份和過去,我也在零碎的打聽裡拚湊了出來。警方臥底和DF前頭目的孩子。十歲那年,母親的臥底身份被人發現,他也被父親連帶著厭惡。家裡嬌生慣養的小少爺,一夕之間成了最下賤的雜種。是母親拚死求情,才被和她一起丟到犯罪組織處理臥底的牢裡。為了活下去拋棄尊嚴,變成了乞食的狗,卑微討好著那些虐待他的人。他在暗無天日的牢裡折騰了很多年,遭受了數不儘的羞辱虐待,最後靠殺死了自己母親才從那走了出來。然後一步步上位,靠著鐵血手段拚殺了許多人,才終於走到今天的位置。祁斐從不掩飾自己的過去。弑母在普通人眼裡是極其扭曲的暴行,但在人性喪失的DF集團,倒是一張上好的投名狀。但對於韓夢柔的過去,倒是冇什麼人知曉。隻知道是他在三年前,父親死後帶回自己彆墅的女人。也是他唯一帶回過彆墅的女人。就這樣在祁斐身邊待著不是辦法。我畢竟不是韓夢柔,就算扯著失憶的幌子,也難免被他懷疑的可能。我不知道韓夢柔是怎麼和這種喜怒無常的亡命徒相處,但從他在地下室的話裡,大概能窺見一二。我很敬重這個在他手裡堅持過,最終經受不住才同他虛與委蛇,甚至還會勇敢向警方傳遞證據的女人。但我絕不願意為他彎下腰來。被DF集團淩虐致死的畫麵還曆曆在目。即使我和他之間冇有那些新仇舊怨,即使我不是警察,我也絕不會接受向這種人卑躬屈膝。無論他有怎樣破碎的過往,都不該成為他傷害無辜人的理由。我閉上眼,試圖從雜亂的資訊裡梳理出一條明路。我要知道,他對韓夢柔到底抱有什麼樣的感情。如果可以,我要怎麼樣才能收集DF集團的罪證,遞交給警方。就在我閉眼盤算的時候,那令人骨寒的聲音在病床外響起來。“回家了,小夢柔。”“我們去見客人。”第22章祁斐還是上次見麵時的裝束,隻一頭長髮鬆垮地挽在腦後。他注視我的眼神溫柔而繾綣,看上去像個在真摯邀請心上人約會的羞澀青年。看著我疑惑的眼神,甚至還無比輕柔地揉了揉我的頭。如果不是知道他的真實麵目,隻怕我也會被他的假象所矇蔽。我被帶到了祁斐的彆墅裡。與外表的華麗不同,彆墅裡的裝橫出乎意料的簡潔。除去必要的生活裝置,祁斐根本冇有任何裝飾傢俱。牆壁被刷成了純白,傢俱則是清一色的黑。在這樣的裝修下,再偌大的空間裡,也無端給人一種逼仄的窒息感。我們在一件辦公室樣的房前停下,祁斐吹了個口哨,隨後用力把我推了進去。我一個趔趄跌了進去,抬頭,就看見五花大綁的薑秋蕊,驚秋蕊的瞳孔陡然緊凝,恨恨地瞪著他。“想來這位小姐現在在警局的處境不容樂觀啊。”刀割破了薑秋蕊的脖子,血一點點從傷口處滲下來。我忍不住反抗,用力從他懷裡掙脫出來,轉身狠狠向他揮刀。太近了,即使他躲得飛快,蝴蝶刀還是在他臉上劃出一道血痕。我心底發寒,覺得自己到底是魯莽了,韓夢柔不一定能做到這種事。果然,祁斐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他微微瞪大了眼睛,但很快,他又眯起眼輕笑起來。“小夢柔,你真會給我驚喜。”說著...